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秦法家体制下的权力僵尸

秦悦
2016-12-28
+关注

(微信公众号:革鼎法律研习社,id:gdfl2016)

秦国任用商鞅变法,商鞅为秦王量身打造一套秦法体制,秦法体制下只有秦王能够开动这台机器,要想获取更好的发展,必须彻底依附秦王,这造成秦国出现一批为了权力而权力的投机分子,不管什么手段满足或糊弄好最高权力,只要能够获取权力,就不考虑任何后果。这批人恰如僵尸,只是僵尸害人,他们吞噬的是权力,而且是不计任何后果的吞噬权力,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权力僵尸。

秦帝国的旧问题就是秦法体制下造就的一批权力僵尸。为了一窥权力僵尸的危害,就选取其中的“佼佼者”浑身充满暗黑气质的法学家赵高为样本进行分析。从赵高的成长和蜕变经历中,或许可以窥视到秦国衰败的内部原因。

赵高家族,作为秦国宗室的远房宗亲,到赵高父亲这一辈已经没落,赵高的父亲成为秦国基层的文法小吏。赵高似乎并没有享受到远房宗亲的恩泽,不仅没有享受到恩泽,赵高的母亲还因为犯罪,受到了严酷的刑事处罚,落下终身残疾,在“隐宫”劳动。

展开剩余86%

赵高的父亲作为秦国的文法小吏,按照今天的说法算是法官,赵高的母亲受过肉刑,按照今天的说法属于刑满释放人员。法官和罪犯的结合,历史总是将细节隐藏,赵高父亲和母亲走到一起,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得而知。

现在孩子从小就有玩具,可以上早教班,和好多的小朋友愉快的玩耍。赵高出生在隐宫,那里没有玩具,更没有快乐的小朋友,有的只是身边愁眉苦脸的刑满释放人员,有的只是父亲放在家里读不完的律令。

可以想象以下,明月当空的夜晚,月亮在那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刑满释放人员的叹息声,赵高童鞋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父亲讲那枯燥的秦国律令,听母亲讲那过去故事,不时传来一阵叹息声,时不时还露出对秦国体制的一丝怨气,没有一丝盎然春意。

这些东西说实话,不会让人产生多少生活情趣,更不会让人舍身去维护这个体制,反而容易将人塑造成权力僵尸。不管赵高童鞋多么热爱法律,潜意识对秦国体制中这种分析法学的风气应该说还真没有多少好感。

赵高童鞋平时听到的是法家事理,工作中干的是文法事务,日复一日,在实践中历练成才。勤奋的赵高童鞋,在家庭环境的熏陶下,成长为一名精通法律的专才,成为一名“内官之厮役”。秦国自商鞅变法后,限制世官制,进入仕途,封侯拜相,主要依靠军功和辟田,其他途径很难进入仕途。

赵高童鞋得益于秦国的法家体制,秦国素有以法为教和以吏为师的传统,需要选拔精通文法的吏处理事务。赵高童鞋不仅精通法律,还特别擅长考试,在统试中以第一名除为尚书卒史入宫任职,成了有身份证的人。

少时,为郡小吏,见吏舍厕中鼠食不絜,近人犬,数惊恐之。斯入仓,观仓中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於是李斯乃叹曰:“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

——《史记·李斯列传》

李斯童鞋在上蔡做小吏的时候,看到厕所中的老鼠和粮仓中的老鼠,遂开窍,于是辞去小吏,师从荀子学习帝王术,对权术逐步有所领悟,遂登上人生巅峰。

如果说李斯童鞋跟随名家学习进而形成一套完整的皇权理论的话,赵高童鞋完全属于自学成才,17岁后就开始到基层法庭当实习生,打小每天面对的都是人性之恶,在实践的过程中,总结出了一套玩弄权术和拨弄人性的办案手段。

在秦国法家奶水喂养下的赵高,他这种天生的气质,加上深刻的实践经验,使得老刀笔赵高能够在后来的对决中,轻易的PK掉李斯。自学也有缺点,没有名家指点,容易导致知识体系不完备,学习路径错误,最后容易走火入魔。

秦王闻高强力,通于狱法,举以为中车府令。高既私事公子胡亥,喻之决狱。

——《史记·蒙恬列传》

赵高同学进入秦宫后,由于先天的历练,别人搞不定的赵刀笔能搞定,别的刀笔解决不了的法律问题,赵刀笔能够信手拈来。慢慢的找刀笔就声明远播,传到了秦始皇的耳朵了。秦始皇让赵刀笔做了中车府令,法学家赵高还当了胡亥的老师,教胡亥办案之术,俨然成了一颗政治新星。

