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满洲中世纪,女真完颜部与高丽十七万大军死磕到底

满族文化网
2016-12-04
+关注

辽朝末期(12世纪初),女真为抗击高丽入侵曷懒甸进行了长达九年的战争,最终击败高丽,收复了曷懒甸。曷懒甸之战,遏制了高丽向东北的扩张,促进了女真社会的统一,为大金国的建立创造了条件。

战争背景

918年王建创立高丽政权后,积极北上扩张领土。922年修茸古都平壤,移民,置官设署,以西京相称,并以西京为基地继续向北扩展。926年辽朝灭渤海国,继之西移朝鲜半岛的原渤海民,削弱了辽在这里的力量。高丽对这里的渤海人和原渤海统治下的女真人等进行招诱、驱讨,不断扩张势力。为此与辽发生矛盾、纠纷, 甚至演化成冲突(参见“辽国高丽战争”)。1044年,高丽在今朝鲜半岛咸兴以南、永兴以北之间修筑长城,抵都连浦,并筑定州、宣德、元兴三关(均在今朝鲜咸镜南道)。此后,辽与高丽东北部就以这一线长城和三关为界。 有辽一代,“高丽已将领土北界, 由前朝新罗时的坝江(今大同江)向北扩张至清川江流域”,并与长期生活在半岛北部的长白山三十部女真、鸭绿江部女真接壤。

展开剩余91%

长白山三十部女真源于隋朝前的白山靺鞨。唐辽时,虽收纳一些南下的靺鞨一女真人,但该部主体没有多大变化。至辽代,这支女真人“分布在今我国延边地区,通化地区南部,图们江以南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咸镜南北两道、两江道、慈江道,即咸兴平原地区一带”。辽圣宗开泰元年(1012年),“长白山三十部女直酋长来贡〔于辽〕,乞授爵秩”。同年,“女真酋长麻尸率三十姓部落子弟来〔高丽〕献土马”。后条引文中女真“三十姓部落” 即长白山三十部女真。这两条史料似可同时说明,至少此际即1012年长白山女真已发展为三十个部,结成部落联盟,并积极与外部联系。《高丽史》还列出三十部的名称。该部史书又将这支女真称为东女真、东藩、东北女真。显然是从地域出发,以高丽为中心,按照方向的称呼。长白山三十部女真属于辽朝“外十部”之一,辽政权在这里设长白山女真国大王府。与此同时,与高丽也存在某些依附关系。

辽代,这两部女真,特别是长白山三十部女真与高丽往来相当频繁。常以“朝贡”形式将马匹、貂鼠皮、青鼠皮、铁甲、楷矢、米等运往高丽, 从高丽得到纺织品、耕牛、器皿等回赐,借以互通有无。高丽授予该部女真酋长爵秩,如大相、大匡、正甫、将军等武散阶,以示怀柔、笼络。同时,这支女真在陆上、海上,与高丽常发生一定规模冲突。

女真是我国东北的古老民族,生活在东北和朝鲜半岛北部广大地区。在女真30多个部落中,以完颜部为首的女真联盟逐渐壮大,逐步地统一了女真各部。经景祖、世祖、肃宗的连续努力,已将图门江的女真人纳人联盟中。随着女真部落联盟的统一和扩大,与高丽的矛盾冲突集中在曷懒甸的争夺上。邻近王氏高丽的曷懒甸(今朝鲜咸镜南道咸兴以北的摩天岭一带)居住着众多的女真部落。在乌古乃时就和生女真部落联盟有联系,部分女真人已表示愿意加入生女真部落联盟。康宗乌雅束时,“遣石适欢以星显(今布尔哈通河)、统门(今图们江)之兵往至乙离骨岭,益募兵趋活涅水(今朝鲜洪原附近),徇地曷懒甸,收叛亡七城。”但高丽方面害怕他们归附,“恐近于己而不利也,使人邀止之。”由此,引起了生女真与高丽争夺曷懒甸之战.1102年穆宗盈歌遣使赴高丽,不久便发生争夺易懒甸的战争。

曷懒甸

以完颜部为首女真联盟南下此地时,“曷懒甸诸部尽欲来附”,这是民族发展中由分散变为一体的趋同运动。对此,高丽不安,“恐近于己而不利也,使人邀止之”。穆宗四次遣使赴高丽交涉,均无结果。康宗乌雅束即位不久,遣石鲁欢经略曷懒甸女真各部。高丽竟然拘留谈判中的女真代表,并继续诱使曷懒甸地区的“五水之民”。

高丽错误估计了形势,于1104年初,派林干率兵与女真联盟军战于定州城外,大败。女真联盟军乘胜占领定州、宣德二城。继之,高丽又派尹瓘代替林干,与女真联军再战,“陷没死伤者过半,军势不振,遂卑辞讲和,结盟而还”,又放回女真谈判代表。曷懒甸女真人正式纳人女真部落联盟中。

