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如果汉朝发生雾霾,董仲舒会说些什么?

江上小堂
2016-12-22
+关注

如果汉朝发生雾霾,董仲舒会说些什么?

汉朝、汉武帝时出了一位大儒,董仲舒。幸亏了他,儒家才绝处逢生,得到汉武帝的青睐,进而取得唯我独尊地位。儒家思想才成为历代统治者治国的不二法宝,孔子才成为万世师表。可以说,董仲舒对儒家有再造之功,仅次于孔子的开宗之业。

那董仲舒究竟说了些什么,能让汉武帝鬼迷心窍呢?他呢,提出了一套叫“天人感应”的理论,认为天子的行为与风雨雷电等自然现象间存在着某种联系。主要有两点内容:

首要的第一点,皇帝是授命于天来管理人世间的,是天之子,故称天子。他在《春秋繁露·顺命》中说:“天子受命于天,诸侯受命于天子,子受命于父,臣受命于君,妻受命于夫,诸所受命者,其尊皆天也。虽谓受命于天亦可”。就是说,所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归结为“其尊皆天也”,而天子则是直接受命于天,那当然所有人都必然听命于天子。“唯天子受命于天,天下受命于天子”。他这个话的实质含义是给统治者提供了一个神圣高大的合法性。先弄一顶高帽子给皇帝戴上,汉武帝当然爱听了。

展开剩余86%

以前的儒家都没有明确这样说过,将统治的合法性与上天的意志联系起来。在孔子那里,统治的合法性来自于统治者自身的道德修养,“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论语·为政第二》)。另外,孔子对自然现象及装神弄鬼也不感兴趣,“子罕言怪力乱神”(《论语·述而第七》)。

但我们却不能说,董仲舒就违背了孔子的思想。孔子虽然没有明确将统治者的合法性与上天意志联系在一起,但他的“君尊臣卑,男尊女卑”的思想也来自于对自然的比拟。周易十翼相传为孔子所作,其中《序卦》云:“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错。”孔子虽然不信“怪力乱神”,但也不反对统治者利用民众的无知来加强统治,“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周易·观卦·彖传》)。”

简单说来,董仲舒这个“授命于天”等于就是在孔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基础上加了一个“天天君君”,按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董仲舒理论是孔子思想的新发展”。

但董仲舒还留了一手。他并没有摒弃孔子对统治者的道德要求,而是将统治者的失德与自然灾害联系在了一起。等于是给皇帝上了一道紧箍咒。这是他的“天人感应”学说的第二个意思。他说道,“凡灾异之本,尽生于国家之失。国家之失,乃始萌芽,而天出灾害以谴告之;谴告之而不知变,乃见怪异以惊骇之;惊骇之,尚不知畏恐,其殃咎乃至。以此见天意之仁,而不欲陷人也。”并且将皇帝不同的失德行为与不同的自然灾害联系在一起,一一对应。“王者与臣无礼,貌不肃敬,则木不曲直,而夏多暴风;王者言不从,则金不从革,而秋多霹雳;王者视不明,则火不炎上,而秋多电;王者听不聪,则水不润下,而春夏多暴雨;王者心不能容,则稼穑不成,而秋多雷。”

所以,如果汉朝发生雾霾,董仲舒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保不定就会针对雾霾给王者加上一条失德的行止。

他这一招,将“授命于天”与“失德招灾”打包兜售给汉武帝,还是很高明的。就是现在所谓的“捆绑销售”。他一方面说天子授命于天,另一方面又将天命的解释权攥在儒生的手中。一大半是糖果,一小半是毒药。说是“包藏祸心”也不为过。但权衡利害,汉武帝还是捏着鼻子喝下了这服药。从此“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所以传统社会,虽然皇帝有最高的权力,但社会价值的解释权还是掌握在儒生手里。皇帝违背了儒家的统治思想,就会受到读书人的规劝和谴责,受到老百姓的唾骂。

