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长征路上红安人——马忠全“刮骨疗伤”

马忠全将军

马忠全(1914—1995),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城关镇丰岗大马贤村人。1930年10月参加工农红军,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四方面军连长、营长、团参谋,八路军连长、营长、副团长、团长,解放军旅长、师长。解放后历任乐山军分区司令员、海军快艇学校校长、海军青岛基地副司令员、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兼榆林基地司令员、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兼旅顺基地司令员、海军副司令员兼北海舰队司令员、海军副司令员等职,为海军现代化建设,为捍卫祖国的领海主权,建立了显著的功绩。1955年被授予海军少将军衔,荣膺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膺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35年3月28日夜,红四方面军发起嘉陵江战役,开始长征。1935年6月12日,红一、四方面军两大主力在懋功胜利会师。1935年8月,沙窝会议以后,中革军委决定将红一、四方面军混合编组,组成左、右两路军。马忠全所在的红四方面军第四军被编入右路军,随毛泽东领导的中央红军一同前进。

红军过草地

茫茫草地,无边无际。然而,谁也想不到,这美丽壮观的景色下面却处处深藏着死亡陷阱……一匹战马不小心踩进了草地的泥潭,仅几分钟的工夫,就陷进大半个身子,越挣扎陷得越深,眨眼陷到了马脖子,绝望的哀鸣在草地上空回荡,随之又平静如初。许多红军战士的生命就是被这吃人的草地吞没。

红军过草地

进入草地两天后,马忠全之前在松藩战斗中受伤的右肘关节一直未愈,伤势越来越严重了,整条胳膊肿得跟杠子一般粗,每前进一步都痛得他直冒冷汗。脚下的“路”是那种类似海绵一样的东西,踩上去软绵绵的,他浑身也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又是几天过去了,马忠全整个右臂已无法穿衣服,红肿得发紫发亮,右肘的皮下好像汪着亮晶晶的水,伤口折磨得他吃不下、睡不着,让他一会儿热一会儿冷,像是“打摆子”。战友们看着心发急,团长看着更心疼,卫生队的医生看后,说要截肢。马忠全坚决不同意锯掉这只握枪的胳膊。又过了几天,团首长正好碰到了军收容队的一位老医生,便立即带他去给马忠全看伤。医生看后犹豫了一阵说:“不截肢也可以,但要切开放脓,把里面的烂肉全部刮干净,可是没有麻药会非常疼痛。”

马忠全当即表示:“只要能保住胳膊,没有麻药也行。”于是,医生让他躺在用一块一米多长的旧油毡布铺成的“手术台”上,开始实施手术。医生蹲下来轻声对他说:“我要动刀了,你可要坚持住啊。”马忠全咬着毛巾,左手紧攥拳头,说道:“开始吧!”说完,把头扭到了一边。

医生拿起手术刀轻轻地将红肿发亮的皮肤切开,顿时,暗褐色脓汁带着血腥的臭味从切口处喷涌出来,连脓带血流了一地。脓汁排净后,医生小心翼翼地一层层刮着伤口里腐败的烂肉,直至见到骨头,“咔、咔”的刮骨声听得真真切切。

马忠全紧紧咬住毛巾,钻心的剧痛使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布满前额,不断顺着发际从消瘦苍白的脸上流下来。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烂肉终于刮净了,满头是汗的医生也长长舒了一口气,用钦佩的目光看着马忠全说道:“手术很成功,用不了几天你的伤口就会愈合。”

马忠全坐起来,想取下口中的毛巾擦擦汗,可是紧攥着的左手却张不开了,手指甲都嵌进了手心里……

周围的战友看到这一幕,都十分钦佩,赞叹道:“三国时关云长‘刮骨疗毒’传为美谈,今天马连长‘刮骨治伤’我们亲眼所见,真是了不起啊!”

果然,如那位老医生所言,马忠全的伤口很快痊愈了。但他的右臂却永远伸不直了。

董必武在海南岛三亚市为红安老乡马忠全题诗

马忠全戎马一生,七次负伤,身中九弹。董必武同志于1960年2月2日在海南岛椰庄题诗赞道:“珠崖椰树欲凌霄,屡受台风永不凋,本性坚贞经锻炼,故乡人有此高标”。

作者单位:红安县档案局

北省档案馆“读档”公众号期待您的关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