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论周郎与酒及人生之关系

许蚕历史随笔
2016-12-25
+关注

古筝《周郎顾》

话说前几日有几个小年轻来访,说是最近有些事让他们颇为困扰,提出要和我谈谈人生。我不听“人生”这两个字已经很久,乍闻之下,不由得愣了一愣。

老实说,像我这种男人,向来只对如何生人感兴趣,对人生如何早已失去谈兴。而且我也不当老师,传道解惑之类并非我的职业,更非我的专长。我疑心他们是要来寻我的笑话,正待反唇相讥,但看在他们当中有个漂亮姑娘的份上,话到嘴边立马改口,十分愉悦地答应了这个颇为头疼的要求。

当下搜肠刮肚,努力回忆那些善谈人生的大师的名言。首先当然少不了孔子,虽然近来国学热已经大不如以前,但时不时的来上一句“子曾经曰过”还是有必要的,显得传统之道正在我心,至于老子以及前段时间又开始翻红的王阳明,当然也要提上一提。国外的要谈谈柏拉图,培根和蒙田也可以说一说,至于尼采之流,口气大过脚气,却连个姑娘都混不上,算不得好榜样,那就不提也罢。

当然现在大家都在讲什么信仰,所以耶稣和释迦牟尼也可以有。近几年一直很红火的藏传佛教,自是不可或缺,不过现在坊间流传的那些仁波切,我觉得水平都太低,至少也得从莲花生和宗喀巴谈起才够档次……

展开剩余84%

你看看,我这些谈资准备得已经很充分,足以体现出我的博学,忽悠这些刚出校门的年轻人估计够用了,假如我再添加点幽默调调味,搞不好还能给那位姑娘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呢。

我暗自得意,自忖这场人生谈得应该可以很顺畅了,孰知才扯了不到三分钟,我就惊讶地发觉他们所关注的人生,原来可以简化成两个词:地位和财富,也就是权和钱。非常不幸,这两者我都没有,那么这场谈话该如何继续呢?

——总而言之,这是一次失败的聊天,我说得意兴索然,他们听得挤眉弄眼。

不过,说到权和钱,我早年也是有机会拥有的,假如不是周瑜——对,就是三国娶了超级女神小乔的那个周郎——我现在说不准也是高官得做、骏马得骑、沙发垫里赛钞票的社会上层人士了,只可惜造化弄人,一场好局愣是让他给搅了。

说到周瑜,我和他还是颇有渊源的,他多少算是我的老乡。当年我到西安混饭,身为一个异乡人,免不了要时常被人问起乡关何处。但我的家乡没啥名气,假如我回答“安徽舒城”,总有人会摆出一脸疑惑的表情。我见状赶紧补上一句,离合肥很近,50多公里吧。他们哦了一声,依然一副丈二和尚的天真模样。

后来我学乖了,觉得名人效应也许能解决问题,于是有人再问时,我一律回答:“安徽舒城,跟三国周瑜是老乡。”效果果然来了,他们“哇”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我估计他们还是不知道舒城是啥地方,他们假装明白只是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居然连周瑜这么个大名人的籍贯都不知道。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但事实上周瑜的籍贯一直都是有争议的,《三国志》上说“周瑜字公瑾,庐江舒人也”,这里面有两个地名:“庐江”和“舒”。舒,即现在的舒城,在东汉时隶属庐江郡,但现在却和庐江是平级,都是一个县。

就像南阳和襄阳曾为了诸葛亮的户籍问题打过很多年口水仗一样,庐江和舒城也曾为了周瑜的归属起过不小的争执,只不过两个县扯皮扯得比较早,那时候网络媒体还没出生,而周瑜在历史上的声名又比诸葛亮稍弱一点,引起的关注就没那么大。

没吸引多少眼球的另一个原因是在这场争执中,庐江很快就占了上风,1989年春,安徽省文物局组织了一帮子专家论证并确认了周瑜的墓地在庐江县城关镇,周瑜的户籍也被落实到庐江县西南某个地方。但很多舒城人对这个结论很不以为然,你到街头巷尾找几个舒城土著扯几句闲话,一聊到这个话题,就会有人撇着嘴告诉你,那几年当安徽省长的卢荣景是庐江人呢,那些专家把周瑜划给庐江就是为了拍卢省长的马屁呢!

