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限将至,三分之二的直播平台面临生死之战

12月1日是国家网信办颁布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正式实施的日子。

实名登记;建立内容审核平台;健全值班巡查、应急处置、技术保障制度;根据内容类别、用户规模实施分级分类管理;加强对评论、弹幕等直播互动环节的实时管理;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发布内容和日志信息保存六十日……

这一系列的规定,对于本就承受巨大带宽成本、运营成本、推广成本的中小平台而言,无疑更是雪上加霜。而早在之前的9月9日,广电总局规定直播平台必须获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以及新增的必须获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就已经令包括一些成名已久的大型直播平台一筹莫展。

比新规更冷的,是资本的寒流

对于2016年疯狂爆发,虚火大旺的直播行业来说,洗牌将至,中小直播平台出局已定,同过去几年之中千家争雄的团购网站、P2P平台、O2O平台一样,喧嚣之后,留下一长串“阵亡名单”。

如果这仅仅是监管层面为直播行业设置障碍,我们大可叹一声“生不逢时”,但事实上真正令直播平台感受寒意的是日益保守和谨慎的资本。

据统计,目前行业内有近300家网络直播平台,稍大一些的直播平台诸如映客、斗鱼、花椒、熊猫等目前都还处在烧钱阶段,为了支付高额的宽带成本,挖角主播以及宣传造势等不得不依靠不断融资,勉强得以平衡收支。相比之下,大量中小型直播平台尤其是新入局的直播平台,和深耕已久,手握大量资源的大平台相比,很难组一副吸引投资人的好牌。

同时市场也根本不会给这些平台沉淀内容、打造头部的条件和时间,大量中小平台不得不去打情色“擦边球”,反过来继续加剧行业乱象,令品牌蒙羞,令监管愈加趋严。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轮行业洗牌的根本原因,正是市场无法容纳如此之多的直播公司所致。据虎嗅网引用的业内人士分析,现今存在着的300多家直播平台在即将到来的2017年将有超200家倒下。

被巨头吞并或死在新规眼前

大乱方有大治,在经历了“疯长”阶段的直播行业,可以说已经迎来了下半场。

之前广电局“视听证”新规已经为直播平台鲜明地划好了道:大型平台寻找能够并购持证的“壳资源”,小公司寻求被持证企业并购,比如视频网站。因为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5月31日,国家广电总局共颁发了588张许可证,其中绝大多数给了媒体平台。

据新浪科技报道,YY旗下的YY Live与虎牙直播共用一个视听许可证,战旗TV的许可证来自于老东家浙报传媒,映客直播的视听许可证则来自于其创始人曾供职许久的多米音乐,在“一证一平台”政策还未见端倪的今天,寻得持证企业的并购也是曲线救国的方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