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他们是天子,更是历史的奴隶

(更多消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革鼎法律研习社,id:gdfl2016)

秦王嬴政统一中国,认为自己“德兼三皇、功盖五帝”,故用“皇帝”一词作为自己称号。

至此,始有皇帝——绝对权力。

雷霆雨露,莫非天恩,帝王的地位处于绝对的状态,手握乾坤,聚天下资材,享天下美色,拥有改变历史走势的能力。

可是,这个家并不好当,当老大,不容易!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估计每个人都想做皇帝。

然而,要享受这优厚优渥待遇 ,是要满足一些条件的。从阳的一面来说,帝王要为历史负责,为天下负责,毕竟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说,帝王要以德配天;从阴的一面来说,帝王要为自己负责,为自己为权位负责,毕竟做皇帝梦的人太多了!

帝王世俗政治体系的总负责人,要为天下事天下人的方方面面负责,从庶民的生产生活,到水旱洪涝等自然灾害,从每家每户的徭役,到自然星象的变化,从应对外国侵略,到平定内部叛乱。

每次发生点地震啥的,星象异动啥的,皇帝都要下罪己诏,“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比较著名的就是汉武帝的《轮台罪己诏》。

帝王的责任是无限的,帝王的精力是有限的,帝王要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无限的责任中去。当然,帝王这方面实际承担的主要是名义责任,具体的事务交给职业经理人(主要是文官)去打理。

帝王承担着为天下人“谋福利”的责任,为天下人分配利益的责任,只要还在这个位置上,就无处可逃,就得一直行船前进,直至生命的终结。

从阴的这一层来看,帝王要做一个好皇帝,首要任务是生存。先秦的政治理论家孔孟等人在帝王专制模式出现前,为帝王戴上了紧箍咒,作为神权在世俗政权的代言人——天子,帝王要以德配天,明德慎罚,否则就会汤武革命。

孟老夫子就讲:“君之视民如草芥,则民之视君如寇仇。”

这套政治理论,对臣民来说,是生命得不到保障的最后寄托;对帝王来说,则是难以革除的隐忧,孟老夫子的理论宣告了世俗政权的底层和帝王不再是天然的服从关系,这种服从是有条件的,世俗政权的总负责不能够“以德配天,明德慎罚”时,这种服从关系将会终结。

明太祖朱元璋一定要删减《孟子》,声称“这老儿活到现在,一定要严办不可”。

就是因为这套理理论,增加了帝王的负担。每个帝王自当上皇帝,直到生命的终结,都有一个伴随他一生的使命——防止被颠覆,因为无数的历史经验告诉他们,被颠覆的皇帝,可能是世界上最悲催的人,或被处以极刑而毙,或被幽禁经受着非人的待遇,暗无天日,生不如死。

毕竟一个曾经富贵过的人,往往比别人更那难以接受现在这个没落的自己,心理承受能力极强的皇帝例外,明英宗经历土木堡之变,仍然坚强的有信念的活着。

帝王这艘船在生命到达终点前,不敢也不能有靠岸的时候,忘战必危呀!

宋太祖说 “吾今终夕未尝敢安寝而卧也。”

明太祖说:“朕膺天命三十有一年,忧危积心,日勤不怠。”

阴阳相生

一阴一阳谓之道,从这一阴一阳两个层面来看,帝王个人生活条件优厚优渥,帝王对外承担的无限责任,处理政务,日勤不怠,防止颠覆,忧危积心,这些任务和使命,将伴随帝王的一生,毕竟每个决定稍有不慎,带来的将是覆灭。

当老大,好累哟!

这使得帝王这艘船一刻也不敢靠岸,永远航行在历史的洪流中,帝王终日乾乾,直到生命的结束!

突然耳边响起歌手张宇在唱《小小太阳》:

“像一艘从来都不曾靠岸的船,

终于有了你的港湾!”

帝王就像一艘不能靠岸的船,终日乾乾,直到生命的结束!

帝王——圣贤,豪杰,盗贼之性,一应俱全,完全是个多面手。

帝王,国家的大boss,一流的顶层管理者,一流的盗贼圣手,一流的智者,承担无限的责任,无处可逃!

当老大,不容易呀!

(更多消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革鼎法律研习社,id:gdfl2016)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