赵高童鞋办事严谨,处处为领导着想,搞得领导还真离不开他了,让赵刀笔担任起了玉玺办公室主任。赵刀笔也许是大意,犯了大罪,“秦王令蒙毅法治之”,“毅不敢阿法,当高罪死,除其宦籍”。素来崇尚法家的大佬嬴政,觉得马仔高的工作做得太周到了,赦免了赵高,“复其官爵”,不过却苦了秉公执法的马仔蒙毅。

究竟赵高犯了什么罪,史书没有记载,我们也无从知晓。大老嬴政认为赵高“敦于事也”,将赵高从死神手中拉出来,由此看来赵刀笔犯得应该是应该不是政治上的错误,可能是礼节性的或者文书方面的技术性错误。大佬嬴政作为马仔高在政坛的领路人,兼救命恩人,自然更加信任马仔高,马仔高对于大佬嬴政更是死心塌地的服侍,法学家赵高重新归位。

继续陪伴在秦始皇的左右,赵高增长不仅是年龄,更有野心和愤恨。赵高看到了秦始皇可以超越国家法度,恣意妄为,自己的母亲就因为犯了小罪就被处以严苛刑罚,他对秦始皇的反感可想而知。也许之前赵刀笔对秦国法制还有一丝尊重,现在他彻底沦为一个毫无任何理想的权术主义者,法学家赵高蜕变成了一个追逐权力的权力僵尸。

李斯已死,二世拜赵高为中丞相,事无大小辄决於高。高自知权重,乃献鹿,谓之马。二世问左右:“此乃鹿也?”左右皆曰“马也”。二世惊,自以为惑,乃召太卜,令卦之,太卜曰:“陛下春秋郊祀,奉宗庙鬼神,斋戒不明,故至于此。可依盛德而明斋戒。”於是乃入上林斋戒。日游弋猎,有行人入上林中,二世自射杀之。赵高教其女婿咸阳令阎乐劾不知何人贼杀人移上林。高乃谏二世曰:“天子无故贼杀不辜人,此上帝之禁也,鬼神不享,天且降殃,当远避宫以禳之。”二世乃出居望夷之宫。

——《史记·李斯列传》

秦始皇驾崩与沙丘,拥立胡亥为帝,如果胡亥能够有秦始皇的法家权术,能够驾驭群臣,赵高自然也就没有别的想法。偏偏胡亥是赵高的学生,对于胡亥究竟几斤几两赵老师清楚的很,所以赵高拥立胡亥,也许只是一个过渡。权力僵尸将目标瞄准了帝位,赵高运用自己的刀笔手段,腰斩李斯。然后指鹿为马,一石两鸟,驯服群臣,将秦二世放进自己的圈套里,让秦二世出居望夷之宫,以便控制,为称帝做准备。

留三日,赵高诈诏卫士,令士皆素服持兵内乡,入告二世曰:“山东群盗兵大至!”二世上观而见之,恐惧,高既因劫令自杀。引玺而佩之,左右百官莫从;上殿,殿欲坏者三。高自知天弗与,群臣弗许,乃召始皇弟,授之玺。

——《史记·李斯列传》

胡亥在望夷宫居住第三天,赵高就玩弄手段,逼死秦二世。秦二世后,赵高并没有立新的太子,而是将传国玉玺戴在了自己身上,想自己称帝。这就是权力僵尸的目光短浅,只知道权力可以搞定一切,压根就不去探究权力的运作机理。为了权力而权力,连个禅让制的仪式也不搞,起码弄个石人啥的,也不弄,结果逼死秦二世,仓促登位,不被群臣承认,无奈之下,另立他人。

权力僵尸以为逼死皇帝,以为指鹿为马让群臣闭嘴,拿到玉玺就可以称帝,群臣就会三拜九叩,结果才明白,你赵高做权臣可以利用皇帝的权威,逼死群臣,你要造反,群臣就有借口诛杀你了。更不凑巧的是还发生了轻微地震,导致大殿震了三下,搞得本来就心虚的赵高还以为是天谴,群臣的反对,加上天谴,让赵高明白之前的指鹿为马只不过虚假繁荣,无奈之下乃召始皇弟,授之玺。

经过赵高这一番折腾,新任的帝王那个还信任他,结果夷其三族。

秦帝国一流的法学家,终其一生都用它那狭窄的思维分析世界和解决问题,无怪乎李斯评价他“无识於理,贪欲无厌,求利不止”,只要皇帝看不到的问题就不是问题,皇帝威胁到我的生命,我就杀了他,大不了我做皇帝,完全就是局部思维,连政客都不如。秦帝国一个优秀的法律专家,除了夺权之外,却没有基本的政治观念,成了权力僵尸。

秦始皇一统天下时,秦帝国尚有不少权力僵尸,吞噬着秦帝国的上层。

4-职业能力梳理/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