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往来 | 老乡们,会写字吗?

昨天的家书群发,大家纷纷表示非常感动,然而新的问题来了!

这个书信是“黑夫”和“惊”自己写的吗?家里的人能读的懂吗?

今天小编跟大家分享著名的历史学专家,毕业于美国夏威夷大学历史学博士,现任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历史语言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邢义田先生的讲座《老乡们,会写字吗?——对秦汉平民读写能力的再思考》。

邢义田教授

我们知道,近几十年来在中国,出土的简帛材料太多太多,而且都是地方官衙的材料,我们岳麓书院的岳麓简就是第一手材料,还有湖北、山东、居延边塞的简,数量非常的庞大,就带给很多人错觉,这些都是地方性的材料,是不是代表地方上有非常多的读书、识字的人,因为这些地方性的材料,关于地方的人口、赋税、司法等等各个方面,这些文书是谁写的?都是地方写的,根据我们的理解,都是当地的吏写的,所以必然在地方上、县、乡有识字的人,因为这些地方里,是来自于这个基层,这是一个对于我个人来讲,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课题。……近十年出土古代文字材料极多,这代表中国古代有较高的识字率吗?有人代书代笔吗?这是我们在做古代文献的时候,我时刻关心的问题,我们是不是能分辨出来,这些文书是他本人写的,还是吏写的,还是有人替,就好象我们今天的首长有个文件,他不见得是自己亲笔写的,往往是他底下的幕僚帮他写的,最后签个名,这是今天的现象;古代又是一个怎样的现象,这是时刻在我心底的一个问题。

《睡虎地秦墓出土书信》昨天读的那封

下面很快给大家看一下熟悉的,湖南龙山里耶秦牍、睡虎地秦墓出土书信,至少在县这一级,很少的地方是有读书、识字的,这是毫无疑问,但是我们要询问他们是有怎样的训练,让他们有读书识字的能力,大家可以看看上面的文字,在座有很多古文字专家、书法专家,大家可以看看这个书体、书法是生硬还是纯熟,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断,我的一个感觉,这已经是相当纯熟了,这个是不是一个叫黑夫(音)的士兵,我们通过书信的内容,知道他是一个普通的士兵,这个信有没有可能是他自己写的,或者是有人帮他写的?在古代有没有这种专门在帮人家写信的?我们要有证据,我刚刚的故事还没讲完,我父亲当时在地方连队里面,士兵都不会写字,他们要跟自己家乡的亲人联系怎么办?往往这些下层的军官是要帮士兵写信的,有家乡信来的时候,要帮他们读信,我有一个好朋友的母亲是一个知识女青年,她后来写了一篇回忆录,说当时在连队里、基层里,那些女知识青年除了要纳鞋底,还要给这些士兵写信,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解放军也是这样的,有好多写家信都要请人帮忙,我们就要问古代有没有这样的事情?你说这些人是代笔的?有没有人来干这个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