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此人硬气,从俄手中夺失地,如今是国家一级风景区

历次中俄条约中割让的土地

在清朝的中俄战争中,我们似乎一直在割让土地,北方以北的面积越来越小。今天T君要讲两个清朝官员,一个主动舍弃领土,一个拼命夺回领土。

1860年冬天,趁着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危,沙俄装扮成调停人,推推搡搡逼迫清政府签署了《中俄北京条约》,像切西瓜一样切走了乌苏里江以东四十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相当于今天黑龙江全省的面积)。

清廷深知,同强盗做邻居,剩下的家当也难保,因此加紧谈判,好不容易与俄方达成了脆弱的协议:第二年夏天双方勘界立碑。

中方勘界代表团团长是仓场户部侍郎成琦。朝廷之所以选中他,一是仓场侍郎专门负责中央粮库工作,办事比较仔细,对数字也敏感;二是中央粮库的客户只有皇室一家,其负责人在政治上绝对可靠。

在清代,仓场和内务府分掌皇室钱粮,是最有油水的两个机构,干部地位高、权力大、来钱快,吃喝玩乐样样在行,唯独在工作上不行。果然,成琦既不专业又不可靠,还怕吃苦。

成琦到达现场后,嫌边境地区路不好走,根本不去实地勘察,而是整天躲在宿舍里喝酒、抽大烟。手下给他准备了地图,他看不懂,也不问,干脆扔到一边。而俄国人却一刻也没闲着,对这些情况早已了如指掌。于是,勘界谈判时,俄国人拿出私制的地图,指哪里,说什么,成琦只管点头。

俄国人摸清了成琦的底细,开始坑他。签约之前,俄国勘界负责人说,这是两国大事,咱俩实地走一遍为宜。半天下来,成琦已经累得不行,加上烟瘾发作,涕泗横流,早早就回去了。第二天,成琦死活不愿再受这个洋罪,俄国人乘机拿出单方面准备的协议文本,成琦看都没看就签了字。

埋设界碑之前,俄方代表又提出到各个立碑点搞搞仪式,以示郑重。成琦面有难色,对方顺势说,国际上还有一个变通办法,既然两国友好,双方领导可以不出面,派基层干部具体操办就行了。成琦赶紧说这样效率高,马上指示手下的小干部跟俄方人员一起去立碑。

俄方的界碑是石头做的,非常沉重,成琦做的是木碑,轻飘飘的。尽管如此,俄国人几圈下来没嫌累,成琦的手下却瘫在地上不动了。这时俄国人及时伸出了“友谊之手”,对成琦的手下说:“这点小事我们顺带一块儿办了,你们回去休息吧。”成琦的手下一听,连说“好好好”,一溜烟儿往回跑。结果,中方一共八根界碑,俄国人帮着立了六根,每根都向中方境内拼命偏移。

中俄边界界碑

1886年,在成琦完成勘界工程25年后,吴大澂过来检查边防工作,给光绪皇帝打了一份充满民族义愤和责任意识的报告:图们江出海口看不到“乌”字碑影子,“土”字碑距海达44公里,远远大于议定距离;由于风吹雨打和俄方肆意挪动,我方木质界碑早就毁损不堪,俄国的界碑则被当地群众称作“马驮界碑”,不知向中国境内移动了多少回;从珲春河到图们江五百多里,竟然一根界碑也没有,黑顶子山一带早已变成俄国兵营。如此下去,整个东北不保,北京将成为前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