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萧何:彻头彻尾的无信无义的小人?

写乎
2017-01-10
+关注

文/江剑鸣

(汉高祖刘邦、萧何、韩信的巨大雕像)

【作者简介】江剑鸣,男,生于丁酉,涪江源头人,中学退休教师,四川省作协会员。以乡土散文创作为主,出版有散文集《境界》等三部,短篇小说集《一路风尘》一部。有多篇作品获奖,并有作品入选高中课本。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史上最有“战力”三人组:张良、萧何、韩信)

原题《萧何的人生:也成功,也失败》

(1) 萧何之成,在于忠诚

萧何始终忠于刘邦,这是历代“忠臣”中的忠诚楷模。

展开剩余95%

早年里,萧何跟刘邦樊哙周勃一伙开始微创,在创业中,结成死党,关系很铁,形成了沛县的一股巨大的地方政治势力,连沛县县令都要忌惮几分。那几个都是社会混混,唯有萧何是沛县公安局的干部。萧何作为沛县一个监狱警察时,刘邦还是布衣百姓,萧何“数以吏事护高祖”,刘邦当了泗水亭长后,萧何“常佑之”。也就是说他以权谋私,处处袒护刘老二。因为萧何认定,刘老二器宇不凡,有不同寻常的未来,绝对是一只潜力股,他这辈子要“咬定青山不放松”。就是咸阳召萧何入京城升职,他也拒绝,作为“沛人”,坚决不离开“沛公”。

这是难得的忠诚之始也!

(萧何曹参遗址公园)

在刘姓集团的创业过程中,萧何的确算得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呕心沥血,肝脑涂地。西攻咸阳,出奇计绕过敌方重兵,相当于一次艰苦的长征,却先于实力雄厚的项羽入之。入咸阳后,众人以为革命已经胜利,可以瓜分浮财,金银皆收入囊,美女皆拥入怀,还可以在皇帝龙床上打几个滚儿了。萧何却“不贪女色”,“封府库,籍吏民”,整肃军纪,严明法令,为主公谋划更长远的未来。

这是忠诚之继也。

萧何善于为刘邦网络人才,招贤达能干之社会精英,储备人才队伍。典型的例子便是关于追回韩信的故事。这个故事,流传甚广,在中国,几乎是妇孺皆知。川陕边界许多地方附会出许多追韩信的遗迹,比较可信的应该是米仓古道中段诺水河上游一个叫寒溪的地方。从南郑南下西蜀的必经之路,溪边现存有韩信驻马处,有将相对弈处。

一个心急如焚的书生,一匹瘦弱温顺的老马,在朦胧的月光下,翻越陡峭的米仓山,穿越奔腾的诺水河,稍有不慎,将葬身山谷。他追得何等艰难辛苦啊!其实,不在于他追得如何辛苦,而是他离开军营时并未来得及向沛公报告,被人怀疑跟韩信一样逃跑了啊!所以说,追韩信,是冒着被杀头的危险之举。现在来看他追韩信,并非友谊,并非结党,而真的是为刘邦招贤纳才扩充干部队伍呢。

(萧何曹参遗址公园)

这是忠诚之高潮也。

萧何对刘邦,真可谓死心塌地,全心全意。他把自己的身家性命连皮带骨统统倒进了刘邦的锅里一起煎熬。刘邦长年领兵在外与项羽作战,萧何开始几年“留收巴蜀,镇抚谕告,使给军食”。后来又留守关中,兢兢业业地“侍太子,治栎阳。为令约束,立宗庙、社稷、宫室、县邑”,并将粮食兵员源源不断从关中送往前线。作为总公司的大总管,他事无巨细,桩桩件件都考虑得周到细致。有些事来不及奏报,他就付诸实行,刘邦回到京城时再补报一下,刘邦非常满意。至于后来刘邦动辄兴师动众御驾亲征,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今天被这个围困了,明天被那个把队伍打光了。唯有总经理萧何,坐镇关中,发粮发兵,全力支援前线,刘老二的革命事业才得以成功。期间,有人曾建议,趁着刘董事长在东南受挫时,你可闭关而自守,拒关而自封,估计如丧家之犬的刘邦绝无可奈何,那么,历史或可重写。但萧何坚决不从,一如既往地全心全意地毫无保留地支持老刘,丝毫不为可以“拒关”自称的诱惑和机会所动。直到汉朝大业已定,高祖传位惠帝,萧何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侍奉左右,扶持辅佐。

这是忠诚之续也。

(萧何)