基于这种认识,舒人把历史记载中位于干汊河镇的周瑜城遗址加以开发,又酿造了以周瑜二字命名的酒,经济社会嘛,好不容易有个名人可资利用,不能让他就这么被人抢跑了。

我读《三国演义》,觉得被罗贯中整得最惨的,就是周瑜了。曹操虽然被刻画成了“白脸”,但自始至终都是个狠角色,一副枭雄模样,标准的霸道总裁。而周瑜呢,却变成了一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双黄蛋——笨蛋加倒霉蛋——让人看着就替他着急。

但稍懂一点三国史的人都知道,身为盖世枭雄的曹操,一生所吃的最大败仗,就是败给了周瑜,在赤壁之战中,他和周瑜分属敌对双方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孙权在幕后,刘备是帮手,诸葛亮是参谋。赤壁战场上,周瑜才是曹操硬扛硬的对手,所以杜牧才会写:“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苏轼才会写:“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墙橹灰飞烟灭。”都承认曹操是被周瑜打败的。

没有周瑜,刘备集团将会被曹操消灭,孙吴集团也极有可能会被他顺势荡平,三国鼎立的局面将不复存在,曹操就此建立一个大一统的魏朝,此后的历史走向将完全不同,可以说:周瑜是中国历史进程中一个关键节点上的决定性人物。

这样的一个人物,当然不可能是小说中那种窝窝囊囊的形象。《三国志》上的周瑜“性度恢廓”、“胆略兼人”、“雅量高致”,哪有一点心胸狭隘、嫉贤妒能的影子,只可惜小说和戏剧的力量太过于强大,在大众的眼中,周瑜的形象已经定格,是没办法更改了。

三国诸雄中,有很多都是闻名遐尔的文艺家,比如说曹操是大诗人,诸葛亮则可称得上是散文大家,就连刘备,也有几句“勿以善小而不为”之类的心灵鸡汤流传于世。

电影《赤壁》,林志玲饰演小乔

周瑜的艺术才华则表现在音乐上,流传至今的“曲有误,周郎顾”便是明证。他善音到这个程度,已经算得上是音乐家了吧,不知他有没有创作过音乐作品。我估计是有的,盖因一个人才蕴于心,总会喷发,周瑜琴酣之际,随手谱几首新曲,自是正常。可惜音乐不似文字那般易于流传,当时又没有录音设备,周瑜位高名显,大约也不会刻意去彰显自己这方面的才华,只留下这么个风流蕴籍的故事供人们遐想,并从中窥见他的绝世风采。

周瑜几乎得到了一个男人所能够得到的一切,他英俊风流,年少成名,位高权重,才华横溢;既有美人如玉,又有长剑如虹;会打仗,有粉丝,会弹琴,又有粉丝,粉丝中既有当时故意弹错琴等他回眸一顾的漂亮姑娘,又有后世如苏东坡、范成大这样的高人雅士……

但——转折词来了——他早早地就病死了,只活了36岁。

说到周瑜的岁数,就回到我这篇文章的主题了。且说我当年在老家丝绸厂上班,有一次突发奇想做了个策划,要以周瑜和小乔夫妻之名设计出一种喜酒,一名周郎曲酒,“曲”既应了“曲有误,周郎顾”的典故,又本来就是中国酒的种类,度数高一点,主要供男人喝;一名小乔水酒,“水”一则取“女人如水”的意境,二则也是酒之一类,度数低一点,主要供女人喝。酒瓶设计上,前者高大后者纤细,两种合为一个礼盒包装,往酒桌上一摆,郎才女貌都有了。

我把这个创意告诉了我们厂当时的王厂长,他一听拍了拍大腿,觉得很可行,后来还兴致勃勃地跟龙舒酒厂的程厂长商量了一次,但——天爷,这个转折词又来了——商量的结果是这个创意不可行,为什么呢?因为“可怜周郎竟短命”,他那么早就死了,在酒桌上摆这种酒不是诅咒人家新人不能百年好合嘛。

你看,周瑜要是多活个二十年,我的策划就能顺利地得以实施,就可以调到酒厂当个管产品研发的副厂长,过个几年就是厂长,要知道,那时的厂长可是国家干部,科级呢,大得吓死人,跟国家主席只隔着三级!

当上科级,县级还会远吗?混到县级,省级马上在望!省级之后,不就是……哎哟娘哎,简直不敢想了!

只可惜周瑜早死,我的政治前途就这么没了,完美人生就此变得遥不可及。他对我的影响可谓既深且远,他不但没能让我当上官发上财,遗祸所及,也闹得我现在当不上青年导师,尤其是美女青年的导师,每每念及,皆不免顿生唏嘘。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