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青年历史评论 | 华中师大《碎墨》:宗教对东汉墓葬的影响

青年史学家mp
2016-12-20
+关注

宗教对东汉墓葬的影响

华中师大2014级尤悦

摘要:东汉时,人们祖先崇拜、鬼神思想的信仰发生了很大变化,原始道教逐渐产生,佛教也于这时传入……这些宗教思想映射到丧葬上,对这一时期的墓葬的地位、形制,陵墓的修建和装饰、陪葬品种类和造型等方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东汉;墓葬;祖先崇拜;原始道教;佛教

东汉时期,人们的祖先崇拜继续发展,厚葬和墓祭逐渐流行;在原始道教的影响下墓室变成了修炼成仙的洞天,人们的专注力由对于死亡的恐惧逐渐转移到对于死后升仙的想象与准备中,为了趋利避害,镇墓文也流行起来;对于佛教的信仰,造成了墓葬的形制的变化,从明帝始帝陵改垣墙为行马,不设陵邑,而墓葬中的装饰、陪葬品等也都体现出宗教的影响。

0 1

一、祖先崇拜

祖先崇拜是指人们认为已逝祖先的灵魂仍然存在,并会影响到今日子孙生存状态的信仰。祖先崇拜作为一种民间宗教由来已久,《汉书·郊祀志上》中说: “祀者,所以昭孝事祖,通神明也。”祭祀祖先,一方面是表达对祖先的尊敬、怀念之情,是孝的体现; 更重要的是通过祀祖,希望祖先能保佑、赐福后代子孙。而东汉对于祖先的崇拜突出表现在厚葬与祭祀上。

展开剩余88%

厚葬

王充在《论衡·薄葬篇》中提出厚葬是由于人们对“鬼神有知,有形而能害人”的恐惧,这里的“鬼神”表示祖先的灵魂。东汉盛行的厚葬则更多是为了抚慰死魂,从生者的幸福着眼的,是事死为生。在这种关乎生人利益的驱动下,人们不惜破家损业,也要把越来越多的财富都统统塞到死者的坟墓中去,以慰藉死去的人,赐福后代。

那时的人们“以为死人有知,与生人无以异”。因此死后的所有的饮食起居,需要同生前活着的情景一般,而墓室就是死者灵魂的住所,所以墓室建筑必须要极力地摹仿现实世界的样子。墓葬中“厚资多藏,器用如生人”“故作偶人,以侍尸柩,多藏食物,以飲精魂。”人在死后依旧可以在装饰华美的厅堂上受到仆从的服侍,享用山珍海味的盛筵,观赏五光十色的表演……人们将墓葬布置成另一个家,将所有奇珍异宝放进去,抚慰灵魂、满足人死后的需求。《后汉书》中记载:“今者京师贵戚,必欲江南檽、梓、豫章之木。边远下土,亦竞相放效。夫檽、梓、豫章,所出殊远,伐之高山,引之穷谷,入海乘淮,逆河溯洛,工匠雕刻,连累日月,会众而后动,多牛而后致,重且千斤,功将万失,而东至乐浪,西达郭煌,费力伤农于万里之地。”

祭祀

《论衡·祀义》中说“世信祭祀,以为祭祀者必有福,不祭祀者必有祸”。东汉以后,帝王对祖先的祭祀更加隆重,只是把这种隆重的祭祀典礼从宗庙迁移到了陵寝,使宗庙失去了重要作用。“墓”最终成为了祖先崇拜的绝对中心。“古礼庙祭,今俗墓祀。”民间墓祭开始盛行,墓上祠祭也成为人们敬事祖先神的主要方式。

东汉迁都洛阳,光武帝拜其刘姓先祖,于建武二年( 26 年) 在洛阳立高庙,并奉太宗、世宗,四时“祫祀”。建武十九年( 43 年) 又尊宣帝庙为中宗。光武帝死后,明帝尊其为世祖,起世祖庙,扩大“寝”的建筑,并将“元会仪”改在原陵举行, 向陵寝的神坐举行朝拜和祭祀仪式,名为“上陵礼”。明帝死前遗诏遵从俭约,不起寝庙,把神主置于世祖庙更衣室中,此后各帝沿袭此制,均不起庙。从此把祖先的神主供奉在一个祖庙里,实行“同堂异室”的供奉办法。

