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被大臣的唾沫喷在脸上,宋仁宗为什么不立刻擦掉

出门前,张贵妃用手把宋仁宗刚刚穿好的衣服平整一遍,又嘱咐道,“官家,今天可不要忘了提宣徽使的事啊!”

宣徽使是张贵妃为自己的伯父张尧佐讨的官。张贵妃出身并不高贵,她希望通过提高伯父的官位来提高自己和娘家人的身份。因此,她多次哭哭啼啼地在宋仁宗面前讨要宣徽使这个职务。但张尧佐能力实在有限,宋仁宗虽然宠爱张贵妃,却还没有糊涂到拿朝廷的官位向女人示好的地步。尽管如此,宋仁宗还是禁不住枕边风的威力,张贵妃天天在仁宗面前唠叨,终于把他说动了,答应试一试。皇帝的决定还要试?张贵妃知道,这事儿已经十有八九了。她高高兴兴地送宋仁宗上朝,等着他带好消息回来。

宋仁宗上了朝,把任命张尧佐为宣徽使的事一说,立刻有大臣站出来反对。其中最激烈的是御史中丞包拯,他提出有理有据的事实,证明张尧佐的才能不够,不能胜任这一职务。包拯在举例说明时,由于激动,唾沫都喷到仁宗脸上。宋仁宗没有去擦,放弃了任命的决定。

后宫,张贵妃也没闲着,不断地派小太监到朝堂上打听情况,“贵妃娘娘,御史包大人反对。”小太监回来说。她知道,这事儿多半要黄了,世人都知道包拯铁面无私,敢于直言,有宋代魏征之称,他反对,估计是阻力重重了。

“那个包拯真是个乡巴佬,说话还带唾沫星子,喷了皇上一脸。”小太监再回来时,义愤填膺地说,“也就是咱皇上仁义,不然早治他的罪了。”

听了这话,张贵妃知道,事情绝对没戏了。

下了朝,宋仁宗的脸上还带着包拯的唾沫,直到回到后宫,看到张贵妃,仁宗一边擦脸,一边抱怨张贵妃,“你就知道宣徽使,宣徽使,你不知道包拯是御史中丞吗?有他不敢弹劾的吗?”

因为已经提前得到消息,张贵妃早有心理准备,她主动迎上去,向仁宗道歉。一迎一道歉这两个的连续动作,让我们看到这个女人的可爱之处。她并没有像别的宠妃那样恃宠而娇,得不到的东西又哭又闹,而是以知错必改的态度,小心翼翼做回后宫女人的本分——不干政,不涉政。从此,张贵妃很久都没有再提给娘家人封官的事。

在这件事情上,宋仁宗有明显作秀痕迹。他完全可以在朝堂上把脸上的唾沫擦去,但他没有。他要留着给张贵妃看,他要用事实告诉张贵妃:不是我不答应你的要求,也不是我不把你放在心上,而是阻力实在太大,我也没办法。看,有口水为证!

一个皇帝,用苦肉计给他的女人看,足以说明他对这个女人用情之深。有人把宋仁宗和张贵妃的爱情比作宋代的《长恨歌》。与唐玄宗比起来,宋仁宗的爱情稍显平淡,却更接近生活。或者说,前一个爱情是曲高和寡,后一个是下里巴人,两者并没有高低之分,只是欣赏的人群不同而已。但有一点宋仁宗比唐玄宗高明得多,那就是把爱情与国事分开。

阅读更多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dushi_fang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