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扑天雕李应,心思缜密的人(水浒众生相)

天权国学社
2016-12-04
+关注

话说梁山脚下独龙岗,有三座庄子,祝家庄、李家庄和扈家庄,这三个庄子制定了互保协议,约定只要梁山的土匪来骚扰,三个庄子要共同对敌。今天说的扑天雕李应就是这三个庄子当中李家庄的庄主。

杨雄石秀带着时迁,三个人投奔水泊梁山,行至半路途中,他们在祝家庄开的客店当中投宿。他们要酒肉吃,店家告诉他们只有饭了,没有肉吃。时迁是干什么的?二话不说,偷了店里报晓的公鸡,杀了吃了。不多时,被人家发现了,这三位也答应赔偿,没想到对方不依不饶,毕竟背后是强大的祝家庄,店家说话也硬气。一来二去说岔了,两下里翻脸开打,石秀烧了人家的店,这边时迁让人家抓去了。

杨雄和石秀都是讲义气的人,商量着要救时迁。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杨雄碰到了熟人鬼脸儿杜兴。杨雄曾经有恩于杜兴,这会儿杜兴正在李应手下做总管,就带着这二位到了自己主人这里想办法。

李应一听他们说的,满口答应帮忙要人,还拍着胸脯说我写一封信就能把人要回来,立刻派他的副主管带着他的亲笔信到祝家庄要人。没想到人没要回来,副主管说自己还被祝家庄的三位少爷硬生生地撅回来了。李应表示惊讶,又让杜兴亲自去跑一趟,还用了自己所谓的“讳字图书”,表示这确实是我的亲笔信,是我的意思。结果杜兴去了,人还是没有要回来。杜兴自己叙述的经过是这样的:

展开剩余80%

“小人奉了东人书札,到他那里第三重门下,好遇见祝龙,祝虎,祝彪弟兄三个坐在那里。小人声了三个喏。祝彪喝道‘你又来则甚?’小人躬身禀道‘东人有书在此,拜上。’祝彪那厮变了脸,骂道‘你那主人恁地不晓人事!早晌使个泼男女来这里下书,要讨那个梁山泊贼人时迁!如今我正要解上州里去,又来怎地?’小人说道‘这个时迁不是梁山泊伙内人数;他是自蓟州来的客人,要投见敝庄东人。不想误烧了官人店屋,明日东人自当依旧盖还。万望俯看薄面,高抬贵手,宽恕,宽恕。’祝家三个都叫道‘不还!不还!’小人又道‘官人请看,东人亲笔书札在此。’祝彪那厮接过书去,也不拆开来看,就手扯得粉碎,喝叫把小人直叉出庄门。祝彪,祝虎发话道‘休要惹老爷性发!把你那——小人本不敢尽言,实被那三个畜生无礼,说‘把你那李应也做梁山泊强寇解了去!’又喝叫庄客拿了小人,被小人飞马走了。于路上气死小人!叵耐那厮,枉与他许多年结生死之交,今日全无些仁义!”

这里面就有意思了,按说这三个庄子现在是战略同盟的关系,关系应该还是不错的,怎么一来二去话说得跟仇人似的。时迁就是个小毛贼,李应的面子到了,放人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为了他伤了和气。但是还就是因为他,两个庄子伤了和气,这个就值得琢磨了。

是不是他们说祝家庄祝氏三杰的话有水分,夸张了啊?这应该不是。因为后面李应和祝彪开打,祝彪对李应的态度也是这样,说明当时这三位少爷就是这么说的。那么为什么这三位少爷火这么大呢?那么咱们就要从去要人的人这里想了。

那么说是要人的人说话比较伤人,不客气,没事找事?也不是,那样的话祝彪也就说了。应该是话说得还是很客气,但是还是把对方惹火了。因为说话这个东西的艺术性就在于,不一定非要大吵大闹才能把对方惹急了,客客气气地同样可以把对方惹火。要点就在于:根据对方的性格特点下家伙,找对方最不爱听的话说。就拿这祝家哥仨来说,都是心高气傲的人,想要把他们惹急了很简单,话里话外瞧不起他们,把他们说的很差就行。比如到了那儿就说:“时迁可能不是梁山的,那就无关紧要了,放了就放了。如果他是梁山的人,那也没必要为这点儿小事得罪梁山。梁山正找不着借口来咱们这儿砸窑呢,咱们别给人家提供口实,否则他们真来了,就算您几位武艺高强,但也够呛扛得住他们,别找那不自在……”行了,就这几句话就足以把那几位惹毛了,那几位也是年轻,压不住火性,当场翻脸,两家撕破脸开打。

