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教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张纸的N个故事 | 长辫子老师讲作文

长辫子老师讲作文

第12讲

一张纸的N个故事

郭学萍

说到一张纸的十个故事,必须提到一个人——张世宗,他是中国台湾台北教育大学艺术与造型设计学系主任、玩具与游戏设计研究所所长。遇到他是在山西太原举行的首届学前教育高峰论坛上。虽然我们的研究领域不同,但我们的教育理念有很多共鸣,那就是对教学过程中“创意”的追求。

一天会议间隙,他兴致勃勃地对我说:“长辫子老师,我可以教你如何用一张纸讲N个故事”。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我立即按照他的要求到处找剪刀。未果,只能用一把迟钝的裁纸刀替代。

他接过裁纸刀,再小心翼翼地从《会议手册》上撕下一张纸,第一次问我:“看到这张纸,你想到什么?”

“小时候看的户外电影幕布、外婆种的一块地、隐形人住的院子、等着飞机降落的停机坪、一座豪华别墅中的电视背景墙、夏天注满水的游泳池 、一个等着把画装进去的油画框、一块无与伦比的鼠标垫、一张白色的餐桌、一片茫然的思绪……”我不假思索地说。

他笑着听完我的答案,然后把这张沿虚线纸对折,第二次问我:“这又像什么?”

“横着的抽屉、立着的书柜、长长的绿化带、高高的天梯、一条传送带、一片留给儿子吃的云片糕、一扇浴室的玻璃推拉门、一个新型的手机、露西钻进的通向另一个世界的衣橱门、哈利波特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站台……”

他依旧笑眯眯地听我说完,接着把纸沿斜对角再对折,第三次问我:“现在像什么?”

“小猪搭的新房子、装满粮食的谷仓、幼儿园的童话楼、街边的电话亭、一支老鼠牌铅笔、美味的妙脆角、小丑的帽子、一个神秘的礼物盒……”

他一直耐心地听着,等我说完,他把刚才的这张纸又继续折过来,折过去。反复几次,白纸上就留下几道折痕。为了让我看得更明白,他用虚线和实线把这些折痕区分开来,并告诉我:“实线剪开,虚线折起来。”

现在,我的眼前是一堆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纸片,张教授说:“这些碎片,就是你的想象素材,所有人都可以让自己的想象飞起来,拼出不同的字母,或者图案,编出自己想象中的故事。”

说完,他开始摆弄桌上的纸片,第四次问我:“像什么?”

“‘H-E-L-L’,这是一个英文单词,意思是‘地狱’。”我说,同时为自己有限的一点英文水平感到局促不安。

“噢,你说对了。看到‘地狱’这个单词,你会想到什么?”

“想到莫言《生死疲劳》这个故事的开头场景。”说出我的想法后,我开始滔滔不绝地叙述起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