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心里的声音

手机搜狐

SOHU.COM

田松 | 绘画就是欺骗——埃舍尔的艺术与科学(下)

▲M.C.埃舍尔(M.C.Escher,1898-1972),荷兰科学思维版画大师,20世纪画坛中独树一帜的艺术家

作者田 松(本号主编,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责编 许小编 刘小编

◆ ◆ ◆ ◆ ◆

埃舍尔的艺术

6,不可能的世界:多重透视

埃舍尔最奇特的创造在于他的不可能世界,这是他对画面本身进行研究的最出色的成果。这些作品表达了埃舍尔最深遂的思想,在二维的画面上营造出不可能的三维世界。

这种不可能的世界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同一个画面中出现了多种透视关系;另一种是在二维画面中营造出在现实三维世界中矛盾的效果。

前一种是埃舍尔研究透视的一个自然延伸。在埃舍尔的早期作品中,就已经出现了一些特殊的透视,比如著名的《巴别塔》,很少有人采用这样极端的视点。

《巴别塔》

同时,这幅版画也可以视为存在两个灭点。一个是平视的,在画面上部,塔顶处;一个是俯视的,在画面下部,塔底处。埃舍尔早期有一幅自画像也采用了一个特殊的视点。

《彼岸》

在《彼岸》中,埃舍尔进行了大胆的透视实验,他只用了一个灭点,在画面正中,但是这一个灭点却承担了好几种功能,既是天顶、又是天底,还是地平。恩斯特评论道:在这个神奇的屋子里,上下左右前后全无一定,全看你从哪个窗子看出去。

毫无疑问,这类作品完全是理性的产物。埃舍尔根本就不在乎他画了什么,他就是想要看看,在一个二维的平面上,都能产生哪些三维的效果。何平在《天地英雄》上演之后,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张艺谋拍电影,是先有故事,然后为这故事找一个合适的场景;而我怕片子,则是先有场景,然后琢磨这个场景下能够发生什么故事。

在《相对性》中,埃舍尔把几种不同透视的景象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了一起。恩斯特认为,这种景象在未来的太空城中,未必没有可能。

《高与低》是同一个场景的不同透视表现在同一个画面中的代表作,如果观众从下到上或者从上到下观看这幅作品,就会随着埃舍尔经历一次视觉冒险。反复多看几次,会有更多的感受。恩斯特对这幅画有非常细腻的描写,不妨引用一段。

正如开始的时候我们的视线会情不自禁地向上看,现在它又不由自主地向下看。好像从很高很高的地方向下俯视,我们看到了铺着瓷砖的地面——的确,现在是瓷砖地面——只限于草图上可见部分的底部。它的中心点就在我们的正下方。最初的天花板现在变成了地板,天顶也成了天底,依然是所有下行曲线汇集的灭点。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