可能您要问了,照这么说李应这边是有意把那三位惹急了,好像就是为了翻脸,这有必要吗?我觉得还真就是这样,李应就为了把他们惹火之后翻脸,两家绝交。可能时迁这个事都是一个借口,否则以李应的为人,没必要为了一个小毛贼这么热心,而如果他需要一个借口那就不一定了。

那么说下一个问题,李应为什么要这么干?其实,从祝氏三杰的的言谈话语之间就能看出一点儿来。这哥仨心高气傲,觉得自己了不起,谁都看不上。其实我在前面孔明孔亮那一段里也提到他们了,梁山就在跟前,躲都躲不开,他们还总惦着跟梁山碰碰,最后找倒霉。李应看出他们的意思了,明白这仨小子是在作呢。三庄联盟应该是防御性的互保措施,从本质上来讲是避免冲突,这个条约永远不要启动才好,像李应这样经过很多大事的人的心态是这样,这也是成熟的想法。那三位少爷不是,总惦着用这三庄联盟跟梁山较量较量,唯恐生活太平淡了。

祝氏三杰表现出来的想法,让李应感到害怕,所以他想要脱离这个同盟,不想被绑上战车,但是要是直接宣布脱离,他立刻会成为众矢之的。祝家庄三个少爷正没地方释放雄性荷尔蒙呢,跟梁山开打之前就得找上他。所以他不能干这样的蠢事,他需要一个借口,时迁就是,很难得啊。

李应跟祝彪大战十几个回合,然后被祝彪一箭射中胳膊,安排得恰到好处。不但是退出同盟的理由充分,而且是你祝家庄伤了我,这样表面上理亏的还是你们那边,在道义上我也占上风,你还真说不出我什么。祝彪武功很高,但是在做事上跟李应相比,那就是个小毛孩子,还嫩着呢。

这样,在后面的梁山三打祝家庄当中,李应就可以理所当然地置身事外。宋江为了打祝家庄的事情来找李应,李应以受伤为借口,避而不见,但同时让杜兴出面,把祝家庄里里外外的情况都告诉了宋江。这样,既不得罪梁山,真要是那边问起来,还可以把责任往杜兴身上推,我只让他接待梁山的人,没让他把什么事情都说了啊。杜兴也有理由啊,杨雄帮过我,我也不能知恩不报不是?对方吃了亏都说不出话来。

从这儿可以看得出来,李应办事很老辣。他没想到的是,碰上了一心通吃,还不讲游戏规则的梁山土匪。虽然自己没得罪过他们,也没有出兵帮那两个庄子,而且实际上还帮了梁山。但是这并不妨碍梁山的人把他骗上山,然后把他的财产都搬上山,再把他的家烧成一片白地。

其实李应已经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得够好了,但是面对的对手是他自己抵挡不了的,这就是狼要吃羊,你还躲不开。李应看得很明白,不硬扛,既然已经没有退路,那就先在山上待着。不过李应上山之后就像徐庶进了曹营,一言不发。《水浒传》说他背后五把飞刀,神出鬼没,但是整部书里,他就从来没使过。他在梁山上是深藏不露,绝不冒头,除了祝家庄这一段,他就再也没有出过场。直到最后,征讨方腊,活着回来,话说他这样的想不幸存都难。最后他也没做官,带着杜兴回到老家,白手起家,又成了一方富豪,颐养天年,这人心智的成熟,让人不得不佩服。

和李应相比,扈家庄就显得笨多了,下一段咱们聊聊知名度极高的扈三娘。

请按住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人微信公众号,您的转发是对我最大的肯定,谢谢各位的鼓励和支持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