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往来 | 老乡们,会写字吗?

长沙简牍博物馆
2016-12-28
+关注

昨天的家书群发,大家纷纷表示非常感动,然而新的问题来了!

这个书信是“黑夫”和“惊”自己写的吗?家里的人能读的懂吗?

今天小编跟大家分享著名的历史学专家,毕业于美国夏威夷大学历史学博士,现任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历史语言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邢义田先生的讲座《老乡们,会写字吗?——对秦汉平民读写能力的再思考》。

邢义田教授

我们知道,近几十年来在中国,出土的简帛材料太多太多,而且都是地方官衙的材料,我们岳麓书院的岳麓简就是第一手材料,还有湖北、山东、居延边塞的简,数量非常的庞大,就带给很多人错觉,这些都是地方性的材料,是不是代表地方上有非常多的读书、识字的人,因为这些地方性的材料,关于地方的人口、赋税、司法等等各个方面,这些文书是谁写的?都是地方写的,根据我们的理解,都是当地的吏写的,所以必然在地方上、县、乡有识字的人,因为这些地方里,是来自于这个基层,这是一个对于我个人来讲,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课题。……近十年出土古代文字材料极多,这代表中国古代有较高的识字率吗?有人代书代笔吗?这是我们在做古代文献的时候,我时刻关心的问题,我们是不是能分辨出来,这些文书是他本人写的,还是吏写的,还是有人替,就好象我们今天的首长有个文件,他不见得是自己亲笔写的,往往是他底下的幕僚帮他写的,最后签个名,这是今天的现象;古代又是一个怎样的现象,这是时刻在我心底的一个问题。

展开剩余86%

《睡虎地秦墓出土书信》昨天读的那封

下面很快给大家看一下熟悉的,湖南龙山里耶秦牍、睡虎地秦墓出土书信,至少在县这一级,很少的地方是有读书、识字的,这是毫无疑问,但是我们要询问他们是有怎样的训练,让他们有读书识字的能力,大家可以看看上面的文字,在座有很多古文字专家、书法专家,大家可以看看这个书体、书法是生硬还是纯熟,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断,我的一个感觉,这已经是相当纯熟了,这个是不是一个叫黑夫(音)的士兵,我们通过书信的内容,知道他是一个普通的士兵,这个信有没有可能是他自己写的,或者是有人帮他写的?在古代有没有这种专门在帮人家写信的?我们要有证据,我刚刚的故事还没讲完,我父亲当时在地方连队里面,士兵都不会写字,他们要跟自己家乡的亲人联系怎么办?往往这些下层的军官是要帮士兵写信的,有家乡信来的时候,要帮他们读信,我有一个好朋友的母亲是一个知识女青年,她后来写了一篇回忆录,说当时在连队里、基层里,那些女知识青年除了要纳鞋底,还要给这些士兵写信,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解放军也是这样的,有好多写家信都要请人帮忙,我们就要问古代有没有这样的事情?你说这些人是代笔的?有没有人来干这个事?

《元致子方书》,出土于甘肃敦煌悬泉置遗址,目前发现字数最多、保存最完整的一件汉代私人信件实物

刚才是写在木牍上的书信,这是写在帛书上的书笔,好不好?其实也是写得蛮好的,非常有趣的,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明确的,这封书信的最后有一行字,我把这行字放大,大家可以看到这行字的书写,跟这个信的主体、书法完全不一样,最有趣的是在这上面,还有“自书”两个字,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暂且不管这封书信的内容,最后一行字,特别说“自书”,他说这是我自己写的,特别交代了,他委托这个收到信的人要买双鞋子、刻个印章,最后交代一个事情,你们千万不要忽略我对你们的请求,字迹写得挺好的,特别写了这是“自书”,给我们一个很强烈的暗示,前面那封信不是他自书的,有一个很明确的证据证明,这封信是有人代笔的。

习字简

我们接着来看看当时的简里面,联系书写的情况,跟我们小学时候联系书写的情况非常像,这是我们在居延里面找到练习书法的一些简,当时的士兵有机会在军队接受教育,在台湾的军队可以接受这些教育,我们看到这些士兵,真的跟现在的小学生一样,开始是一笔一笔不断的写、练习这些笔划,有的根本不成字,很清楚是在练习笔划,毛笔掌握得好了以后,就写苍颉作书。

大家知道汉朝的时候是一个怎样的社会,绝大多数的人口都集中在农村里,那时候99%的人都是农户,他们基本上是没有机会读书、识字的,反而是到军队当兵的时候,他们有了学习写字的机会,他们为什么要去学习读书、写字?因为军队里面要使用很多文书,如果他想在军队里面求发展的话,想要从一个普通士兵变成班长、排长,用今天的话来说,他基本上一定要学会读书、识字,军队就提供这样的机会,让他有机会去学习,所以我们就在边塞的遗址里面找到好多这样的材料,而这些习字存在的情况,不仅仅出现在边塞,还出现在长沙五一广场出土的简、走马楼简,可见这不是边塞的独特现象,即使是在内地,照样在官员里面,也有一些文书吏的接班人还在培训阶段,还在练习,古代是“以吏为师”,并不只是学习法律,而是最基本的、作为一个吏,你需要具备基本能力,基本能力最重要的一种就是会写字,懂得文书的格式,知道怎么去写一封文书,这种例子非常非常多。