高丽虽然“讲和结盟”,但并无放弃占领曷懒甸的企图,深感于晓能善战,机动灵活的女真骑兵之厉害,于是组建骑兵,扩充步兵和精弩、发火等别武班,四季操练,整顿军纪,筹积军粮,誓与女真再战,以雪国耻。暂短的和平结束了。

1107年(高丽睿宗二年)高丽任命尹瓘、吴延宠为正副元帅,率17万大军,号20万,由陆地、水面分五路对曷懒甸发动全面进击。由于是突然袭击,女真人没有准备,其酋长人先被诱杀,于是更加被动。是役斩女真军6000余人,俘虏1000余人,攻破村庄130余座。第二年,高丽在这一地区强筑咸州、英州、雄州、福州、吉州、公峻镇、通泰镇、崇宁镇、真阳镇九座城,大体相当于今朝鲜咸镜南道和两江道南端一带,准备长期固守。高丽东北界遂暂时向北推移。

曷懒甸的地理位置很重要,不仅是统一女真的重要一环,而且可作为从东面进击鸭绿江部女真及辽朝东京的基地,还是南控高丽的门户。是时,完颜部中杰出人物己具有这种规模的战略构想。康宗主持会议,讨论是否出兵援助易懒甸地区的女真。多数人认为“不可举兵也,恐辽人将以罪我。”当时,多数人的恐辽情绪相当浓厚。如作为宗主大国的辽朝果真出兵干涉、插手,则事情就复杂难办了。唯独阿骨打(金太祖)提出异议“若不举兵,岂止失曷懒甸,诸部皆非吾有也。”阿骨打的意见,具有战略眼光,不愧政治家。何去何从,康宗经过犹豫而采纳阿骨打的意见,旋即遣能征贯战的塞(赛)斡率兵前往曷懒甸解救危机。

塞斡领导的女真军与高丽军在曷懒甸展开一年多的争夺战,虽互有胜败,但高丽军败多胜少,消耗特大,高丽的交通线和通讯网常为设伏的女真军抄掠。其国内,因广泛征兵和连续战争而饥懂、疾疫,“边患窘迫,军民劳苦”,“军马疲毙”,上下骚然是其具体写照。1109年“高丽复请和”,康宗曰“事若酌中,则与之和。”在高丽王主持下,经百官会议研究,答应并履践女真的要求:撤离九城,归还亡民,退出所占故地……于是曷懒甸回归女真。长白山三十部女真正式加人女真民族中,从而壮大该共同体力量。曷懒甸回归女真,不仅遏制了高丽向北扩张的趋势,而且完成从东面包围辽东京的战略任务。

战争进程

以完颜部为首女真联盟南下此地时,“曷懒甸诸部尽欲来附”,这是民族发展中由分散变为一体的趋同运动。对此,高丽不安,“恐近于己而不利也,使人邀止之”。穆宗四次遣使赴高丽交涉,均无结果。康宗乌雅束即位不久,遣石鲁欢经略曷懒甸女真各部。高丽竟然拘留谈判中的女真代表,并继续诱使曷懒甸地区的“五水之民”。

高丽错误估计了形势,于1104年初,派林干率兵与女真联盟军战于定州城外,大败。女真联盟军乘胜占领定州、宣德二城。继之,高丽又派尹瓘代替林干,与女真联军再战,“陷没死伤者过半,军势不振,遂卑辞讲和,结盟而还”,又放回女真谈判代表。曷懒甸女真人正式纳人女真部落联盟中。

高丽虽然“讲和结盟”,但并无放弃占领曷懒甸的企图,深感于晓能善战,机动灵活的女真骑兵之厉害,于是组建骑兵,扩充步兵和精弩、发火等别武班,四季操练,整顿军纪,筹积军粮,誓与女真再战,以雪国耻。暂短的和平结束了。

1107年(高丽睿宗二年)高丽任命尹瓘、吴延宠为正副元帅,率17万大军,号20万,由陆地、水面分五路对曷懒甸发动全面进击。由于是突然袭击,女真人没有准备,其酋长人先被诱杀,于是更加被动。是役斩女真军6000余人,俘虏1000余人,攻破村庄130余座。第二年,高丽在这一地区强筑咸州、英州、雄州、福州、吉州、公峻镇、通泰镇、崇宁镇、真阳镇九座城,大体相当于今朝鲜咸镜南道和两江道南端一带,准备长期固守。高丽东北界遂暂时向北推移。

曷懒甸的地理位置很重要,不仅是统一女真的重要一环,而且可作为从东面进击鸭绿江部女真及辽朝东京的基地,还是南控高丽的门户。是时,完颜部中杰出人物己具有这种规模的战略构想。康宗主持会议,讨论是否出兵援助易懒甸地区的女真。多数人认为“不可举兵也,恐辽人将以罪我。”当时,多数人的恐辽情绪相当浓厚。如作为宗主大国的辽朝果真出兵干涉、插手,则事情就复杂难办了。唯独阿骨打(金太祖)提出异议“若不举兵,岂止失曷懒甸,诸部皆非吾有也。”阿骨打的意见,具有战略眼光,不愧政治家。何去何从,康宗经过犹豫而采纳阿骨打的意见,旋即遣能征贯战的塞(赛)斡率兵前往曷懒甸解救危机。

