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编辑《辽沈决战》”

作者:徐庆全

来源:公众号“八十年代”

1971年9月13日,林彪及其一家人乘机摔死的内蒙温都尔汗。此前,林彪是“九大”党章中白纸黑字的“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此后,林彪成为“叛党叛国”的人。

1971年9月1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林彪叛国出逃的通知》,郑重其事地说:“中共中央正式通知:林彪于1971年9月13日仓皇出逃,狼狈投敌,叛党叛国,自取灭亡。”“通知”还说:“林彪叛党叛国,是长期以来,特别是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以来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的继续,是林彪这个资产阶级个人野心家、阴谋家的总暴露、总破产。”

这就是过来人记忆犹深的著名的“57号文件”。为何说“记忆犹深”,是因为当时给大家的震撼太大了,大到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任你再有想象力,都不能也不敢想象这位接班人能是这样的结局!

但是,中央的通知也是白纸黑字的,容不得你不信。这个通知也是“913”事件后中共中央给林彪的最早定性。

(那个年月常见的声讨林彪的招贴画)

1973年8月20日,中共中央通过将林彪开除出党的决议中,将林彪定性为“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两面派、叛徒、卖国贼”。

此后,林彪的名字在媒体并不“过敏”,因为他是文-革后期大批判的靶子。不管批谁,都要把他带上。有时候也让人感到很滑稽:这厢批这位“秃子”(他光头,媒体称之为“林秃子”)是“不读书、不看报的大党阀、大军阀”,那厢又说他是“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那就是说,林彪至少还能读懂《论语》这样深奥的书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那时,我作为一个小学二年级学生,被老师逼着参加“批林批孔”运动,被迫地背诵《论语》。也许批林批孔运动来的太突然了,在我们这个边缘的山村小学还拿不到译文本《论语》,只好读有几个注释的《论语》,对于二年级小学生来说,你知道该有多难!所以,那时我脑子里居然会偷偷冒出“林彪能够读懂《论语》是很厉害”的念头。

1981年,著名的“两案审判”中,林彪又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为反革命集团案主犯。伴随着审判,林彪继续带着原有的罪名被批判了一段时间。审判结束后,尤其是1981年《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公布后,林彪的名字基本上不再提了。

为何如此?林彪毕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元帅(排名第三),毕竟是党章规定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在1980年代初期思想解放的年代,“实事求是”之风在全社会弥漫着,要继续批判林彪,也不能回避林彪是怎样当上元帅的,是怎样当上副主席的事实。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