那他这一招管不管用呢?从历史事迹来看,还是管些用。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历史上,总共有七十九位皇帝下过罪己诏,其中不乏因为天灾而罪己的。如《汉书》中曾记载:“成帝建始元年(公元前32年)四月辛丑夜,西北有如火光。壬寅晨,大风从西北起,云气赤黄,四塞天下,终日夜下著地者黄土尘也。”当时的皇帝是汉成帝,就很自觉地下罪己诏说:“朕承先帝圣绪,涉道未深,不明事情,是以阴阳错谬,日月无光,赤黄之气,充塞天下。咎在朕躬”;唐太宗贞观二年(公元628年),旱灾蝗灾并至,唐太宗就下诏曰:“若使年谷丰稔,天下乂安,移灾朕身,以存万国,是所愿也,甘心无吝”;康熙也下过罪己诏。康熙十八年七月二十八日(公元1679年9月2日)上午,北京发生大地震,共有45500人遇难。据《圣祖仁皇帝实录》记载,看到如此灾情,当政皇帝玄烨第二天即下了“罪己诏”:“朕薄德寡识,愆尤实多。遘此地震大变,中夜抚膺自思,如临冰渊,兢惕悚惶,益加修省”。这一套确实能使皇帝心有戚戚,有所畏惧,行为上有所收敛。

但你要说他这套学说有多大用,能牢牢管制住皇权始终如一以民为本,不骄奢淫逸、胡作非为,竭泽而渔,也不是那么回事,只能说聊胜于无。这有两个原因,一是责罚不对等。皇帝失德,照说应该惩罚皇帝本人啦!那上天降灾于百姓,生灵涂炭,皇帝本人无碍,这个惩诫效果就不强。当然,按儒家的看法,“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帝失德,上天惩诫他损毁他的财物,也是言之成理的。但遇到不把祖宗江山当回事的皇帝,这招就不灵了。那么,从秦始皇到最后一位皇帝溥仪,2000多年间中国共产生了494名皇帝,也不过约16%的皇帝下过“罪己诏”,可见一斑。这就比上帝借摩西之手降灾埃及十次差远了,计有血水灾、青蛙灾、虱子灾、苍蝇灾、畜疫灾、泡疮灾、冰雹灾、蝗灾、黑暗之灾、长子灾。法老本人和埃及的老百姓一样受到了上帝的狂暴惩罚。

二是儒生因依附于皇权,对皇权的批评和制衡就缺乏力度,太微弱。董仲舒将皇帝视为上天在人间的代理人,拱手将神权让给了皇权,这就比西方的教士差远了。西方王权也“君权神授”,但在基督教那里,教士才是神在人间的代理人,而不是国王。因而他们有独立于王权的教会组织,有广泛的信众,有独立的财源,力量非常强大,能有力的制衡王权。而儒生则没有独立于皇权的组织,只能栖身于官僚体系和宗法家族内,生计全来自于皇权和宗族。所以,我们看中国历史,儒生的规劝和谏言根本遏制不住皇权走向腐朽和衰败。

再一个,儒家这个“天命”的概念非常难以测度,虚无缥缈,捉摸不定,不能量化。本来现皇权早就失去大多数人的支持,失去合法性了,但只要还没有受到普遍的反对,就能用暴力维持下去。只有到了所有人都不满时,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儒生才能明确无误做出现皇权失去天命的判断,向民众发出改朝换代的信号。

那按我们现在的科学认识,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理论对不对呢?当然不对!以过去的农耕生产水平,人类的生产活动根本不可能对天气现象产生影响,当然天子失不失德更与自然现象无关。另外,共产党是无神论者,信奉历史唯物主义,不信那个邪!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理论唬不住。按历史唯物主义,共产党领导的合法性来自于“无产阶级是最先进最革命的阶级”和“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来自于“历史的选择”。用不着董仲舒那一套。董仲舒那一套也没有历史唯物主义那样毫无顾忌、天马行空,挥洒自如,不用听儒生的聒噪和指指点点。“不怕天、不怕地”;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天变不足惧,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所以,无论是从科学认识层面,还是从意识形态层面,“天人感应”学说都理当抛弃。

但另一方面,随着近现代人类的技术手段的不断提高,自然成为人们征服和改造的对象,人们的生产生活已能够对环境和天气产生影响,环境污染和温室效应就是人类生产生活产生的结果。也就是说,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理论在过去是错误的,但在今天却有一定的道理。予以修正可以适用于今天。今天,整个群体,而不单是领导人;人类的生产生活,而不是道德行为,与环境和天气变化确实有密切的因果关系。但人们的生产生活活动却受制于当下的经济和社会制度,也受政府政策的影响。

中国历经30多年的高速经济增长,却带来如此严重的雾霾和其它环境污染,需要反省、深思与改正的地方太多了。根本点在于,人民对公共决策没有话语权,还比不上传统社会中的儒生可以说三道四。但公允的说,雾霾的产生每个人都有责任,只是大小不一。而要消除雾霾,也需要每个人的努力。

2016年12月22日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