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神探狄仁杰

手机搜狐

SOHU.COM

论周郎与酒及人生之关系

古筝《周郎顾》

话说前几日有几个小年轻来访,说是最近有些事让他们颇为困扰,提出要和我谈谈人生。我不听“人生”这两个字已经很久,乍闻之下,不由得愣了一愣。

老实说,像我这种男人,向来只对如何生人感兴趣,对人生如何早已失去谈兴。而且我也不当老师,传道解惑之类并非我的职业,更非我的专长。我疑心他们是要来寻我的笑话,正待反唇相讥,但看在他们当中有个漂亮姑娘的份上,话到嘴边立马改口,十分愉悦地答应了这个颇为头疼的要求。

当下搜肠刮肚,努力回忆那些善谈人生的大师的名言。首先当然少不了孔子,虽然近来国学热已经大不如以前,但时不时的来上一句“子曾经曰过”还是有必要的,显得传统之道正在我心,至于老子以及前段时间又开始翻红的王阳明,当然也要提上一提。国外的要谈谈柏拉图,培根和蒙田也可以说一说,至于尼采之流,口气大过脚气,却连个姑娘都混不上,算不得好榜样,那就不提也罢。

当然现在大家都在讲什么信仰,所以耶稣和释迦牟尼也可以有。近几年一直很红火的藏传佛教,自是不可或缺,不过现在坊间流传的那些仁波切,我觉得水平都太低,至少也得从莲花生和宗喀巴谈起才够档次……

你看看,我这些谈资准备得已经很充分,足以体现出我的博学,忽悠这些刚出校门的年轻人估计够用了,假如我再添加点幽默调调味,搞不好还能给那位姑娘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呢。

我暗自得意,自忖这场人生谈得应该可以很顺畅了,孰知才扯了不到三分钟,我就惊讶地发觉他们所关注的人生,原来可以简化成两个词:地位和财富,也就是权和钱。非常不幸,这两者我都没有,那么这场谈话该如何继续呢?

——总而言之,这是一次失败的聊天,我说得意兴索然,他们听得挤眉弄眼。

不过,说到权和钱,我早年也是有机会拥有的,假如不是周瑜——对,就是三国娶了超级女神小乔的那个周郎——我现在说不准也是高官得做、骏马得骑、沙发垫里赛钞票的社会上层人士了,只可惜造化弄人,一场好局愣是让他给搅了。

说到周瑜,我和他还是颇有渊源的,他多少算是我的老乡。当年我到西安混饭,身为一个异乡人,免不了要时常被人问起乡关何处。但我的家乡没啥名气,假如我回答“安徽舒城”,总有人会摆出一脸疑惑的表情。我见状赶紧补上一句,离合肥很近,50多公里吧。他们哦了一声,依然一副丈二和尚的天真模样。

后来我学乖了,觉得名人效应也许能解决问题,于是有人再问时,我一律回答:“安徽舒城,跟三国周瑜是老乡。”效果果然来了,他们“哇”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我估计他们还是不知道舒城是啥地方,他们假装明白只是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居然连周瑜这么个大名人的籍贯都不知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