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荡妇”潘金莲与“矮丑”武大郎?这是个千年误会

不知是真心怼,还是有意炒,王思聪公子与冯小刚导演的“嘴炮”是真真切切的把“《我不是潘金莲》要上映”这条消息插播到了千家万户。

但今天我们不谈王思聪公子与冯小刚导演的撕逼,只是想呈现一个真正的事实,那就是:我不仅不是潘金莲,潘金莲也真的不是“潘金莲”。

《水浒传》中的千古“荡妇”

潘金莲是出自《水浒传》中的人物,为卖炊饼的矮子武大郎之妻。

武大郎身高不足五尺(1.3米),面目丑陋,绰号“三寸丁谷树皮”。无论是生理上还是物质上,他都无法满足潘金莲。后来,潘金莲与西门庆偶然相遇。西门庆本就好色,而潘金莲见他既有钱,人又很帅,就动了心。经王婆撮合,两人如同干柴烈火,烧到了一起。

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两人的龌龊事很快被发现,而武大郎的警告却招致杀身之祸,西门庆与潘金莲合谋,用砒霜毒死了他。

《金瓶梅》里的“活色生香”

如果说在《水浒传》中,潘金莲还只是个小人物,那么在《金瓶梅》当中,绝对是妥妥的“女一号”。

在《金瓶梅》当中,潘金莲生于一个贫困的裁缝家庭,早年丧父,九岁卖入豪门充当家伎,后又被转卖到土财主张大户家中,被“收用”后又由于财主婆不容,被张大户下嫁给了矮丑的武大郎。

谁知,婚后生活很不和谐,潘金莲便开始对雄壮的武松暗送秋波,可谁知伟壮的武松根本不搭理。后来,便投入了高富帅西门庆的怀抱。

《金瓶梅》精彩就精彩在潘金莲鸩杀亲夫后才是重头戏,潘金莲被西门庆娶为五房,从此便开始了西门庆家中与其他女人争宠的“战斗”生涯。她不仅毒害李瓶儿之子官哥儿,她还私通仆人,勾引西门庆的女婿陈经济,还惯于当“窝主”……

总之,就是一副淫荡、狠毒、变态乃至于颠狂的状态,而这也是后世对潘金莲的形象给出的最直接、最广为人知的定性。

但被我们根深蒂固的武大郎、潘金莲的形象真的是事实吗?

历史上,武大郎、潘金莲、西门庆确有其人,但都生活在明朝。史载武大郎本名武植,清河县武家那村人。他出身贫寒,但聪颖过人,中年考中进士,出任山东阳谷县令。

潘金莲是知州家的千金小姐,住在距武家那村不远的黄金庄。她喜欢武植,经常接济他,并与他私订终身。两人结婚后和睦恩爱,养育了四个子女。

损友黄堂搞鬼丑化

武植早年家境很不好,不仅要讨生活,还有去追求学术进步,肯定吃不消。所以这个时期有两个人经常资助他,一个是后来的老婆潘金莲,另一位便是好友黄堂。后来,武植不负众望考取了功名,做了官,顺风顺水,但好友黄堂却倒了霉了,自家的房屋失火给烧没了。

于是,黄堂想借旧情去投奔武植,希望谋个一官半职。谁知,住是住下了,天天也好酒好菜,可却始终不见提携,这让黄堂很失望、很窝火,觉得武植太不够哥们儿,一怒之下不辞而别。

这一走不要紧,黄堂是越想越来气,觉得武植辜负了自己,浪费了自己的美好青春,白眼狼……总之,气坏了。在回家路上,他编写了许多谩骂讽刺武大郎的小故事、歇后语,见村贴村,逢店贴店,村村说唱,乡乡张贴。

这个时候,曾被武植治罪过的乡里恶少西门庆也看到了“机会”,于是在黄堂的基础上添油加醋、煽风点火、助纣为虐、同流合污,于是沿途传遍了有关武大郎的粗俗之词,武清官的形象不仅被毁于一旦,个人形象也被丑化到语言能形容之边缘,而且各种帽子乱扣,真是怎么悲惨、虐心,怎么整。

很快,武潘二人的“丑事”传遍了相邻州县的街头巷尾。待黄堂回到家里,发现自家房屋已被重新修盖。妻子说,是武植重修了房舍,送来了银钱,还购置了新家具。这时,他才发现武大郎决非知恩不报,而是不搞以权谋私。

他发疯似地返回去撕自己贴的纸条,但悔之晚矣,它们就像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在古代,信息一旦扩散很难收回,不像现在信息发达,媒介众多,随便整个头版头条啥的就可以明正视听。加上一些文人墨客借题发挥,因而谬种一传再传。

后来,施耐庵听说了这个段子,便写进了小说《水浒传》,从此流传天下。

施耐庵后人的赎罪

一段被错传千年的“误会”,一场迟到而真诚的“致歉”。

2009年12月18日,施耐庵的直系后人施胜辰(河北省著名书画家)专程来到清河县武植祠,代表先人向武氏后人表达歉意,为武植和潘金莲造像,并写下道歉诗,该诗至今仍裱糊在武植祠墙壁:

杜撰水浒施耐庵,

武潘无端蒙沉冤。

施家文章施家画,

贬褒迄今数百年。

累世因缘今终报,

正容重塑展人间。

武氏祠堂断公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