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最害怕没有七情六欲的极权主义者

最害怕没有七情六欲的极权主义者

相对于贪官,我更害怕没有七情六欲的极权主义者。

由人的贪欲所带来的政治腐败会对社会带来很大的伤害,会造成社会不公和大大降低社会运行的效率,特别当腐败是由于制度设计所带来的“系统性”腐败,而非良好制度下出现的“偶然性”腐败时,对社会的损害会更大。

然而,再严重的腐败对社会的伤害,相对于极权主义对人性的压抑与灭绝而带来的灾难都远为逊色。如果说腐败是放任欲念,那么极权主义则是要消灭欲念。

显然这两种状态都不是正常的人性展现。人天经地义具有七情六欲,这是人正常的生理与心理需求。人类社会的最高准则是将个人的欲望满足纳入到增进社会的总体福利,也就是更好地利用个人的自利来获得更多的社会利益,使得个人与社会的利益一致最大化。这也就是斯密所揭示和倡导的自由市场运行原则。要实现个人与社会的利益一致最大化,我们就需要激发和利用个人对私利的正当追求,同时禁止对私欲的追求而损害到他人的利益,而不是限制与禁绝人们对私欲的追求。一个良好的制度是能够实现个人利益在大多数情况下,在通常的情况下与社会利益保持一致,只是在个别和特殊的情况下个人利益才与社会整体的利益相冲突。只有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才应当牺牲个人利益以获得社会牟整体利益。

放任欲念,损害他人利益的腐败现象和压制欲念的极权主义都不是我们所想要的。当腐败盛行,一些人居然认为改革开放前更好。他们有了新伤,不去好好想办法治伤,却忘了旧伤的疼痛,想要回到造成旧伤的状态。虽然我以为中国要回到前30年状态的可能性非常小,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这不免让我有些害怕。

我以为,没有什么比极端的极权主义者更令人害怕的东西了。极端极权主义者没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欲,只有对权力的极度渴望,只有主宰他人命运的极度渴望。极端极权主义者最迷惑人的一点是他将正常人所具有的七情六欲绝大部分甚至全部转化为对权力的渴求,他们大多能安于艰苦朴素,并以此将自己标榜为道德高尚者,从而获得民众的敬佩和服从,获得主宰民众命运的权力。极端极权主义者惯于将自己任意主宰民众命运的行为说成是“为人民服务”,说成是为了民众的利益,说成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他们将民众看成是道德低下者,认为民众没有能力做出正确的判断和正确的行为,需要由他们为民众做出判断,指导和规范民众的行为。极端极权主义者声称他们是为国家为大家作想,但实际上他们所有的行为都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支配他人、支配整个国家的权欲。极端极权主义者在拥有绝对的权力和任意主宰民众的号令中体会到无比的快感,这便是他们放弃或没有正常欲念而所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