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那时汉朝

喜欢历史就关注我吧~

在汉朝有句话叫:"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萧何是刘邦手下兢兢业业的相国,不结党,不营私,更不结怨,只管积德行善。但是,越是这恪守尽职的手下让刘邦越不放心。从领导学的角度来说,奴才最好是不好不坏,不上不下。如果很好,会光芒四射,喧宾夺主,那还了得。刘邦的皇上地位便会不保啊。于是萧何听取了一个门客的建议,舍人利己,强买民地,大放高利贷。一来可以大失民心,降低威望。二来可以减少刘邦的疑虑,保住人命。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物质,而是理想,我一认真你就完了。一个只贪图人生享乐,而没有高远理想的人,是不足为怕的。就这样刘邦放下了对萧何的警惕。在现代与中国古代不尽相同,在社会主义国家,你兢兢战战为人民服务说不定还会被播上中央卫视得人民赞赏。而在汉朝那时就不同了,为人民谋福利是好但你还得与上级领导搞好关系啊,要不然让上头觉得你在觊觎他的皇位呢,老子都有说:无私,以成其私。"

(萧何)

萧规曹随”相信大家都有所闻。西汉之初,经济残破,百废待兴,曹参相国执行的是无为而治的政策,当时有人不满意曹参这种做法,纷纷到曹参家门投诉。曹参就请他们喝酒,直到他们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为止。其实不是曹参偷懒也不是不想和萧何过不去。他这招就叫 ”黄老之学,无为而治”。无为而治也不是曹参一时心血来潮想出来的。萧何在任相国时,他在齐国当丞相。他在齐国就想干出一番事业来,治国就像盖楼,得先画好蓝图才能动工。于是他就召集精英开会,可最后他还是请教了住在胶西精通黄老之术的老家伙。这个老家伙叫盖公。盖公一见到曹参首先提出了一套前卫的治国理论:“治理国家贵在清静无为,让百姓自行安定不要说齐国,其推而广之。” 这个理论在整个汉朝初期都是实用的,就是这无为的政策使汉朝走向恢复、发展、繁荣。在今看来仍然具有借鉴意义。有时无为比有为的效果来得更加明显。

曹参

盖公

在汉朝,与匈奴的矛盾一直未曾停息。有一次,匈奴王昌顿写来情书,这不是给汉朝某个公主或少女的,被冒顿相中的是身居要位的吕雉吕太后。冒顿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想刺激吕雉与他开战,以便出兵抢劫中原。愤怒啊,愤怒。不在愤怒中生存,就在愤怒中灭亡。在经过再三考虑后,吕雉只能带着一种碰碰运气的态度放低姿态和冒顿和解。以无比谦卑的语气写了一封拒绝信。这,就是传说中的太极外交。本想闹事的冒顿突然没有了闹腾的激情,作为回礼,冒顿也给吕雉送了几匹好马,他还是被礼仪之邦感化了。在今日之中国又何尝不需要这种智慧。万人之上的主席一句话,一次外交都可能影响中国十几亿人的命运。历史留给后人的智慧:"以宽容仁义之心外交,不会吃亏,切勿意气用事。"如基督教说的:"别人打你的左脸,你要把右脸也伸过去。这就是谦卑和宽容的力量,当你面对强敌,却无法与之对抗时,谦卑就是最强的武器。"为人处世中请记住要:谦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