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手机搜狐
SOHU.COM

【执行死刑】我爸爸的工作是枪毙死刑犯

昱智谷
2016-12-01
+关注

题图来源:《烈日灼心》

生命珍贵,所以不要犯罪

死刑执行前的犯人一般都是什么状态?

在检察院实习的时候曾经参与过一起死刑执行。

执行的前一天下午,当时的实习指导老师忽然郑重的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当时也没什么概念,没往深处想,只当是和开庭一样,是很正常的工作而已,就轻描淡写的说要去。

第二天很早,我和两名检察官便出发去了刑场,记得那天他们的着装都有非常的正式,制服、徽章都佩戴的十分齐全。

到了现场,法院的工作人员也已经到场,大家还像往常一样寒暄,但是当犯人带到庭上的时候,每一个人的表情马上变得异常严肃起来。

那天犯人整理得非常干净,头发、胡子、衣服…,我注意到裤腿是用绳系住的,事后才知道,据说在执刑的一瞬间,人的大脑会失去指挥的能力,造成大小便失禁。

展开剩余84%

宣读执行决定时,犯人的脸上没有慌乱、也没有电视上演的格外冷静,我猜,他还没有感受到死亡的威胁,所以反应不是很明显。

法警往外带人的时候,犯人的步伐明显开始蹒跚,像是要拖延时间,又不想认怂。临近房门时,他顿了顿,回头望了一眼,嘴唇稍动,我家人来了吗?

记得那是北方 12 月初,天气已经很寒冷了,我们一行监督死刑执行的人员在验明正身并宣读执行决定后,站在法庭门口,看着犯人被拖曳到一座小丘前面,法警按着他面对小丘跪下,前几天下的薄薄的雪覆盖着土丘,显得现场格外的悲凉。

指导老师担心我接受不了,悄悄告诉我闭上眼睛。一声枪响,再睁开眼时,犯人已经跪倒在土丘上,暗红色的血从头上罩着的罩子上渗出来,将雪染红了大片。尸体悸动了两下,便归于平静,整个行刑过程不到半个小时。

回去的路上,距离刑场差不多有一公里的路边,停了几辆车,几个男人蹲在地上抽烟,一个女人看向刑场的方向默默哭泣,老师说,那是犯人的家属,是不允许靠近刑场的。

回去的路上大家心情都很沉重,虽然这样的死亡是罪有应得,也是很早以前在判决书下达的时候便知道的结果,但真正面对的时候,仍旧会感到生命的珍贵,想要规劝那些正在犯罪的人,为了自己和家人,请慎重规范自己的行为。

我爸退伍也有十几年了,但在十几年前我爸是个小伙子的时候,他是一名武警官兵,因为肯吃苦并且多次训练表现优异最后的工作是专门枪毙死刑犯

枪毙的人也不算多,总共有十个左右。

我爸即使是个七尺男儿依旧很害怕,即使训练了几年还是个新兵蛋子,但是上级下达了命令,必须上啊。

我爸对我说,他第一个枪毙的人是个强奸犯,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了,强奸他们家属院里的小姑娘还有附近幼儿园里的小女孩,年龄都不超过八岁,并且还是个二进宫的主,第一次没判他死刑,坐了十年牢放他出去,第一次,53 岁坐到 63 岁,后来在家安生没有几年,又死性不改,朝着家属院的小女孩下手。

因为邻居们都认为他那十年是去外地找女儿儿子了,他对外宣称女儿出国他不肯去,儿子病故,他孤身一人又回来了,其实是他的女儿儿子知道自己的老爸干出这种事,和他断绝关系永不联系。

邻居们心疼啊,多可怜一个老人,女儿远嫁儿子死去,老无所依啊,这个老头子还时不时拿些零食玩具送给这些小女孩,这些小女孩大多是这些老邻居的孙女,老邻居们见他可怜也愿意让孙女们去陪陪他,更为他争取机会,于是他第二次伸出了魔爪。

这次事情是我爸的朋友说的,我爸负责枪毙死刑犯,他就是专门看押死刑犯的狱警,这些都是这老头主动说的,他说他看见这些小女孩就有歹念,根本就控制不住。

我爸是个很刚烈的人他极度厌恶这种人,抢劫杀人犯他都没这么厌恶过就讨厌这种人。

我爸没见过这人,头被蒙住,眼睛还戴了眼罩就害怕认出来趁机报复。

但据我爸这朋友说,这老头子相当斯文,还戴副金丝眼镜,十足文化人气息,白白净净,在监狱里也过的很悠闲,根本看不出来是做这种事的人,好像这老头之前还是某个大学的英语教授。

可是当他知道他这次是要赴黄泉时,他傻了,他还以为在监狱里再呆个几年,争取个保外候审回家安度晚年,他年龄大了、监狱里关着不方便

他哭了,哭得很厉害,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些什么,没人听清,可最后一句我爸的朋友听得很清楚,「我真错了,我这一生都错了,我简直不是人!」

那天下了小雨,天气阴,有点雾,我爸朝他后脑勺开了一枪,他倒在了地上,我爸又补了几枪,把枪交了。

后来陆陆续续我爸又枪毙了几个人,但都是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抢劫,杀人,纵火,还有杀死一家六口的,最后退伍退到了炮院。

我爸现在说起这些依旧脸色沉重,当年那个二十几岁的他、却早已见识了这些。

因为有了这种经历、我爸这一生都很坦荡,都很守法,都很老实,后来追到了我妈生了我,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至于我爸的朋友也跟我爸同时退伍,一起到了炮院,后来也是娶了老婆生了儿子,两家关系一直都很好,但回忆起当年,我爸和那个叔叔都不约而同的选择回避那个话题甚至那段岁月,太残忍了吧、他们还是心怀梦想满腔热血的武警官兵,却因为种种原因分配到这个部门见识了法律血腥残忍的一面。

如有错误,不要过分较真、毕竟已经是十几年将近二十年前的事情了,这件事很早以前我爸给我说过,所以记忆也比较混乱,在努力回忆。

所以啊,大部分的死刑犯在上刑场前都是害怕的,心如止水的估计没有。

帅哥为什么要拒绝美女的微信?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