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阎京生:明末京师王恭厂大爆炸

天启六年五月初六巳时(1626年5月30日上午9时许),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京城东北方渐至西南角,但见灰气涌起,屋宇动荡。须臾之间,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东自顺城门大街(宣武门内大街),北至刑部街(今天西单以西的西长安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尽为齑粉,屋(塌)以数万计,人(死)以万计。

以上是明末史料《天变邸抄》中记录的王恭厂大爆炸的大致经过。明末太监刘若愚在《酌中志》中则记述说:“天启六年五月初六日辰时,忽大震一声,烈逾急霆,将大树二十余株拔出土。又有坑深数丈,烟云直上,亦如灵芝,滚向东北。自西安门一带,皆霏落铁渣,如麸如米者,移时方止。自宣武街迤西,刑部街迤南,将近厂房屋,猝然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杀有姓名者几千人;而阖户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几千人也。凡坍平房屋,炉中之火皆灭。只卖酒张四家两三间之木簿焚然,其余无毁。凡死者之肢体多不全,不论男女,盖皆裸体;未死者亦多震褫其衣帽焉。真未有之变也。”

王恭厂位于北京内城西南隅的包家街(今鲍家街,即中央音乐学院附近)、光彩胡同(旧名棺材胡同)一带。明初洪武、永乐年间,负责制造军器的是工部下属的军器局,宣德二年设立盔甲厂,后来又设立王恭厂【注】。军器局每年要造盔甲、腰刀三千六百件,其余长枪、鸟铳、火炮、铅子弹丸和火药的制造数量不等。凡工部领银制造军器,由盔甲厂制造十分之六,王恭厂制造十分之四。王恭厂由皇帝任命掌厂太监一员,贴厂、佥书数十员,辖匠头九十名,小匠若干人。每年京营开操,各营具册,赴总督衙门,用印投厂,领取火药,每五日领取三千斤。从这个数字来看,王恭厂平时所贮的火药当在数万斤以上,甚至可能有十余万斤。

【注】按照大明会典记载,工部营缮司下辖“大五厂”和“小五厂”,大五厂包括神木厂、大木厂(两厂堆放木料)、琉璃厂、黑窑厂(两厂烧造砖瓦及内府器用)和台基厂(堆放柴薪、苇席);小五厂包括营缮所(木工)、宝源局(金工)、文思院(丝工)、王恭厂(丝工)和皮作局(革工)。大明会典记载工部军器时,也提到盔甲厂与王恭厂。从记录来看,明代似乎存在过两个职责不同的王恭厂。

明朝京师各处火药厂局所贮的火药平时都保存在地窖中。清朝刘献廷《广阳杂记》中记述说,“乙丑年(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正月二十日,京师旧火药局地轰,坏屋伤人无数。丁大年云:明自洪武时即藏火药于地穴,地深三十尺,实火药于中,上盖石板,再加横木,复覆以土,以备不虞。至崇祯十五年忽轰,十六年更藏八窖,今复发其五。”王恭厂大爆炸后,地面上出现了多个大坑,例如刘若愚《酌中志》“又有坑深数丈”;高汝栻《皇明法传录》“平陷数坑”;吴长元《宸垣识略》“平地陷二坑,约长三十步,阔五十余步,深二丈许”。这些大坑就是王恭厂火药窖藏库被一个接一个引爆的证据。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