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德路的看竹亭

我站在海珠中路与大德路交界的十字路口。我来这里寻找张诩的故居,寻找一个叫西澳的地方。

西澳,这个名字散发着湿濡濡的海洋气息,听起来应该在雷州半岛,在阳江、珠海,在潮汕,在南海茫茫的风涛之间的,然而它却在广州繁华闹市的中心,在我现在站立的这个位置上,那些鳞次栉比的楼房,那些铺着花岗岩石的巷子,那些沥青马路,已经把它久久地掩埋了。还有什么比碧海扬尘更能震撼人心的呢?

唐宋时代,西澳是一个颇具规模的港口,每天都有无数外国商船在这里泊岸、离岸、卸货、装货。宋景德年间(1004-1007),经略使高绅在西澳建了一座桥,名为果桥。这里是六脉渠的总出口,果桥石栏月洞,巍峨雄丽,桥下可以行船。歌航酒舫,盛夫春秋。桥上还有一座共乐楼(又名粤楼、远华楼),楼高五丈,登楼四眺,面临巨海,下瞰南濠,气象雄伟。近处舟泊水隈,远处帆影片片,天高云淡,清风拂面,令人心胸豁然开阔。

省中医院一带是西澳故地

可惜号称“南洲冠冕”的共乐楼,在元代被毁。到如今,桥亦杳然,楼亦杳然。我转了半天,只找到一条叫“尚果里”的小巷。这也是一条年湮代远的古巷,以前叫上古里,因为这里有一座“上古桥”,按古书描述其位置,与果桥十分接近,是不是“上果桥”的谐音,我就没有考证过了。

马路上的车流隆隆而过,令我有点眩晕。我痴迷地,沉思地凝望着马路两旁的景色。一间间简陋的小五金店、粥粉面店和水果店。有几个男人懒散地坐在店铺门前聊天。打着呵欠。抽烟。吐痰。过往行人都是步履匆匆,看上去好像有很多事情要忙,脑子里塞满了各种重要问题要考虑,所以他们不会关心果桥在哪里,也不会在乎共乐楼的倒塌。一位老人佝着腰,在给自家门前的花草浇水。那么苍老,那么悠然。

大德市场

离十字路口不远的地方,是熙熙攘攘的大德市场。以前这里有一座护国仁王禅寺,据说建于唐代,但在明代已破败不堪,蓁莽荒秽了。广东提学魏校大毁广东寺庙时,把仁王寺改建为紫阳书院,但寺院的西圃仍然荒废着。明代大诗人张诩虽然中举人,赐进士,但对于庙堂生活,却毫无兴趣,辞官返乡后,看中了荒废的西圃,买下来建造园林,手种万竿修竹,名为“竹坞”,他在竹林里筑室而居,名为“看竹亭”,并立了一块“咏竹诗碑”。

张诩在竹林里过着与世无争的诗意生活。手不释卷,膝上琴横,一曲泣麟悲凤,天籁自鸣;吟咏春秋,诗中若有禅机。其实,这里离“饮食之盛,歌舞之多,过于秦淮数倍”的濠畔街,不过一箭之地,呼卢喝雉的声音,侧耳可闻。张诩为什么要选这样一个声色犬马、铜臭熏天的地方,营造他隐居的园林呢?大约就是白居易所说的“大隐住朝市”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