(2) 萧何之成在于聪明

萧何在事业上是成功的。沛县一个小小的公安狱警,先被封为相国,后被授予丞相,帮助刘邦推翻暴秦,消灭项羽,平定各路反叛的诸侯。公元前202年二月初三,被新登基的汉朝皇帝高祖刘邦封为酂侯,位在曹参之右,食邑最多,成为刘氏集团最大的股东和核心领导成员之一。为统治集团卖命,很难善终。但萧何不像韩信,人头落地,不像张良,隐退江湖,而是封妻荫子,善终于朝堂。

可见,萧何的事业成就,人生成功。

萧何被誉为汉初三杰之一,皇帝曾经谦虚地夸耀:“镇国家,抚百姓,给餽饟,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许多成功人士再怎么也得不到这么高级别的评价啊!萧何的人生成功,不同一般啊!

(萧何墓)

谈起成功原因,不外以下几点:

一是萧何跟对了领导,站对了队伍,跟对了刘老二。刘老二成了沛公,成了汉王,成了开国皇帝。高祖得了道,跟班们自然升官加爵,鸡犬升天,何况是劳苦功高的萧相国萧丞相?假设他当初不是拥戴刘邦,而是拥戴了沛县原先那个县令,或者拥戴的是樊哙周勃,或者自己当个领军人物,恐怕历史又是一番书写了。历史经验证明,在中国政治角逐中,如何购买潜力股,非常重要。

二是萧何自身聪明能干,工作能力强。史书上说萧何此人“以文无害”。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本事,人不坏”。又说他办事认真,负责课税,上缴最多。秦朝的监郡御史经过考察,觉得他很适合到朝廷去当差,准备提拔。萧何推辞不去。从这件事可知,萧何很适合文牍工作,有工作能力,是个很好的师爷。他后来跟随刘邦打进咸阳,别人都忙于虏掠金银财宝,他却急往秦宫收集图书资料、法律文件、地图报表之类,这些东西后来对汉朝开国执政发挥了重要作用。秦朝的官吏选拔,也不会故意挑选庸才吧?这说明萧何的工作能力非常出众,各级考核非常优秀,上级满意,群众喜欢。这在现在的县科级干部们眼里,简直就是天上掉了块金砖砸在自己怀里了。虽然萧何后来没有去京城,而是选择了与秦王朝的决裂,那是后话,但他自身文韬武略的能力,在后来的实际征战中,也得到了足够的证明。

三是萧何善于发现和使用人才。前面谈到的,他发现韩信,培养韩信,推荐韩信,重用韩信,才有韩信为刘氏集团打造江山的冲锋陷阵,灭燕赵,陷齐楚,消灭最大的项羽集团,使刘姓公司一家独大。萧何本人也才得以封侯赏地。倘若他不善于发现和使用人才,不会网络天下豪杰为其卖命,或者全用一些碌碌无为的庸才蠢材,那么,刘姓公司还上得了市吗?

把几点归结起来,说明他成功于他的聪明,或者叫做狡猾。能力也是聪明人才具备呀!

(萧何)

(3) 萧何是无义小人

萧何是儒家入世的典型代表。儒家讲究“学得文武艺,售与帝王家”。儒家讲究忠孝信义。萧何在忠诚上无可非议。孝字,笔者未有考证。但是,萧何是一个地地道道彻头彻尾的无信无义的小人,笔者敢于肯定。

无义便是小人。就从他跟淮阴侯韩信的关系看他的小人之行吧。

当年在南郑,韩信初来投,萧何本着为主公招贤纳才的初衷与之结交,观其行,听其言,感觉此人是暂搁浅谈的大鲸,暂栖平阳的猛虎。于是三天两头,交往甚频,对韩信的军事才能深入考察,时机成熟,将推荐给刘邦,伺机起用。哪知韩信心急,以为汉营与楚营完全一样,碌碌无为,便三十六计走为上。当得知韩信离开南郑的消息后,萧何便演绎出一段“月下追”的故事来,并且有了拜将点兵封王封侯的故事延续。

当若干年后的人们看到“月下追”的戏剧或者读到其故事的时候,有人以为萧何韩信二人缘分很深,朋友关系很铁。其实,刘邦萧何根本没有真正把韩信纳入刘姓公司的核心领导层。萧何不过是利用韩信这只优秀的猎犬完成巨大的狩猎工程罢了。他们谈不上朋友关系,完全是公司高层和雇员的关系,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

(萧何追韩信处,汉中留坝)

