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红楼梦贾府众儿女中唯一的“清醒者”是谁?

黛玉初次见着贾府三姐妹,就看出探春的与众不同,这位三姑娘站在“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的二姐和“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四妹中间,越发显得“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和一般心思细腻的女儿家不一样,探春胸怀宽广,她住的秋爽斋屋子都不曾隔断,三间相通,就是敞敞亮亮的一个大厅堂: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

.

又有米襄阳的《烟雨图》,又是颜鲁公的墨联:

烟霞闲骨格 泉石野生涯

唯一有些女子气的是那个汝窑花囊,插的还不是姹紫嫣红的玫瑰或月季,而是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

这哪里是小姐闺房?

这分明是大气磅礴的少爷书斋啊!难道她姑娘家的香闺,不应该是“吟成豆蔻才尤艳,睡足荼蘼梦也香”的调子吗?

.

不,那种调子是她的二哥哥宝玉的。贾家的祖宗有费劲巴力拜托警幻仙姑的功夫,不知为何不想法儿改变下这兄妹俩的性别角色以救基业?

三姑娘向来大气,家中连男子也多不及她。

琏二爷虽说有些小才干,可他心里今儿是多姑娘儿,明儿鲍二家的,又是尤二姐又是秋桐,又得想法儿瞒着凤姐干点其它偷偷摸摸的事,一肚子私情,哪里还有别的心思?

贾珠早亡、贾兰尚小,环儿是个草包,还有一个整日黑眉乌嘴活猴子样的贾琮,更是别想指望。那个别人眼里无限耀眼的宝玉呢,一门心思地和黛玉缠绵折腾,气得老太太都说:“我这老冤家是那世里的孽障,偏生遇见了这么两个不省事的小冤家,没有一天不叫我操心。”

你见探丫头用谁操心了?她全处理得了,还能护着姐姐二木头,帮她摆平累丝金凤被偷的事。

贾家的财务入不敷出,外人冷子兴也知道“内囊渐渐上来了”,侄媳妇秦可卿死时都放不下心来,要特地嘱咐当家人王熙凤一番,可你看荣国府正经继承人宝玉脑袋里装的是些什么?

春天淘漉胭脂膏子,夏天吃井水里拔着的果子,秋天喝点合欢花浸的酒,冬天到芦雪庵烤鹿肉,他的正经事也有:鲜荔枝须得放在缠丝白玛瑙盘子里才好看,冬天栊翠庵的红梅寻一枝来插瓶很不错,更有刘姥姥嘴里那个雪地抽柴的早夭姑娘,得让茗烟找着了重新塑个像……这,这,这,唉!

老祖宗荣国公见了也不免一声叹息。可宝二爷是老太太的心头肉,谁能说什么?眼看着老爷渐行渐老,少爷却仍然只想当少爷,如何是好呢?

更兼家大业大,人多口杂,那些刁奴才没事儿在太太跟前下个蛆,豁腾的鸡飞狗跳。连平儿都知道“大事化为小事,小事化为没事,方是兴旺之家”,王夫人被妯娌送来的绣春囊一激,竟连这个道理也忘了,生生导演出一场闹剧:抄检大观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