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黄维妻子蔡若曙:没有你我会疯,嫁了你还是疯

蔡若曙和黄维

作者:刘创

作者简介:刘创,自由撰稿人,以新颖清新的随笔著称。在国内多家刊物及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华文刊物开设专栏,内容涉及民俗、科普、影视、历史人物等,曾获东南亚最具人文气息文学奖。著有《黑客简史--棱镜中的帝国》、《听首老歌,怀念我们一去不回的青春》等。

这里面是我的魔

蔡若曙从小就有一个军旅梦,渴望着也能豪气凌云的鞭敲金镫响,踏破贺兰山。只是年龄尚小,又身为女流,还在上高中的她虽然抱定了戎马卫国之心,但那梦想还真的只是一个梦,只能让她想一想而已。那年初夏,她的老师生日宴上,她似乎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做为老师的得意门生,她跟在老师身后挨个向来宾敬酒,在客人们的推搡寒喧里突然被人挤了一下,刚倒了一半的酒洒在一位客人的裤子上。小姑娘急忙道歉,一抬头,就看到了他,一个身着将校呢的文雅军人,肩膀上明晃晃挂着一颗星。

1933年,刚刚由陆军大学进修班毕业升任第十一师副师长的黄维,就这样与蔡若曙相识了。没有客套寒喧,全部的开场白和结束语都在一句“对不起”中水到渠成。

黄维是“土木系”(陈诚的嫡系部队)的红人,未到30岁已经是陈诚的爱将。

“可是,我怎么就是忘不了那双眼,那双似乎看得穿我心的眼,无数的人在身边擦肩,能为我遮一片雨荫的,偏偏就是他。”蔡若曙连续一周的日记里都是对黄维的思念。

“我娘守寡二十年,辛辛苦苦把我养大,从小我没有一件事违逆过她老人家……实无续娶之志。”黄维请人传信给蔡小姐。

没想到泼辣的蔡小姐竟然出现在他的师部门前,拦下了他的车。“现在是民主社会,虽然不提倡一夫多妻,但也没反对有妻者不能续娶,我就是要嫁你,没有你,我会疯掉。”

三个月后,黄维在杭州迎娶了蔡若曙。

婚后第二天,夫妻二人返回老家江西贵溪拜见老母。没想到老母亲得知儿子新娶了娇妻,竟然不让儿子进家门,害得这位春风得意的将军带着刚过门的妻子和几十人的卫队场面壮观地在老宅外面跪了一地。

老夫人的要求就一个:休了这个新娶的黄夫人。

黄夫人不言不语不哭不闹,和丈夫平和地对视着,在烈日炎炎下就那么挺直了身子跪着,一跪就是两天。

这等于蔡若曙这辈子都得不到老宅里人的认可,甚至死后也不能进祖坟,这对于一个相对还是封建社会传统女性的蔡若曙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但是她平静地拉起了黄维,“没事,有你,就好。”

一个月后,蔡若曙拿到了黄维与原配夫人的离婚证书。她特地找了个带锁的箱子把证书锁进去,然后把钥匙远远地丢掉。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