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澄海樟林古港——清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枢纽

樟林古港是历史上粤东第一大港,樟林位于澄海东北部,唐代是个海滨渔村,因樟树成林而得名;宋代盐业鼎盛,著名的小江盐场使司便设立于此,专管沿海各地渔盐业课税;明代是个海防重地,扼闽粤水陆交通要冲。洪武三年遭贼洗劫后,在这里建石城,设水寨,练水军,守边防。那时,韩江支流已经深入其地,是个“河海交汇”之处,百业俱兴,港埠也逐渐形成。但因清初斥地,澄海被迫内迁25公里,樟林港埠一度毁于战火,几成废墟。

樟林港埠的兴旺起始于康熙七年(1668年)海疆展复。康熙八年澄海复县之后,人民重返家园,重修石城,并移东陇河泊所置于石城内,又设海关税馆、右营守备署等机构,樟林的渔业、盐业、航运业迅速恢复。至康熙二十三年,正式弛海禁,樟林港埠商人纷纷造船出海。到了康熙末年,又准与暹罗进行大米贸易,远洋航海事业应运面生,由渔港转商业港,樟林港埠呈现一派繁荣景象。

自雍正元年至乾隆五十六年(1723年至1791年)大约70年的时间,是樟林港埠早期的黄金时代。这时“六社八街”的港埠格局已经形成。红头船已多不胜数。所谓“六社八街”指的是港埠中心的仙桥、长发、古新、广盛、顺兴、洽兴、永兴、商园等8道大街,和围绕的外围——东、西、南、北社及塘西、新陇等6个村社,后又扩增三条街道共数百间铺屋。其中仙桥街和长发街最繁盛,仙桥街拥有商店和作坊60余家,故有“金仙桥,银长发“之美称流传至今。但这些铺屋,各营其业,有海产、豆行、米行、布行、药材行、茶行、洋行、当铺、日杂、百货、染织、糖房、火砻、打铁、打石、渔网、竹篾、屠宰、食陇口、南关口、卡路口、南洋口等税馆5处。广东每年从澄海五口征得的税银,占全省总额的1/5,而樟林口居五口之首。由此可见,樟林港埠发展到那时,其地位已是举足轻重了!

樟林港埠的红头船,经雍正、乾隆、嘉庆、咸丰四朝,历时100余年的不断发展、壮大,已拥有数十支远航船队,每支船队有红头船不下百余艘。每年乘季候风,北上杭州、苏州、宁波、上海、青岛、天津、日本,南下雷州、琼州及安南、暹罗、实叻、三宝陇(印尼)、苏门答腊等东南亚诸国。出口红糖、靛蓝、陶器、瓷器、抽纱、工艺、渔网等;进口大米、豆类、丝绸、布匹、木材、中药及各类洋货、西药等。

曾经的入海河道

随着商贸活动的频繁,樟林埠也成为潮汕地区早期移民出国、对外拓展的重要口岸,故史称“通洋总江”。据不完全统计,早期往南洋群岛诸国的华侨先辈,60%以上都是从樟林港埠出发的。如暹罗吞武里大帝郑信的父亲郑墉(澄海华富村人)、大将军陈式(铁铺石丘头人)、饶平隆都金财合和陈黉利家庭的肇基者陈焕荣等政要豪贾,都是在樟林港埠乘红头船出国谋生的。据说离乡别井的先辈,在出发的前夕,都要到樟林井仔泉去盛一瓶水,到象鼻山去掏一手巾上,挥泪拜别天地、父母,然后,才步履蹒跚地登上即将远去的红头船。但他们到了异国之后,又把带去的“水土”,投进异乡的井里,表示对当年踏上征途的故里——“根”——樟林港埠的一种永久的怀念。现泰国樟东联谊会会徽图案,就是一艘即将扬帆远征的“红头船”。这正是对千千万万侨胞寻“根”心态的真实写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