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国历史上最幸运的“汉奸”|文史宴

文/岳光寒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讲究华夷之辨的国家。含有强烈贬义的成语“人面兽心”就来源于《史记·匈奴传》,用来形容这个北方少数民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历来是深入人心的华夷观念,难以改变。所以,中国历史上一旦出现与敌对民族合作的人,即使并不做残害本民族的事,也会被众口唾弃;如果还要助纣为虐,则国人对其人的愤恨就可想而知了。近代民族主义兴起以后就更是如此。

西汉李陵以劣势兵力苦战匈奴不敌,被擒之后投降,马上享受了叛徒待遇,被夷三族。司马迁为其说了两句公道话,居然也被牵连,惨遭……(此处省略2字)……于是伟大的史记诞生了!其实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力战被擒而投降并不算对不起国家,但国人的舆论仍然不会容忍这样的事。

而民国时期的“特号汉奸”兼“民族英雄”张自忠的悲剧更是如此。先是奉命忍辱负重与日本人斡旋被指为“汉奸”,之后又以身殉国成为“民族英雄”,毁誉之间可见不但世事弄人,人亦弄世事。

民族主义情绪在全球化的大潮下虽然已经开始减弱,但还是无法很快抹灭。前几年伦敦奥运,马来西亚歌手梁静茹为马来西亚羽毛球选手不敌中国选手而惋惜,还有不明真相的网友质问梁静茹是不是中国人,令人哭笑不得,也可见某些狭隘民族主义观念从未走远。

历来被定性为“汉奸”或类似称谓的人在史书上和舆论里都很难翻案,除非像张自忠这样一死以证清白。那么盛产“汉奸”的中国历史上有没有逃过大家口水的“汉奸”呢?

答案是有,今天要说的就是这样一个幸运的“汉奸”,不但没有被当作“汉奸”对待,还在两国都享受功臣待遇。

中国历史的一个主题就是中原汉人政权与北方和西方异族政权的敌对与战争,征服与被征服。这些民族主要包括匈奴、羯、氐、羌、鲜卑、突厥、沙陀、吐谷浑、吐蕃、契丹、党项、女真(满)、蒙古等。今天故事的主人公生活在北宋前期,正是汉人建立的北宋政权与契丹人建立的辽政权(有时也称“契丹”)长期对峙与征战的时期,与耳熟能详的杨家将的故事处于同一时期。

顺带提一下,杨家将在演义小说里有个桥段就是老令公杨业兵败之后一头撞死在李陵碑上,以示不学李陵,绝不投降。然而在历史上,杨业却是中箭受伤被擒,并且在被擒后的表现也并非像革命烈士一样威武不屈,在《宋史》中说是“不食三日而死”,而《辽史》中还记载他对辽将口称“死罪”,似乎有一丝屈服之意。到底是绝食而死还是因为伤重无法进食而死似乎难以考证了。不过无论怎样,笔者都觉得杨业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已经战至最后一丝气力,无愧于国家,可以称为英雄,不一定非要像张巡、南霁云以及如今影视作品里的革命烈士一样大骂敌酋而死才算英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