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闫红:利益面前,哪有兄弟——水浒传里那些不动声色的残忍

|闫红

赛珍珠翻译《水浒传》,英译名为《AllMenAreBrothers》:“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句话出于《论语》,《水浒传》第三回,那个纳了金翠莲做外室的赵员外,也对鲁智深这么说过。

然而,将这句话作为小说的主旨,倒更像一种讽刺,所谓好汉们何曾对世人有这样一种友爱?李逵劫法场,将宋江救下,还是刹不住脚,抡着板斧,一口气只管杀将起来,“不问军官百姓,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渠”。

武松被张都监等人暗算,将张家上下尽皆杀掉,马夫丫鬟都不放过,还特地“寻着两三个妇女,也都搠死了在房里”,“方才心满意足”。

强者是不会与弱者称兄道弟的,即便是书中最可爱的鲁智深,他的行侠仗义也只因见不得不平事,对于事的感觉多于对人。比如在瓦官寺,他听那几个面黄肌瘦的老和尚,说此庙被一僧一道给占了,他就去寻那僧道厮打,但因为肚里没食,又走了长路,打不过人家,落荒而逃。逃跑路上碰到史进,两人吃了饭再杀回,杀掉了那一僧一道。

但那些老和尚们,已经上吊自杀了,他们见鲁智深打不过那对僧道,唯恐他们来找自己麻烦,干脆一死了之,还有一个被掠来的妇人,也跳井自尽了。

碰上坏人会吃亏,碰上好人干脆阴差阳错地送了命,弱者的命运就是这么不堪,作者冷冷地只说事件,却让人从脊背间生出寒意来。

而鲁智深只管带着史进去寻金银财物,打包背上,再一把火将这寺庙烧了个干净,大踏步地朝前路而去了。

“兄弟之情”也是讲究势均力敌的,比如鲁智深对林冲就各种记挂,但这样的感情在《水浒传》里也还是异数,更多的“兄弟”二字背后,是利益取舍。

书中经常写到,那些好汉们一听宋江的大名,纳头便拜,口称大哥。宋江武艺稀松,谋略寻常,何以有这般江湖地位?不过是“及时雨”的名声在外。

对于最底层的李逵,它意味着有求必应。未跟宋江见面之前,他就曾想着去找宋江,找他做甚,无非是要点钱花,求个生路,对于李逵这类人,这就是全部了。而对于柴进、花荣这些中产阶级,他们更看重的是“及时雨”三个字的民间感召力。

生逢乱世,章法全无,即便是老牌贵族如柴进,握有一定权力的花荣,也难保无虞。但风险同时也是际遇,他们仗义疏财,延揽人才,应对未来的变数。在这个理念里,宋江已经领先一步,做出了“及时雨”的品牌,休要小看一个绰号的力量,绰号就是宣传,它比“吃他娘,喝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之类口号更加言简意赅,直击人心,三个字,就道出了核心竞争力。

凭着这个招牌,宋江每每逢凶化吉,遇到无数热烈的表白,盛大的宴席,兄友弟恭,热气腾腾,但当局者心中只怕都明白,各自的诉求之所在。当兄弟之情与利益碰撞,前者立即荡然无存,虽然作者尽量写得平淡,但宋江们对兄弟下手时,皆是极尽狠辣之能事,主要体现于赚取徐宁、卢俊义、朱仝、秦明等人上梁山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