塞斡领导的女真军与高丽军在曷懒甸展开一年多的争夺战,虽互有胜败,但高丽军败多胜少,消耗特大,高丽的交通线和通讯网常为设伏的女真军抄掠。其国内,因广泛征兵和连续战争而饥懂、疾疫,“边患窘迫,军民劳苦”,“军马疲毙”,上下骚然是其具体写照。1109年“高丽复请和”,康宗曰“事若酌中,则与之和。”在高丽王主持下,经百官会议研究,答应并履践女真的要求:撤离九城,归还亡民,退出所占故地……于是曷懒甸回归女真。长白山三十部女真正式加人女真民族中,从而壮大该共同体力量。曷懒甸回归女真,不仅遏制了高丽向北扩张的趋势,而且完成从东面包围辽东京的战略任务。

曷懒甸回归女真联盟

1109年秋,高丽从曷懒甸撤回军民。这次高丽向北“拓地”维持时间不到二年,中朝东段边界又恢复了原有的疆界。至金末出现的东夏政权统治金曷懒路、恤品路等地时,中朝的东段边界仍以高丽的定州、长平一线的长城和都连浦为界。

双方争夺曷懒甸,几乎与鸭绿江部女真无涉,这支女真人与高丽仍保持和平友好关系。他们被纳人女真共同体,在时间上要略晚些。

女真联盟与高丽围绕易懒甸的斗争,历经九个年头。对此,辽朝的态度和倾向不明显。高丽虽是辽朝的藩属国,但双方不太协调,相互怀有戒心。辽并不希望高丽得胜,进而扩大势力。以完颜部为首的女真联盟对辽朝长期实行韬光养晦之策略, 辽人基本不知其底细,更不知其蕴藏着的巨大潜力。甚至曷懒甸战争结束后的第三年即1112年,阿骨打在混同江头鱼宴发出轻辽“信号”时,辽仍藐视以阿骨打为首的女真人系“墓尔小国, 亦何能为” ,可见辽朝统治者对完颜女真这支充满希望的新生力量何等麻痹、大意。辽政权从自身利益出发,很希望女真联盟与高丽长期“打下去”,两败俱伤,以收渔人之利,因此对于北方这一天朝体系秩序中的局部动乱也就采取漠然置之的态度,从而在客观上为女真联盟向朝鲜半岛拓展提供了机会。

九城的归属问题

所谓“九城”是指曷懒甸之战期间,高丽取得优势的情况下,在原女真故地修筑的一些要塞。《高丽史·睿宗》记载:“尹瓘击东女真,大破之,遣诸将定界筑雄、英、福、吉四州城……戊申,尹瓘以平定女真新筑六城,奉表称贺。立碑于曷懒甸公险镇,以为界至”。对于九城的具体位置《高丽史·尹瓘传》有更为详细的记载:“于蒙罗骨岭下筑城廊九百五十间号'英州';火串岭下筑九百九十二间号'雄州';吴林金村筑七百七十四间号'福州',弓汉伊村筑六百七十间号'吉州'。这些地区原为女真属地,本非高丽领土,并且在女真发兵反击高丽之后,高丽又被迫将这一地区还于女真,《金史·高丽列传》记载;“高丽许归亡入之民,罢九城之戍,复所侵故地,遂与之和。”

《金史·斡赛传》记载;“未几,斡赛复至军,再破高丽军,进围其城。七月,高丽请和,尽归前后亡命及所侵故地,退九城之戍,遂与之和。”高丽退还领土有其原因。其一,是女真部落联盟的顽强反攻;其二,高丽自身既要面对女真的反攻,又担心辽的乘虚而入,“国家不还九城,契丹必加责让,我若东备女真,北备契丹,则臣恐九城非三韩之福也。”金仁存的这段话道出了高丽的担忧,“九城”虽为高丽所占但并未使高丽获得利益,反之,却是高丽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退还女真故地对双方都有利。

曷懒甸所谓的“九城”,本非高丽领土。高丽出兵侵夺之后,不久又为女真收复。然此后明朝初期,高丽又以“九城”之说向明索要领土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九城”之说首先掩盖了中国渤海、辽朝时,其定州、长平一线长城之北不属于高丽这一事实,也掩盖了高丽睿宗攻占曷懒甸为时不到两年,此后这一地区一直由金、元两朝管辖的事实。

“九城”之说后成为高丽欲北扩领土的借口。经向明朝提出,明朝予以承认。在明朝皇帝眼中,朝鲜为属国,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分化外,一视同仁”的天朝大国妄自尊大的心理;在中原面前,如果女真与朝鲜相比较,肯定感觉朝鲜儒家文化高,更亲,认为女真是化外之民,鄙视女真人,把那块土地给朝鲜无所谓。跟孙中山把满洲给日本的想法有想通之处,在孙中山眼里,日本也比满洲鞑子更亲近。

微信公众号满族文化网编辑出品,转载请注明。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