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张纸的N个故事 | 长辫子老师讲作文

星教师
2016-12-10
+关注

长辫子老师讲作文

第12讲

一张纸的N个故事

郭学萍

说到一张纸的十个故事,必须提到一个人——张世宗,他是中国台湾台北教育大学艺术与造型设计学系主任、玩具与游戏设计研究所所长。遇到他是在山西太原举行的首届学前教育高峰论坛上。虽然我们的研究领域不同,但我们的教育理念有很多共鸣,那就是对教学过程中“创意”的追求。

展开剩余95%

一天会议间隙,他兴致勃勃地对我说:“长辫子老师,我可以教你如何用一张纸讲N个故事”。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我立即按照他的要求到处找剪刀。未果,只能用一把迟钝的裁纸刀替代。

他接过裁纸刀,再小心翼翼地从《会议手册》上撕下一张纸,第一次问我:“看到这张纸,你想到什么?”

“小时候看的户外电影幕布、外婆种的一块地、隐形人住的院子、等着飞机降落的停机坪、一座豪华别墅中的电视背景墙、夏天注满水的游泳池 、一个等着把画装进去的油画框、一块无与伦比的鼠标垫、一张白色的餐桌、一片茫然的思绪……”我不假思索地说。

他笑着听完我的答案,然后把这张沿虚线纸对折,第二次问我:“这又像什么?”

“横着的抽屉、立着的书柜、长长的绿化带、高高的天梯、一条传送带、一片留给儿子吃的云片糕、一扇浴室的玻璃推拉门、一个新型的手机、露西钻进的通向另一个世界的衣橱门、哈利波特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站台……”

他依旧笑眯眯地听我说完,接着把纸沿斜对角再对折,第三次问我:“现在像什么?”

“小猪搭的新房子、装满粮食的谷仓、幼儿园的童话楼、街边的电话亭、一支老鼠牌铅笔、美味的妙脆角、小丑的帽子、一个神秘的礼物盒……”

他一直耐心地听着,等我说完,他把刚才的这张纸又继续折过来,折过去。反复几次,白纸上就留下几道折痕。为了让我看得更明白,他用虚线和实线把这些折痕区分开来,并告诉我:“实线剪开,虚线折起来。”

现在,我的眼前是一堆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纸片,张教授说:“这些碎片,就是你的想象素材,所有人都可以让自己的想象飞起来,拼出不同的字母,或者图案,编出自己想象中的故事。”

说完,他开始摆弄桌上的纸片,第四次问我:“像什么?”

“‘H-E-L-L’,这是一个英文单词,意思是‘地狱’。”我说,同时为自己有限的一点英文水平感到局促不安。

“噢,你说对了。看到‘地狱’这个单词,你会想到什么?”

“想到莫言《生死疲劳》这个故事的开头场景。”说出我的想法后,我开始滔滔不绝地叙述起来:

受酷刑喊冤阎罗殿

我的故事,从一九五0年一月一日讲起。在此之前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在阴朝地府里受尽了人间难以想象的酷刑。每次提审,我都会鸣冤叫屈。我的声音悲壮凄凉,传播到阎罗大殿的每个角落,激发出重重叠叠的回声。我深受酷刑而绝不改悔,挣得了一个硬汉子的名声。我知道许多鬼卒对我暗中钦佩,我也知道阎王老子对我不胜厌烦。

为了让我认罪服输,他们使出地狱酷刑中最歹毒的一招,将我扔到沸腾的油锅里,翻来覆去,像炸鸡一样炸了半个时辰,痛苦之状,难以言表。鬼卒还用叉子把我叉起来,高高举着,一步步走上通往大殿的台阶。两边的鬼卒嘬口吹哨,如同成群的吸血鬼蝙蝠鸣叫。我的身体滴油淅沥,落在台阶上,冒出一簇簇黄烟……鬼卒小心翼翼地将我安放在阎罗殿前的青石板上,跪下向阎王报告:

“大王,炸好了。”

我知道自己已经焦糊酥脆,只要一击,就会成为碎片。我听到从高高的大堂上,从那高高大堂上的辉煌烛光里,传下来阎王爷几近调侃的问话:

“西门闹,你还闹吗?”

——摘自莫言《生死疲劳》

“哦,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他专心致志地听着,然后变化着桌上纸片的位置,于是,“H-E-L-L”变成了“L-O-V-E”。张教授第五次问我:“知道什么意思吗?看到这样的画面、词语组合,你的脑海中又会浮现出什么故事?”我想到的是一个关于“爱”与“天堂”的故事,这个故事和我曾经看过的两本书《葛朗台》《悲惨世界》有关,也可以说是这两个故事的继续:

天堂的通行证

佚名

葛朗台在天使的引导下,来到了上帝的面前,接受最后的审判: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一到上帝的跟前,葛朗台就迫不及待地跪下,双手合掌,央求上帝:“仁慈的主啊,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子吧,请让我到天堂吧,我是那么地信仰您!”

