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魁阁人物】谷苞:在费孝通老师指导下云南社会学研究室的三年学徒生活影响了我一生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寇侵占北平,我于8月13日绕道天津,乘轮船至烟台,辗转回到兰州老家。我所参加的大学生抗日宣传被查封后,曾到甘肃省抗敌后援会任宣传组长。我的朋友聂青田任联合剧团团长。他在1938年“918 ”纪念大会上揭发了发生在兰州的一个大贪污案。当天夜里,军警查封了联合剧团。将我赶出甘肃省抗敌后援会。接着我因患胆毒症住院治疗。病愈后,我在兰州水车园小学当了几个月的教员,积攒了路费,前往云南省昆明市的西南联合大学 (北大、清华、南开三个大学合办)复学,我仍被保留着清华学籍,转系入社会学系。

1941年毕业后,留校在清华大学国情普查研究所任助教,因不愿从事人口学与统计学的工作,仅工作了三个月,就参加了费孝通教授主持的燕京大学与云南大学合组的社会学研究室。当时在费孝通教授指导下从事研究工作的人员,共有四人,即:张之毅(湖南长沙人)、史国衡 (湖北枣阳人)、田汝康(云南昆明人)和谷苞(甘肃兰州人)。我们的年龄和费教授的年龄相比,有的比费教授只小二、三岁,我相差六岁,因此,我们和费教授都属于同一代人。只是因为费教授在学术水平上比我们高很多,我们都心悦诚服地称他为老师。当年在费老师指导下,张之毅与费老师共同完成了 《禄村农田》,《易村手工业》,史国衡完成了 《昆厂劳工》,田汝康完成了 《摆夷的摆》(傣族所信奉的南传佛教的一种宗教仪式)。当时为抗日战争时期,物质条件艰困,这些书稿都是用大后方生产的土纸印的。《禄村农田》、《易村手工业》的铅印本,也用的是土纸。这些调查研究的报告,均由撰写人在 (席明纳)(seminar)作报告,由与会人员提出各种意见,提供给撰写人作再修改的参考。这是一种提倡学术民主,集思广义的做法。同时,费老师还请许烺光教授给我们四人讲授英语,是为了提高阅读英文著作的能力,也是为出国留学准备条件。

当时我们的研究室设在呈贡县城外的一座魁星阁里,有三层楼,下层大,上层小。上层是我和史国衡的单身宿舍;中层设有六张书桌和一个大书架,是读书、写作、开 “席明纳”的地方;下层是厨房和洗脸间。当时我们大家物质生活的条件虽很艰难,但从事学术研究的热情很高。这里请让我抄录费老师的两段情真意切的话,作为证明:

“1930年春季,我在西南联大兼课,张之毅同志在我班上听课。他从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毕业后,首先自愿报名参加我主持的社会学研究室,由他带头陆续有史国衡、田汝康、谷苞、张宗颖、胡庆钧等同志参加,加上云南大学教授许烺光先生和燕京大学硕士研究生李有义同志,形成了一个研究队伍。魁阁的学风是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人类学系传来,采取理论和实际密切结合的原则,每个研究人员都有自己的专题,到选定的社区里去进行实地调查,然后在“席明纳”里进行集体讨论,个人负责编写论文。这种作研究工作的方法,确能发挥个人的创造性和得到集体讨论的启发,效果是显然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