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非正常事件

手机搜狐

SOHU.COM

独家|何怀宏:语言凶猛 行为胆小

编者按:我愿意接着引录柏克随后的一段话:欧洲的光荣是永远消失了。我们永远、永远再也看不到那种对上级和对女性的慷慨的效忠、那种骄傲的驯服、那种庄严的服从、那种衷心的部曲关系——它们哪怕是在卑顺之中,也活生生地保持着一种崇高的自由精神。那种买不到的生命的优美、那种不计代价的保卫国家、那种对英雄的情操和英雄实业的培育,都已经消逝了!那种对原则的敏感、那种对荣誉的纯洁感——它感到任何一种玷污都是一种创伤,它激励着人们的英勇却平息了残暴;它把它所触及的一切东西都高贵化了,而且邪恶本身在它之下也由于失去了其全部的粗暴而失去了其自身的一半罪过——这一切都成为过去了。——何怀宏《比天空更广阔的》

三月份给何老师写邮件,当时何老师回复说自己的心境有些悲凉,“有些东西现在都不愿意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可能会对众人构成一种伤害。但是如果怀念起那些伟大的时代,人类曾经创造过那样的精神奇迹、艺术奇迹,还是会觉得有一些莫名的惆怅或者忧伤。”

除了坚守底线伦理,“首先还是要追求一种比较稳定的可预期的社会,不至于陷入恐慌恐惧之中,这些都要求有一种底线伦理。没有底线伦理,社会会崩溃的。”何怀宏这两句看似矛盾的话,对个人在这个有些平庸的时代里生存或许会有些益处:“与其持久的悲观,不如适当生活在表层,不去深想”。“我希望精神之火能够燃烧得长久一些,希望使自己的心灵燃烧的人也更忍耐一些,更坚韧一些,因为这个物欲的时代还会持续很久。”

以下是搜狐文化专访何怀宏的全文:

嘉宾介绍:

何怀宏,1954年生于江西,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伦理学、人生哲学、社会史等领域的研究。主要著作有《契约伦理与社会正义》、《良心论》、《底线伦理》、《道德·上帝与人》、《独立知识分子》、《中国的忧伤》、《比天空更广阔的》等;译著有《伦理学概论》、《道德箴言录》、《沉思录》、《正义论》(合译)、《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合译)等。

何怀宏

个人命运具有偶然性,但社会不是无常性

搜狐文化:今年发生了很多事件,像江绪林的自杀,贾敬龙事件,聂树斌事件等,对他们来讲,似乎命运是很无常的?

何怀宏:命运有偶然性。偶然性指有些事件或者以形式,或者以那样的形式发生,从某种悲剧性来说,生命带有某种偶然性,某些悲剧降落在谁的身上都是具有偶然性的。如果从最终目的来看,两端确实都处在一个不可知的状态,甚至存在主义者可以说世界是偶然的,存在是荒谬的。而无常是一个带有本体的概念,有时候个人也会感觉到世界无常。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