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知青回忆:喝酒、醉酒

内蒙知青《醉酒》

作者:黄守智

核心提示:我是在草原学会喝白酒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来不喝酒的我,在草原上开始喝酒了,有时还会喝醉,有年春节还破天荒地连醉了三天。

我是在草原学会喝白酒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来不喝酒的我,在草原上开始喝酒了,有时还会喝醉,有年春节还破天荒地连醉了三天。那时,在呼伦贝尔草原,酒的供应虽然不凭本随便买,可不是天天都有的。逢年过节供销社能拉来一两个大桶的白酒,有酒卖了,草原上一定会多了一道风景,喝醉的牧民比比皆是。

酒是粮食精,喝了劲儿不松。一喝才知道,喝多了腿没劲儿,走路准晃。

第一次喝酒是在达斡尔族工人古博利的家,不知道喝了多少,反正我是醉了。被同学扶着回了知青的蒙古包,倒头就睡了。不知睡了多长时间,觉得心里难受,胃里有一股东西往上拱,心里明白“千万别吐在蒙古包里呀”。伸手抓到我的鞋,哎呀……哪里装得下,弄得一塌糊涂。第二天还是同学们帮我收拾的,丢人。

这年的整个冬天,我再也没喝酒。

饮酒是经不住诱惑的,开春五一节,供销社没有来白酒。同在羊群放牧的同学小张找到我,说心里烦,“可能想家了吧?”我这样想着,他却拿出两瓶果酒还有两块旗里出产的月饼。就这样我俩“对开”,把两瓶酒喝了个干干净净,还好没有喝醉,可是,胃里好难受。

草原上喝酒是从来没有菜的,就是干喝。我最怕的就是遇到已经有了一点醉意的蒙族兄弟,和他们喝酒,想不醉也不行呀。一次,在羊包营地碰到摔跤手宝仁仓,看他骑在马上左右摇摆的样子,我猜他喝了不少了,他高声叫着我的蒙古名字:“敖云巴图!喝酒地好?”看他这个样子,我骗他说酒喝光了。他醉眼乜斜诡秘地看着我,神奇地从蒙古袍里掏出一瓶白干。哈,他带着酒来找我。我知道只要供销社里来白酒,草原的男子汉们没有不去光顾的,而且一定会把所有的酒买光。我们借着月光,半躺半坐在草地上,酒瓶在我俩手里传递着,一会儿一瓶见了底儿。“兄弟,我们喝好了吗?”我明白他的意思,回蒙古包取来了我的白酒,醉意很快上身了,歌声从我们喉咙里传出,那古老的蒙族长调在夜空萦绕,也许传得很远,很远。我们一起唱《嘎达梅林》,还有《达古拉》——

赶上我那矫健的马群哟

迎着阳光走向远方

日轮花随风吐露着芳香

多么美丽呀我的家乡

清清的河水明又亮哟

像条银带飘向远方

心中怀念着我的达古拉哟

她的情意比流水还长

雪白的羊群在滚动哟

像那浮云环绕着山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