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政务新媒体,当心情绪化引发次生互联网舆情

近年来,政务部分越来越重视新媒体的建设。然而在日常的运营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共性的问题。网型网秀认为一些基层的政法新媒体虽然成为了司法公开的窗口,却也有个别“好心办坏事”的“无心之举”。

比如北京快播案一审庭审便是个中典例。2016年1月,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快播公司及相关被告涉嫌传播淫圌秽圌物品牟利案,长达20多小时的庭审视频直播,吸引了百万名网民在线“围观”。但是,这样的“大尺度”公开,也给一些网友留下了“辩方妙语连珠”“检方欲辩难言”的观感。

对比快播案一审庭审时的“全方位公开”与后来一审宣判时的“适度公开”(法院官微未视频直播,但公布了明法释理的判圌决书)在互联网上的舆情效果,可见司法公开操作效果预判工作的重要性,政法机关借由新媒体进行公开操作需仔细斟酌。

网型网秀认为,职业自媒体“抱团取暖”,为舆情“火上浇油”也会成为互联网舆情的导火线。涉警、涉法舆情中,警圌察与网民、法官与律师在自媒体上的对话与争论较为常见。“律师吴良述与广西南宁法院纠纷”事件中,律师群体迅速“抱团”维圌权,一些法官检圌察官自媒体也在微信公众号上斥责“律师不配合执法”;“深圳宝安圌民圌警执勤失当”事件曝光后,一些警圌察自媒体发表的言论在主流媒体中引发争议,新华社援引专家观点,认为有些警圌察自媒体存在“帮亲不帮理”的现象,并表示“护犊子”现象无助于平息质疑。

需要引以为鉴的是,基层执法群体“打抱不平”的委屈心理,透过自媒体发声、形成一定层面的互联网舆论层,这一做法本身利于平衡舆论生态。但个别言论引发普遍的“情绪化”指摘,反而容易引发次生互联网舆情。

网型网秀认为,政务部门要建立完善的舆情监控,及做好提前监测,及时管控,高效应对。同时,可以引进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及时监控互联网上的负面舆情,定时生成检测报告,不断改善舆情处理的策略,树立政务部门良好的形象。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