这些做法极大提高了陵寝的地位,民间墓祭开始盛行。“汉人以宗庙之礼移于陵墓。有人臣而告事于陵者,苏武自匈奴还,诏奉一大牢谒武帝园庙是也。有上冢而会宗族故人……有上冢而太官为之供具者……有赠谥而赐之于墓者……有人主而临人臣之墓者……有庶民而祭古贤人之墓者”。墓上祠祭也成为了人们敬事祖先神的主要方式。1954 年发掘的山东沂南画像石墓中有三幅祭祀图,为我们形象地展示了祠堂祭祀的具体情况: 祠堂庄严雄伟,其前有子母双阙。参加祭祀的亲友人数众多,他们带着各式各样的祭品,乘着车马远道而来,可见祭祀的隆重; 祭祀者神情庄严,毕恭毕敬的持笏或恭立或躬揖或跪拜,跪拜又分左向跪和右向跪,礼仪严格规整,场面凝重肃穆;侍者忙忙碌碌,或者布置祭品,或者持梃一旁侍立,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祭品多种多样,果品、鱼、兔、羊应有尽有,十分丰盛; 祭文置于案上或者几上,是祭祀中不可缺少的东西。祭祀图像是汉代鬼神观念的形象诠释,寄托着时人对祖先的尊崇和期冀祖先神灵护佑的愿望。

王凤娟:《从山东画像石看汉代送葬与祭祀礼俗》,东方论坛,2004年,第4期

0 2

原始道教

东汉顺帝永和六年(公元114年)张道陵在蜀地创立了原始道教,并很快传播开来,对汉代社会产生了深远影响,也在这一时期的墓葬中留下了很大印记。

墓室洞天

开始时人们追求“长生不死、羽化登仙”以缓解对于死亡的恐惧,而随着人们思想的逐渐理性,有些人们逐渐意识到死亡是不可避免的自然规律。例如桓谭在《新论·辨惑》中说:“彼树无情,欲可忍,无耳目可阖,然有枯槁朽蠹,人虽欲爱养,何能使不衰?”最后得出“无仙道,好奇者为之”的结论。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坦然地承认死后彻底的消亡。于是,“死后成仙”的信仰流行开来。

按照这种新信仰,死亡实际上提供了达到永恒幸福的另一种途径,而不再被看成是这种追求的失败和终结。墓室成为他们死后进行修炼的所在,也就是道教所说的道教的洞天,即通向不朽世界的神奇入口。 “它为死者开辟创造了另一个神奇的世界,人死亡后进入的是‘天人合一’的,瑞祥纷呈的,有各种神灵护佑的,可辟邪消灾的,能羽化升仙的,有理想道德规范的,充满着安乐生活享受的天地境界。”

死后升仙

生时修炼成仙,长生不老而不得,炼丹修炼在死后依旧继续。所以在东汉墓葬中发现了一些炼丹的材料甚至是炼好的丹药。在四川乐山麻浩号东汉阳嘉三年的画像崖墓的前堂出土的一小罐内就装有云母片和硫铁矿石。四川新都清白乡东汉末年画像砖墓的中后室后壁外,也有内装有鸡骨和云母片的小陶罐。处在燕齐方士活动频繁的中原区域的南越国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这种神仙思想的影响。在南越土墓中出土的辰砂、铅块、紫水晶、硫磺和孔雀石总量有五公斤,除此之外还在药柞自旁发现了铅丸和覆在器物表面的丹砂,以及与药柞同出的貌似丹药的小铅丸。

人们在墓室上绘上很多升仙的图画,祈求顺利升仙。2005年,陕北靖边县杨桥畔出上东汉壁画墓,墓室中内容丰富的壁画遍及墓室的前后左右壁面,表现的是墓主在各路神仙引领下飞升成仙并在仙界生活的情景。这座墓的壁画不同于脊顶连续性长卷的构图,也不同于弯窿顶上的全景式构图,而是上下杨及斗拱之间的全景式构图。东壁壁画分上下两层共五组,其中第一组绘一自色的“天门”以象征天界。出土报告称此图为一两层粮仓,右侧绘场院、劳作人员及粮食堆,考虑到此处旁边即是孔子见老子图,及周围都是仙人图像,这里的这座二层的建筑应为天门,其右侧被称为粮食堆实为代表昆仑山,而前面的劳作人员实为天界的仙人正准备接引墓主升入天界。

陕北靖边东汉壁画墓仙人接引图(采自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壁上丹青陕西出土壁画集》,科学出版社,2009年,第88页)

