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孔门心法 中道而行》39:中国文化中的隐士之风

中国文化中的隐士之风

下面又说“爵禄可辞也”。我们在座的各位,有哪一个人不希望自己大富大贵?有哪一个人不喜欢功名利禄?如果你理直气壮地站出来,好我就很佩服你,为你竖大拇指,你了不起!但是,我敢说在座绝大多数人都还是希望自己能够福禄寿喜,一应俱全。

然而,我们也要看到,在中国历史上确实有那么一些人,平生视功名利禄如粪土,大者可以让国让天下,像上古尧舜禹之间的禅让,选拔一个英明贤德之人,让他来统领天下。更有甚者,你就是让位给他,他都不愿意或者不屑于继承,像商周之间的隐士兄弟伯夷、叔齐,兄弟俩是孤竹国国君的长子和三子。孤竹国老国王的遗命,是立三子叔齐为继承人,但是叔齐认为王位应该是哥哥伯夷的,因此要让给伯夷。伯夷不肯违背父命而继位,于是逃走了;叔齐自己也不肯继承王位,也逃走了。两兄弟碰到一起后,就结伴当隐士,最后不食周粟,双双饿死在首阳山上。

还有许由、务光这些人物,都是宁可舍命也不愿意坐拥天下,给后世人留下了“爵禄可辞”的典范。中国历史上的这一流人物,小者可以弃家财、辞官位,不为五斗米折腰;大者可以“天子不得而臣,诸侯不得为友”,甚至“见王者而藐之”,自甘隐居于山野林下,做一个默默无闻的隐士。这样的人物非常了不起!他们的清高气节,一直为士大夫乃至整个中国文化传统所推崇。

我们从中国历史的兴衰更叠来看,隐士是一股潜在的、能够左右历史的巨大力量。这股力量往往在社会处于低谷的转折时期,以一种“非常道”的方式显现出来,从而推动社会迈向新一轮的繁荣。

我以前写过一本关于隐士的专著,把中国历史上的隐士人物梳理了一遍,从上古高士,到后来儒释道三家中的隐者,都有所涉列。那时候我还没到书院来,写的时候也很激动,想着将来有一天把个人的基本义务尽到之后,就进山当隐士算了。现在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隐不成了,起码现在还得在龙江书院里当个摆设坐着,不然就对不住冯老师和支持书院的朋友们。

过去,中国人最推崇君子之风,什么“君子怀德”、“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君子不虚行,行必有正”、“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等等,都是对君子之风的称颂。那么,如果在这个君子前面再加上一个“隐”字,把君子变成“隐君子”,那就更了不起啦!

当然,现在一提到隐君子,就容易误解为“瘾君子”——吃喝嫖赌毒上瘾的人,这是反讽。过去所谓的隐君子,指的是有君子光明正大、道德深厚的一面,但是,他把这些优秀品德都隐藏着,不容易被人发现,别人不知道他有君子的内在品德和修养。他帮助别人不会留名,让别人在不知不觉中就受益了;他净化了社会风气,自己却并不被更多的人所知。就像《易经》里讲的“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如果不是大智大勇的人,不可能达到这种境界。

所以,要做一个隐士高人,世间的“爵禄可辞”,是非常了不起的也非常不容易,但是,你说他们就达到中庸之道了吗?在孔夫子看来,还是未必。我们看孔子带领学生们周游列国,其间遇到过很多隐士高人,比如楚狂接舆、长沮、桀溺、荷蓧丈人等等,这些隐士们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往往几句话把孔夫子说得灰头土脸、无言以对,让后人觉得这些人高深莫测,神龙不见首尾。尽管孔夫子也很尊敬他们,但是对他们的人生态度却还是不以为然,认为有可商量之处。在孔夫子看来,一个人面对人间社会,总还是有义不容辞的时候,还是需要义无反顾地去担当,需要有地藏菩萨“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