韩信运筹帷幄,逐鹿中原,为刘汉王朝打下半壁江山,封王列侯。江山初稳时,怕他拥兵自重,刘邦削了他的兵权。汉十年,董事长刘邦亲征陈豨。韩信称病未出。坐镇京城的吕副董事长惧怕韩信功高震主,想灭了他,又怕他拥兵不肯就范,就同萧何商议计策。韩信是萧何发现推荐的,解铃还须系铃人。毕竟萧何老谋深算,他派人传旨韩信,声称陈豨已经被捉拿斩杀了,列侯群臣都要进宫朝贺。萧何欺骗韩信道:“你尽管有病在身,也得勉强进宫朝贺,以免皇上生疑。”可怜韩信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一踏进宫门,即被吕后预伏的刀斧手劫持捆绑,架至长乐宫悬钟室,身首异处了。一家三族,遭遇灭顶之灾。

这便有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成语典故。

(萧何追韩信处,汉中留坝)

坐上统治集团交椅之后,刘董事长要卸磨杀驴,藏弓烹兔,在农民政权里司空见惯。作为刘姓公司的高级参谋,他要帮助刘董事长吕副董事长消灭异姓王,剪灭异己分子,似乎是职责所在。其实,他萧何是为了自保其位,不顾礼义廉耻,完全背离了儒家的仁义礼智信。至于与韩信是不是朋友,不重要。即使是朋友,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情况,古往今来,比比皆是,岂止一个萧何?

为臣,萧何是忠臣。在做人上,萧何是无义之小人,没有多大异议。

所以说,有时候,提倡人才的德才兼备,何其难也!

(萧何)

(4) 萧何人生也失败

不要以为身为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是真正的成功人生。不要以为,帮助董事长灭了韩信,便可高枕无忧。俗话说,伴君如伴虎,高处不胜寒啊。所以,虽然身居庙堂之高,萧何却一直过得小心谨慎,战战兢兢。

萧何尽管谨小慎微,但还是被刘老二斥令毒打一顿,关了起来。那是刘邦平定黥布叛乱后回到京城,许多人拦路告状,说萧相国强买田宅。萧何去宫里拜访刘邦,刘邦笑道:“看你做的利民好事,这么多人告你状,你自己去平息民愤吧!”萧何乘机向刘邦提了一条建议,说:“长安地方狭窄,老百姓田地少,我看皇家猎苑内有不少空地,荒着也是荒着,不如让老百姓进去耕种算了,也不要收他们官税了。”刘邦本就忌惮功劳太高的人怀有二心,何况你还要削弱我的经济收入?于是,勃然大怒:“你受了他们多少贿赂,竟来动我皇家猎苑的脑筋,拖下去打!”反对叹服,是你萧何自己制定的法条,用反腐倡廉的理由,也能平众人口舌。乱棒之下,劈劈啪啪,堂堂丞相,一把年纪,在朝堂上挨打,体肤受痛,颜面尽失。

(萧何追韩信处,汉中留坝)

萧何被关进囹圄时,不知他心里是否也有韩信被缚时的感受,不知他是否懂得了唇亡齿寒的道理。

过了几天,有位近身侍卫问刘邦:“萧相国犯了什么大罪,陛下把他打得这么厉害?”刘邦道:“我听说过去李斯做秦始皇的相国,有好事都归秦始皇,有坏事都揽到他自己头上。萧何倒好,为了讨好百姓,竟想拿我的皇家猎苑去做人情,他肯定藏了二心。”

后来刘邦又赦出了萧何。统治者玩弄属下与反复之间,是那个社会的又一常态。萧何年事已高,一向恭敬皇上,出狱后不敢怠慢,他披头散发,手提鞋靴,进去向刘邦叩拜谢罪。其尴尬如此,狼狈如此,未必还能不算人生失败?

封建主义的用人原则,就是要求绝对的“忠君”,绝对的排斥异已,绝对的人身依附。在这种制度下,必然杀人如麻。从刘邦到吕后,开国皇帝容不下开国功臣,将异姓王一个个斩尽杀绝,血淋淋地向我们展现了这个制度的本质特点。

(另一种说法,萧何月下追韩信发生在南江县光雾山)

统治集团内部从来没有平静,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才是常态。汉朝的开国功勋难得有几个善终的。张良功成隐退,隐居于山野。韩信没有急流勇退,自讨死亡。萧何他虽然没有被刘老二和吕大娘消灭掉,终老于庙堂,但活的低贱,活的羞辱,也属于失败的人生啊!

百度百家号《写乎》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