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退出综艺界?薛之谦坦言:再做一年会发疯

薛之谦(资料图)

据新京报即时新闻12月2日报道,有人统计,这一年薛之谦参与录制了34档综艺节目,这个数字连她经纪人都说,“多到数不清”。“没有‘南薛北张’都不好意思叫综艺节目”,成了业内的一个定律。

可当薛之谦终于就这样“火”了时,他却心怀忐忑,“你已经挺红的了。”听到记者这么说,他反驳道:“我分析过,要真正奠定不会过气的地位,一定要有三首成名曲,我现在只有两首,所以我还在努力创作第三首。”

在接受新京报的采访过程中,两个词是他提及最多的,一个是“赚钱”一个是“音乐”,前者的目的就是为了支撑后者。在满负荷消耗的这一年,薛之谦毫不避讳地承认,他在“硬着头皮做综艺,再干一年一定会疯”;而为了他视之为生命的“音乐”,“可以把所有饭碗都丢了,包括他当成事业来经营的微博”。

走红不靠炒作因为没钱炒

即使到了现在,薛之谦还是觉得自己处于一个很容易过气的阶段,“因为我红得很突然。有一天洗完澡,刷完牙就发现我红了。有两件事我印象很深,第一件‘啊,这是直播吗’(接受CCTV某节目采访时把直播当成了录播),第二件是‘biubiubiu’(做客某节目讲冷笑话),然后大家才开始接受我的音乐。”

但薛之谦真正把“自己红了”这件事当真,则是通过微博,“起初,那些大号转我的微博,我也纳闷,因为我没付钱,他们都很贵我也付不起,但我会关注他们,礼尚往来嘛,大号也就关注了我,这样大家就成好朋友了。但是我也不会给他们拉个群发红包,发片时让他们转,因为我拉不下这个脸,所以他们转发我的歌也是自愿的。”那一阵薛之谦在不停地上热搜。“网上很多人说我和我的团队急功近利地做营销,我的团队一共就三个人,经纪人、宣传,还有一个外聘的师。连海蝶公司都是外养的,除了发片时他们过来给我帮忙。但就算是宣传期,他们也不会帮我做营销,因为没有预算,当然我也不需要。我觉得任何团队计划好的炒作都是昙花一现。所以我极力反抗炒作,我觉得就是凭本事,老子就是写歌,如果歌能红,那这就是命。”

段子不是原创给钱也不发

虽然承认“自己红”,但对于靠写段子翻红这件事,薛之谦既没想到,又万分感激。“我2010年开始就在微博上写段子了,也五六年了。当时完全就是因为太闲了,没事做,也没通告。”但在成为“段子手”薛之谦后,其实很多他曾经的歌迷并不理解,一个能写出细腻歌词与旋律的创作者,怎么到了微博上变成了一个打了鸡血的神经质。“我刚出道的时候是很腼腆的,后来发现歌手走不通,只能把自己培养成谐星了。但是,我本身应该是具备这样的气质的,所以只要能红、有钱赚就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