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凭着半张铜镜,他找到了失散的妻子

形势越来越紧张,徐德言预感,照这样下去,陈国是不会长久的。“唉,”他叹一口气,对妻子乐昌公主说,“你那个皇帝哥哥呀,就知道唱后庭花,北边的敌人都快打到家门口了,他一点也不着急。”

乐昌公主也无奈地摇摇头。她是陈国后主陈叔宝的妹妹,眼看着好好一个国家被哥哥折腾地不成样子,现在又面临着强敌。她一个女人家,干着急没办法。

徐德言拿起梳妆台上一面铜镜,一掰两半,递给乐昌公主一半,“万一哪天亡了国,这就是我们的信物。”

乐昌公主鼻子一酸,接过半面铜镜,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她这个公主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亡国,意味着皇族中所有的人都成为俘虏,她当然也不例外。按惯例,女俘虏不是被分到新朝廷的宫廷,就是赏给哪个大臣做小妾。乐昌公主读过不少史书,很明白自己的处境。

这才是真正的国破家亡啊。一想到这些,乐昌公主的心就如刀绞般难受。她和徐德言结婚几年,两人感情一直很好。如今,国将破,家将亡,她将一无所有。乐昌公主流着泪,扑进徐德言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仿佛生离死别就在眼前。

徐德言轻轻地拍了拍妻子的后背,像是在安慰她,又像是在对自己说,“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乐昌公主使劲点点头。他们约定,每年的正月十五在长安的闹市区叫卖铜镜,直到找到对方为止。

没多久,陈国被隋军所灭。后主陈叔宝和皇族中人,包括乐昌公主,全部被押送到长安。乐昌公主被隋文帝赏赐给丞相杨素做妾。乐昌公主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性情温婉,才华横溢,杨素倒也懂得怜香惜玉,对这位美女加才女宠爱有加,要什么给什么。但乐昌公主就是高兴不起来,她惦记着箱子底的半面铜镜,挂念着前夫徐德言。

正月十五到了,乐昌公主拿出半面铜镜,让一个下人拿着去长安的集市上叫卖。第一年,失望而归,第二年,又失望而归。第三年,终于有了消息,下人不但带回完全匹配的半块铜镜,还带回一首诗,说是一个公子的。

乐昌公主知道,徐德言找到长安来了。她迫不及待地打开诗。多么熟悉的字迹,乐昌公主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镜与人俱去,镜归人未归。无复姮娥影,空留明月辉。”咫尺天涯,他们找到了对方又能怎样?一双亡国之人,又如何改变残酷的现状,如何再续前缘?乐昌公主哭得更厉害了。

乐昌公主一连几天闷闷不乐。杨素觉察到爱妾的情绪低落,询问原因。乐昌公主一五一十地将事情告诉杨素,并恳求道,“请大人开恩,允许我们见上一面,毕竟夫妻一场。”说着,她的眼泪又流下来。

“哦?还有这样的事?”杨素既怜香惜玉,又有一点点醋意,“把徐德言找来,我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让我的爱妾对他念念不忘。”

徐德言来了。杨素设酒招待。望着在杨素身旁的乐昌公主,徐德言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样的结局他造就预料到了,可真正面对,他还是有些失落。战乱后,他几经辗转来到长安,不就是为了寻找妻子吗?如今,妻子就在眼前,却已经成了别人的人。

乐昌公主和徐德言同样尴尬、感慨。她多想走过去与徐德言拥抱、哭泣,诉说别离。可是,她不能。她现在是杨素的妾,而不是徐德言的妻。“今日何迁次,新官对旧官。苦啼俱不敢,方验做人难。”乐昌公主用一首诗表达自己左右为难的境况。“找个好人家,再娶一个吧。”她劝徐德言。

徐德言满怀伤感地看了一眼乐昌公主,又看了看杨素,幽幽地说,“能再见你一面,我的心愿也就了了。我已经发誓今生今世不再娶妻。返回江南后,我打算出家当和尚。”说完,他用袖子遮住眼睛,无声地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么痴情的男人,不是谁都可以遇到的。乐昌公主幸运地遇到了,却又被无情的现实拆散了。在沉重的事实面前,她只有哭泣。

杨素看着眼前悲切的场景,不禁动了恻隐之心。这个女人的心不属于他,即使留住了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既然如此,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成全他们。于是,他潇洒地挥一挥手,对眼前两个泪人说,“念你们二人情真意切,我愿意把乐昌公主还给徐公子,让你们破镜重圆。”

乐昌公主和徐德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谢过杨素,回到江南过起了隐居生活。成语“破镜重圆”的典故就是从这个故事得来的。

阅读更多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dushi_fang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