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梁文道:世界之所以完整,唯系于我在读书

将全世界看成一本书,世界因为我的阅读而存在,遂成了一体两面的事。

内容整理自11月30日詹宏志与梁文道北大光华对谈,以及《梁文道:旅行之间多读书》

分享|梁文道

摄影|杨明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詹宏志的新著《旅行与读书》,表面上看一篇一篇都是游记,但每一篇游记都能够让你清晰的感触到这是在同一位读书人在交流,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个“书呆子”的旅行故事。

无疑,“书呆子”的旅行,跟常人还是不一样的。

书呆子匠人

詹宏志在《旅行与读书》里头谈过他自己的经历。在一次瑞士少女峰附近的旅行,他被随身携带的旅行指南上的一段话吸引住了:“全瑞士最美丽的景致出现在少女峰区域……人们的注意力太常聚集在当中的三个巨峰:少女峰(Jungfrau,4158公尺)、僧侣峰(Monch,4099米),和艾格峰(Eiger,3970米)……但闪闪发光的皓首雪峰只是一半的真相,邻近山丘与溪谷以绿色、棕色、金色交织而成的景色其实更为美丽……”敏锐的读者詹宏志在这段描述读出了言外之意:“只知道游览少女峰的旅客并非真的‘行家’,懂得在‘邻近山丘与溪谷’寻求旅游目的地的人才是真正懂得这个区域的隐藏之美。怎么办?照这样说,我也即将变成一个‘外行人’。”

正如所有旅人,绝对不甘只当外行观光客,他决定一探那“山丘与溪谷”之间的隐密圣境。又像一切书呆子,他在书中寻找线索,找到了一条语焉不详、标识不明的文字通道。没想到,接下来却是一次差点有去无回的绝境穿行。最后,他们能够安全走完,只能说是万幸。

首先必须明白,詹宏志可说是一个书呆子中的书呆子。而“书呆子相信凡事书中都有答案,在旅行一事也不应有例外,所以他们通常会以一本书或几本书做为旅行的依据,我当然也是这种人”。我当然也是这种人,所以我完全懂得,为什么单凭一本旅行指南里头几句几近于暗示的引导,他就可以充满信心地带着夫人计划一段预估六小时路程的登山之旅。

其实起步没多久,他就该意识到问题了。因为一位一看就是运动健将的登山客光是瞧了瞧他俩的行头,便主动建议把自己的手杖让给他们;但詹宏志拒绝了。然后呢?然后一路翠绿,瑞士国花edelweiss沿途相伴,他俩只觉自己身处标准的风景明信片当中,尽管山上行人渐少,但也浑然不当回事。直到眼前亮出一整片陡峭的雪坡,唯一的路径是一个个踩出来的足印,足印一旁是“直下数百公尺的山谷,最底下则是淅沥声响的溪涧,只要一个失足,你就要滚下数百公尺,撞上各种巨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