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执行死刑】我爸爸的工作是枪毙死刑犯

题图来源:《烈日灼心》

生命珍贵,所以不要犯罪

死刑执行前的犯人一般都是什么状态?

在检察院实习的时候曾经参与过一起死刑执行。

执行的前一天下午,当时的实习指导老师忽然郑重的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当时也没什么概念,没往深处想,只当是和开庭一样,是很正常的工作而已,就轻描淡写的说要去。

第二天很早,我和两名检察官便出发去了刑场,记得那天他们的着装都有非常的正式,制服、徽章都佩戴的十分齐全。

到了现场,法院的工作人员也已经到场,大家还像往常一样寒暄,但是当犯人带到庭上的时候,每一个人的表情马上变得异常严肃起来。

那天犯人整理得非常干净,头发、胡子、衣服…,我注意到裤腿是用绳系住的,事后才知道,据说在执刑的一瞬间,人的大脑会失去指挥的能力,造成大小便失禁。

宣读执行决定时,犯人的脸上没有慌乱、也没有电视上演的格外冷静,我猜,他还没有感受到死亡的威胁,所以反应不是很明显。

法警往外带人的时候,犯人的步伐明显开始蹒跚,像是要拖延时间,又不想认怂。临近房门时,他顿了顿,回头望了一眼,嘴唇稍动,我家人来了吗?

记得那是北方 12 月初,天气已经很寒冷了,我们一行监督死刑执行的人员在验明正身并宣读执行决定后,站在法庭门口,看着犯人被拖曳到一座小丘前面,法警按着他面对小丘跪下,前几天下的薄薄的雪覆盖着土丘,显得现场格外的悲凉。

指导老师担心我接受不了,悄悄告诉我闭上眼睛。一声枪响,再睁开眼时,犯人已经跪倒在土丘上,暗红色的血从头上罩着的罩子上渗出来,将雪染红了大片。尸体悸动了两下,便归于平静,整个行刑过程不到半个小时。

回去的路上,距离刑场差不多有一公里的路边,停了几辆车,几个男人蹲在地上抽烟,一个女人看向刑场的方向默默哭泣,老师说,那是犯人的家属,是不允许靠近刑场的。

回去的路上大家心情都很沉重,虽然这样的死亡是罪有应得,也是很早以前在判决书下达的时候便知道的结果,但真正面对的时候,仍旧会感到生命的珍贵,想要规劝那些正在犯罪的人,为了自己和家人,请慎重规范自己的行为。

我爸退伍也有十几年了,但在十几年前我爸是个小伙子的时候,他是一名武警官兵,因为肯吃苦并且多次训练表现优异最后的工作是专门枪毙死刑犯

枪毙的人也不算多,总共有十个左右。

我爸即使是个七尺男儿依旧很害怕,即使训练了几年还是个新兵蛋子,但是上级下达了命令,必须上啊。

我爸对我说,他第一个枪毙的人是个强奸犯,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了,强奸他们家属院里的小姑娘还有附近幼儿园里的小女孩,年龄都不超过八岁,并且还是个二进宫的主,第一次没判他死刑,坐了十年牢放他出去,第一次,53 岁坐到 63 岁,后来在家安生没有几年,又死性不改,朝着家属院的小女孩下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