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的艺术虚构是有历史底气的(图)

“在思想深度、历史厚度和文学性上,《大明王朝1566》超过了《雍正王朝》。”编剧刘和平这样比较自己写的两部电视剧。写《大明王朝1566》剧本时,刘和平的工作间里有个香案,左边是嘉靖皇帝,右边是海瑞,两幅头像挂在那里。刘和平每天创作之前,先洗手,再燃蜡烛、三炷香、三跪九叩,然后进行创作。刘和平写作完全靠口述,助手以电脑记录,他需要“思(考)”,更需要“想(象)”:“我眼睛一闭,口述的时候,每个人物都自己出现了。这样的写作状态其实是感同身受。”

没有给历史人物翻案

记者:在一些电视剧和史书里,皇帝的个性被有意无意抽离掉了。电视剧里嘉靖的驭人之术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是怎么找到嘉靖这个人的个性和特点的?

刘和平:我始终都是用人生之眼、用文学之眼去看历史人物,这时候文学和史学就分开了,文学的优势就出来了。很多历史剧是编年体的大事纪,受史书影响较大。而这次我用哲学思考和文学创作再现历史真实。国事往家里写,大事往小里写,让历史人物自己说话。

嘉靖是个不上朝、龙袍都不穿的皇帝,这是一个不想作为“历史最大的奴隶”的皇帝,他想得自在,想得自由,但他又推卸不掉祖宗和江山社稷交给他的责任。嘉靖靠着从老庄那里学来的智慧,认为既然上天选择他当皇帝,他就当皇帝,但个人生活要自己来掌控。他在做皇帝和做人之间找到一个生存点—“无为而无不为”。

记者:电视剧中,严嵩这个人物也有新的解读,他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为嘉靖背黑锅,这和很多艺术作品里的形象完全相反。

刘和平:我写的严嵩是最接近历史真实的。我们都说严嵩能一手遮天,他遮谁?不是他劝嘉靖到西苑去的,而是嘉靖自己躲到西苑去的;不是严嵩劝他去炼道修玄的,是嘉靖自己去炼道修玄的。何况严嵩执政,还有一个强力牵制内阁的机构在,所有的公文,没有司礼监里面的那个批红都是废纸一张,严嵩怎么一手遮天?你想,严嵩再坏,因为嘉靖的一句话就倒了,因为他另一句话儿子就被杀了,家也被抄了,而且多数归于皇室。

海瑞的精神依然闪耀着光辉

记者:您如何看待被艺术反复放大的海瑞形象?

刘和平:海瑞这个人严行国家之法,言必大明律例,恪守儒家道统,约束自己,也要求别人遵行。晚年最后一次出山,已经72岁,重病缠身。7次辞官,但皇帝就是不让他退休回家,还专门给他刻了一方印,叫做“掌风化之官”。皇帝清醒地知道,哪怕海瑞不开口说话,他躺在那儿就行,因为他是清廉的象征。万历十五年,这个榜样终于死了。北京的官员集体写祭文哀悼他,南京的官员写祭文哀悼他,皇帝亲自写祭文哀悼他。这些祭文哀悼的不是一个人的故去,而是一种精神象征的陨灭。如果今人对这种精神不屑一顾,都在鄙视它,质疑它,我们这个民族就完了。从当时的历史背景看,海瑞的身上无疑带有浓厚的孔孟儒学的道德色彩,在今天看,去掉海瑞当时所生存的那个历史背景,他的精神依然闪耀着光辉,譬如正气、正义、自律。这些都已经成为了人类永恒不灭的精神。精神是不死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