甘肃兰州水泉子汉墓出土《苍颉篇》

甘肃兰州水泉子汉墓出土七字《苍颉篇》,这是几年以前发现的,这些都让我们知道,自书在传统中国社会、底层社会应该是曾经普遍存在的,也有一些急就奇觚这样的文字,还有治砖(音),我们从他的书里可以看出来,这些都不是身份太高的人写的,他们在砖还没有干的时候,就把它书写在上面,这是在河北砖上写的急就篇的字句,跟现在大家所看到的不完全一样,这个可以让我们看到徐盛的《说文序》里面所讲到的那样,在古代底层也有一些人是有教人读书、识字,这是绝对存在的,汉代学者王充,他的家里也不是很有钱,汉代有很多书库,但是又没钱买书,就在书库里把书背下来,然后回家,这个可以告诉我们,当时在地方上有书铺,而且有职业抄手来专门抄写的,专门用来贩卖,让你去书店买书,既然有人抄书,换句话说地方上绝对有人识字,我刚才问了一个问题,有没有人帮人代笔?在汉代有,叫做佣书,你写一个传也可以,写个书也可以,班超就干过这个事,我们可以知道在汉代有人在教你读书写字,如果你不会读书写字,的确有人帮你代笔,这是我讲的一些线索。

除了刚才看到的,在大英博物馆还看到很多觚,这是多面体,写完、写错了可以把它削掉,最后削得断掉了,还看到很小练习写字的削衣,当时练习写字有隶书,还有写篆书的字,除了学习写字以外,还有很重要的,学习九九乘法表。

现在发现的毛笔非常多,而且我们发现在边塞上,遗址里也发现了毛笔,我现在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在敦煌西湖发现的,一个是在书院发现的,什么人在使用这支笔?如果是在隧的遗址里出来,就不是官员写字,而是到隧这一级的隧长都会写字。这些最基层的隧长,具不具备写字的能力,是要经过严格考核的,这个记录是进行查备的,……在汉代的地方基层,尤其是在最底层的隧这个层,这些人员是有机会学习,而且他们经过学习以后,还经过考核,还会取得资格,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信息。

这个让我得到一个印象,即使是一般农村的农人,不见得有学习的机会,但是汉代的成年男子,等到负笈以后,具备当兵的资格以后,需要到边塞上去戍守一年,都是他们学习的机会,我觉得这个在汉代非常重要,除了地方学校以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学习管道,学习的内容,一个是九九、基本的数学,第二个就是读书、识字,第三个是学习国家的法律,因为我们在汉代的边塞上,看到好多好多的考核用语里面,是说能书会记、字关颇字利率(音),一般的农人根本不知道国家法律是什么?因为到军队里面,学会了基本算术、读书识字,也知道了一些基本的国家法律,他退伍还乡之后,很有可能就像现在在这里的转业军人,离开了军队以后,回到地方上,进入地方政府的不同单位,担任一些基层的工作,我在猜想汉代也有非常类似的情况,他们在地方上,不是那种阅读过经典的知识分子,而是底层的知识分子,其实也是基层的领袖人物、基层的领导人,这是说的最基本的苍颉、急久,最基础的文书、写字的能力。

我最近在肩水尽关简里面发现了大量的古籍,也许大家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什么?这是哪一部经典的残迹?《论语》,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在古代、汉代的边塞上,论语曾经到了这里,有人有这样的典籍,有人在阅读,我们可以从这些典籍的存在,可以反映当时边塞人员的素质,并不仅仅止于会读书写字,这一句跟我们今天看到的典籍,有一部分不一样,但是有一部分是一样的,先之以博爱而民莫道(音),前面有些一样,这可能是《孝经》的某一个,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在座的朱院长做经学,应该对经学就有用了,当时是哪一家的经说或者是传、记之类的。

在地方上,除了在文字上传达信息以外,听跟书也很重要,在《汉书贾山传》里面写到“臣闻山东吏布诏令,民虽老赢窿疾”,我们过去听到什么诏令的话,要在门庭、市里悬挂,让众人皆知,如果他不识字,你挂在那里做什么?后来才知道,除了悬挂在那里很重要,还要宣读出来,大家去听,这个让我深刻的觉悟到,为什么古代的官制里面,是规定地方令一定要用地方当地的人,大概只有到县这一级,县太爷是由国家任命,地方令一定是当地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你要跟地方民众沟通,不一定是用文字,就是语言,只有当地人能听得懂方言,这也使得我了解,为什么杨雄写了一本书,叫《方言》,搜集天下各地不同的方言,因为在中央做官,他也需要了解各地的语言,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材料。

我再举最后一个材料,汉书朱博传,在他刺史管辖的范围之内,“吏民数百人遮道自言,官寺尽满”,老百姓不满意,上方的刺史来了,大家知道刺史是有监督的,是了解地方政行的,“从事白,请且留此县,列见诸自言者,事毕乃发”,你在这里呆着,还要去接见这些申冤者,还要记录下来,然后再去别的地方巡视,因此我们也可以知道,老百姓申冤不一定是写状子,而是自言,你自己说,地方的官员听到你申冤以后,他帮你记录下来,所以古代的官府,真正办公的地方有一个名词,在汉代叫听室,孔老夫子说“听诵,吾忧人也,必也无讼”,如果古代有什么诉讼是用听的,你用说的,你说我听,这个恐怕是一个非常常用的方式,你不一定需要写字,我们过去都有一个错觉,今天大家都有机会受教育,就会认为在古代也是这样,非要学会写字不可,可是在古代社会是不是如此,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值得反省的,是值得我们再思考的,不见得,在古代的农村社会里面,会听会说,基本上就可以跟大家沟通,真的需要写状子的时候,真的需要写信的时候,找个人代笔就行了,他不一定要自己去学,所以我们往往不能从今天的思维,去思考古代的现象,这个恐怕要回到那个时代,设身处地在那个时代背景里面去想象,那个时候可能存在的情况。

节选自邢义田先生讲座《老乡们,会写字吗?——对秦汉平民读写能力的再思考》

点击阅读原文看完整讲座。

微信:jdmuseum

微博:长沙简牍博物馆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