“你带来了什么?”上帝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葛朗台一惊:没想到上帝这儿也兴这个!他慌忙掏出一把金银珠宝,自己还留了几个在衣袋里,捧到上帝面前:“您收下,这是我小小心意,请您把我派往天堂吧!”

正说着,只见上帝衣袖一挥,眼前的珠宝全化为云烟飘散。葛朗台傻眼了。

“你还有什么?”上帝有问。

“我……我还有钱。” 葛朗台慌忙又摸,这下他真傻了,衣袋里什么也没有了。

“钱财为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带来的只是过眼云烟,你没有一点实际的东西吗?”上帝准备拿出地狱通行证。

“我还有,还有,我有才学,我机敏,我是个赚钱高手。” 葛朗台几乎要哭了。

上帝冷笑一声:“哼哼!这些人地狱里多得是。你没有通往天堂的证明,去地狱吧!”

葛朗台一屁股坐在地上,面如土色。

这时,卡西莫多也被带来了,他的脸上洋溢着生前幸福的微笑。

“你有什么?”上帝问。

“尊敬的上帝,除了诚信,我一无所有!”卡西莫多回答得很坦然。

上帝一挥衣袖,卡西莫多立即身着清白的衣服,头上悬着一只光环,驼背也直了,宛然成了一位天使。

“去吧,天堂在等你。”上帝笑着对他说。随后卡西莫多消失在天宇间,去了属于他的极乐净土。

“为什么?为什么?”葛朗台跳起来,咆哮道,“他那么丑,又驼背又傻,而且没有钱和荣誉,他没有资格上天堂!”

“可他有爱,这是永恒不变的灵魂。健康、美貌是天生的;机敏和才学是培养的。金钱和荣誉是虚幻的,死后一切归为尘土。你现在一无所有,只能去地狱!”

这下,葛朗台再也无话可说了。他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

第六次,张教授用桌上的小纸片分别拼成一个汉字——“祝”。关于“祝”的故事实在太多,如果接着前面的故事,葛朗台反思过自己的一生之后,也许会发生改变。他逐渐认识到,这个世界上比金钱更重要的是“爱”,于是他变得乐善好施,最终成为一个大慈善家。这和原著大相径庭,但在创意的世界里,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呢?

第七次,张教授又用纸片拼成两个汉字“元”“旦”。因为,论坛的时间是在十二月底,过几天就是我国的传统节日“元旦”。这两个字让想起刚刚过去的那个元旦发生的一件事情。

幸福还有多少未尽的热情

郭学萍

我正在二楼会议室听一位二年级教师上《弟子规》,课刚结束,三(4)班班主任张老师悄悄走过来,对我耳语道:“请到我们班上来一趟好吗?”

我心里一阵紧张,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立即起身,随她而行。

到三(4)班门口,并未发现什么异样。就在我一只脚迈进教室时,孩子们忽然起身,纷纷向我抛撒他们亲手叠成的小星星和纸飞机。再看教室的黑板上,赫然写着“长辫子老师,我们爱您!”

结婚都没有过如此隆重的仪式,眼泪无可遏止地奔涌而出。

这是我上学期带的一个班级,只和孩子们相处了半年时光。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会以玫瑰花瓣一样的柔软方式,表达着他们对一个老师的记忆。

有那么多孩子爱着自己,恰好我也那么爱着他们。

这是怎样一种幸福!

就这样,张教授耐心地教着我,我很虔诚地学着。时光在悄悄地流逝,故事在不断地生长。

有时,只需一张纸,一把小剪刀,一个故事旅程就开始了。

声明:本文来源作者专著《小学创意写作》,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责任编辑:田佩

往期精彩回顾:

让每一支铅笔都爱上写作 | 长辫子老师讲作文

写作,不是光靠写作课来教的 | 长辫子老师讲作文

做一个会“玩”的老师 | 长辫子老师讲作文

不留心,看不见 | 长辫子老师讲作文

用词语造一片草原 | 长辫子老师讲作文

词语的色彩、声音和温度 | 长辫子老师讲作文

一次橘子的观察课 | 长辫子老师讲作文

郭学萍

小学创意写作的歌者与行者

星教师“长辫子老师·讲作文”栏目主持人

◆ ◆ ◆ ◆ ◆

欢迎您留言互动。

10-职业与生活平衡/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