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变局下的双向思维

在全球环境迅速变化的大变局中,前向思维与后向思维交互作用,驱动着企业的自我进化与再进化。

孙黎肖建强路江涌/文

(孙黎为堪萨斯城密苏里大学创新与创业助理教授,肖建强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堪萨斯城密苏里大学访问学者,路江涌为北京大学教授。)

环境的易变性和不确定性一般体现在经济环境与经济体系的变化、技术的变化、社会结构与文化规范的变化、政治环境的变化之中,几乎所有的组织理论都假定环境的变化一般会反映在组织变化之中,因为环境塑造着组织形式与组织实践,组织为了生存、参与竞争、接受环境的挑选会积极适应环境。

基于进化论的观点,“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随着环境的不断变化,人们相信适应能力差的组织将最终会被淘汰,因此人们纷纷致力于设计能够学习、可以迅速适应环境变化的组织,而这种组织适应既涉及利用已知的,又涉及探索未知的,这涉及到两种思维——后向思维与前向思维的交叉运用。

在观察联想、IBM和海尔三个案例的时候,我们需要注意的,他们在全球的经营环境、技术变革中越来越显示出VUCA的大变局特征,也就是volatillity(易变性)、uncertainty(不确定性)、complexity(复杂性)、ambiguity(模糊性)越来越高。在这种环境变化中,非常需要前向思维和后向思维同时作用,从而提高对VUCA的的预见性和洞察力,从而提高组织和个人在这种环境下的适应力。

从环境上来看,这三家企业的转型无疑都受到了互联网浪潮的冲击。

联想则更鲜明地提出了“互联网+”的战略,也将互联网化视作自己转型的重要战略。IBM抓住认知计算与云计算的技术浪潮,也将自己转化为平台服务商,整合自己既有在产业上的技术与解决方案。联想则更鲜明地提出了“互联网+”的战略,也将互联网化视作自己转型的重要战略。经历十一年的转型,海尔打破了组织的层级,将自身转变为一个平台企业。一方面将家电业务以互联工厂的形式进行更为灵活的生产,另一方面将子公司转化为小微企业。

从学理上讲,后向思维对应的是关注经过试错学习(trial and error)后而获得的经验智慧,也是经过了自然选择后生存下来的行为,它们是对过去行为所产生的正向或负向结果的强化。这体现在企业的进化与再进化过程中,就是不断复盘,对自己过去的经验进行整理与分析,从而更为积极地拥抱新潮流。

需要注意的是,对于组织而言如果过分关注自身的经验而忽略了其他方面的重要信息,这就容易掉入组织专家詹姆斯·马奇提出的“经验陷阱”或“能力陷阱”,他在一本关于规则的书中这样说道:“……对于组织智慧来说,学习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工具,也是一个不可靠的工具。学习具有局限性,因为它在解释历史时容易犯错,它天生短视且狭隘,容易淘汰它所需要的那些变异,学习系统内部互相嵌套、相互冲突、不同层级之间关系错综复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