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神探狄仁杰

手机搜狐

SOHU.COM

扳倒魏忠贤 崇祯皇帝为啥还没钱?

过去有一句话,叫“和珅跌倒,嘉庆吃饱。”不但嘉庆吃饱了,连跟着他喝汤的弟弟庆僖亲王永璘也分到了和珅的豪宅,负责抄家的仪亲王永璇、成亲王永瑆几个时辰就“清点”完了和珅家产?为什么抄的这么快?少报一些,漏记的都是自己的!

而且在嘉庆统治的后期,直隶南部、河南北部、山东西部地区,频频遭遇大旱,百姓生活极为困苦。嘉庆年间的直接财政收入大约只有4000万两左右,嘉庆只好拿出內帑私库的钱来赈灾,內帑的钱哪来的?从和珅家抄来的,可以说,嘉庆年间可能不是清代最富裕的时期,但嘉庆却是清代最富有的皇帝。

这样一说,问题就来了。同样是宰了一只肥鸭子,为什么崇祯在干掉魏忠贤后,还是穷得叮当响,连区区八十万两军饷也拿不出来?而用脚趾头也能想到,权倾朝野的死太监魏忠贤有那么多“孝子贤孙”,就是孝敬钱也是一笔巨款呀,而且当时魏忠贤广派“税监”,天文数字的矿税,没入过库,也没给皇帝,哪去了?还不是魏阉为首的大小太监们私分了?

魏忠贤的权力和势力,可别他前辈的几个权臣和权阉大得多。他的前辈们攒了多少钱,我们来看一看:

正德朝(明武宗)的权臣江彬,被抄出“黄金七十柜,白金二千三百柜”。权监钱宁,抄出“黄金十余万两,白金三千箱,玉带二千五百束”。

刘瑾的家产是“金共一千二百五万七千八百两,银共二万五千九百五十八万三千八百”,即黄金有1205.78万两,白银有2.59亿两。

正统朝的权监王振(就是土木堡之战让明英宗被俘的那个),被抄出“金银六十余库,玉盘百,珊瑚高六七尺者二十余株”。弘治朝的李广,被抄家时也搜出“黄白米(黄金白银)各千百石”。

至于严嵩严世蕃父子,抄家时,十艘大船都没装完(没藏在京城),后来出了本畅销书,叫做《天水冰山录》,实际就是严嵩被抄家的清单,那里面记录着从严家抄出的金锭、金条、金饼、金叶、金器、金首饰共计3万多两;白银201万两;银器和银首饰1.36万两;玉器875件;古画3200余轴册;锦缎绢绫4.1万余匹;其他诸如象牙、犀角、玳瑁、玛瑙等珍玩无数。

这时候就有人站出来大放“魏忠贤是忠臣”的厥词了。且慢为阉狗涂脂抹粉,待在下来剥开魏忠贤的面纱。

一开始崇祯并没有打算干掉魏忠贤,只是把他赶回老家了事,而魏忠贤动用六百人,花了三天时间打包,装了四十大车金银财宝,带着一千名私人卫队回老家。请注意,可不是独轮小车。在下见过那种木头轱辘的大车,装个一吨两吨就是个玩儿。

这四十大车的金银财宝哪去了呢?据说是魏忠贤死后被卫队“抢掠一空”,但奇怪的是没有人去追捕。

而魏忠贤这四十大车财宝的目的地,是他的老家肃宁县。魏阉已经在那里经营了多年,经营得比董卓的“广聚珍宝,积谷为三十年储”的郿坞还要强大——城楼十二栋、敌楼三十座、大炮百门,连清兵进关想打一下,都没打下来。

可是翻遍史料,这么个“权阉大本营”居然没被查抄。四十大车金银财宝不翼而飞,“大本营”毫发无伤,这后面一定有一只崇祯皇帝也畏惧的黑手,也许是“东林党”,也许是权阉余孽。

总而言之一句话,扳倒了魏忠贤,崇祯一文钱也没得到,甚至也没有魏忠贤党羽的抄家记录。按照东林党人的阉党的刻骨仇恨,不抄家是不可能的。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权阉当然可恨,东林党人,尤其是那些文官的代表言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些钱都被“黑”了,以东林党全面掌控朝局的形势来看,他们侵吞赃款的嫌疑最大。

所以当时国家很穷,崇祯也很穷,边将更穷(发不出工资),富的只有那些“正直”、“忠诚”、“廉洁”、而且“知书明理”的文人官员。

明末文人官员有多富?这些贪官屯藏起来的银子有多少呢?史料说明朝被闯王推翻后,占领北京的大顺军从官员府中搜出来的白银总数,高达六七千万两。

在下以为,李自成搜到的七八千万两白银,只是官员们巨额财富的冰山一角,更多的财富,或者深埋地下,或者早已转移到江南。但就是这七八千万两,也足够满足袁崇焕灭后金(清)的军饷要求一百次(袁崇焕苦求百十万两而不可得),也足够赈济全国灾民十次……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