镇墓文书

而墓葬的选址对于墓主本身的升仙之道甚至是宗族家庭也有很大的影响。所以道教主张动土时就不得不对所要占用的土地进行解除,以期弃恶择善,即使碰到不好的土地,也要想方设法化凶为吉。于是人们在陵墓中,放置镇墓券、镇墓瓶、镇墓门、解嫡瓶等。罗振玉曾说:“东汉末叶,死者每用镇墓文,乃方术家言。皆有天帝及如律令字,以朱墨书于陶瓶者为多,亦有石刻者,犹唐之女青文也。”大约出土于汉灵帝光和时期的“张氏朱书镇墓文”就是这样一件解土文书。此件镇墓文云“天帝使者黄神越章,为天解仇,为地除央,主为张氏家镇利害宅,襄四方诸凶央,奉胜神药,主辟不详,百祸皆自肖亡。张氏之家大富昌。如律令。”张郧燎先生也认为“这些镇墓文作为一种注鬼论和解注术相结合的内容,已经超越了单纯民间巫术迷信的原始阶段,属于一个正式宗教活动的遗迹,是天师道形成的一个标志。东汉墓出土解目注材料不仅可以说明是道教己经形成后到处活动的遗迹,而且可以肯定是属于符篆派天师道的遗存。”

0 3

佛教影响

佛教于公元前6世纪创立于南亚印度地区,公元前2至3世纪逐渐向境外传播。一般认为大约在西汉后期佛教通过陆路传入我国,东汉时期逐渐在中国传播开来。佛教早期的中国化传播过程中,被认为是“祭祀神仙的一种”,依附于道教而被世人接受,并对这一时期墓葬产生了一定影响。

陵墓形制

据记载东汉明帝深信佛教:“世传明帝梦见金人,长大,项有光明,疑问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长丈六尺而黄金色。’帝于是遣使天竺问佛道法,遂于中国图画形象焉。”汉明帝在洛阳修建了白马寺,被佛僧载入史册。“后桓帝好神,数祀浮屠,老子,百姓少有奉者,后遂转盛。”

这种佛教信仰影响到了他对于死后陵墓的布建。在印度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郊选迦兰陀建立精舍称为“竹林精舍”。也可以说是最旱的伽蓝,即寺院。之后还有北方居萨罗国首都舍卫城的“祗园精舍”、毗舍离城外“大林精舍”,成为释迦牟尼的三大精舍。受到这种精舍的影响,明帝在自己的显节陵中改垣墙为行马,而不设陵邑,表明自己的笃诚之心。

墓葬装饰

佛教经过了早期依附于道教的过程逐渐被世人接受,所以在最初,表现在墓葬装饰下,还是与昆仑山神仙体系混在一起的。在东汉时期的内蒙古和林格尔壁画墓,前室顶部绘有云气纹,四神,东王公,西王母,还有“仙人骑白象”,在东王公北侧的盘状物中,有四颗圆球状的东西,旁边榜题是“猞猁”。在佛教教义中,有佛转世骑白象的传说,而这一时期舍利也已是祭拜的对象。

类似的佛道混合出现在墓葬中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东汉晚期的沂南北寨村汉画像石墓,中室的八角擎天柱上面线刻了许多神仙珍禽异兽。东面,西面分别刻传统的东王公西王母,南面是一尊饰有项光的立像,头上有束带,衣服呈垂幛状,着裤,手捧一鱼。北面立像雷同于南面者,但是手捧一鸟。下面绘一力士。同样的画像在山东苍山元嘉二年画像石墓中也有出现。安徽宿县褚兰一号墓,在藻井处饰玉璧,并且在玉璧肉处装饰有佛教植物莲蕊。玉璧是中国传统学说中通天之物,在这里与佛教的象征莲花一同使用,也是佛教传入之初的表现。

随葬品

象征佛教题材的摇钱树、佛兽镜、神瓶(魂瓶)以及尖帽胡人俑、白相俑,另外还有造像等在东汉墓葬中也多有发现。徐州地区的汉墓如十里铺汉墓出土有尖帽胡人俑,深目高鼻,颧骨突出。陶塑像座、九枝灯等也与摇钱树或魂瓶类似,其中陶塑像座上的乐舞俑形象亦似胡人,所戴帽冠较为特殊。在邳州燕子埠缪宇墓墓门堆土中发现一尊鎏金铜像,有学者认为该铜像以铜作人,衣以锦彩,右手示无畏,左手触地,高肉结,眉毛上翘,嘴角上扬,显示出了佛教造像的特征。

东汉纪年墓出土铜人造像(陈永清、张浩林:《邳州东汉纪年墓中出土鎏金铜佛造像考略》,《东南文化》,2000年,第3期)

因微信排版需要,注释从略。

编辑:思悦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