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红楼梦》拍电影,难题都在哪?

导语:28日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发布了关于2016年11月(上旬)全国电影剧本(梗概)备案、立项公示的通知,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最新电影版《红楼梦》,据悉,导演是曾执导《雍正王朝》《孔子》的胡玫,《孔子》的编剧何燕江这次也倾情加盟。观众期待值甚高,然而作为红迷,笔者有不同看法。

《红楼梦》是一部神圣的经典,让人百读不厌。把经典名著转成视觉影像,有87版珠玉在前,李少红10版的诚意改编,也最终以口碑争议收场。翻拍版本,大抵有80年代北影版六部八集系列电影、2012年神秘的昆曲电影,但都经历时间洗刷,难留经典。且电影篇幅有限,极难将故事、悬念和主线都表达完整。

笔者认为,这次翻拍,难度有四:

其一剧本撰写。忠于原著当然是第一位的,但并不是说编剧不可以再创造。但把120回的著作浓缩成几个小时,全景展现会造成亦步亦趋的剧本念白,使人物木偶化,而只保留精华部分,大量删减情节,以更小的角度拍摄虽说创作空间极大但也有可能脱离原著。此外,后40回的故事本为高鹗续书,涉及结局,编剧必然要有自己的版本,仁者见仁,偏于哪一方改编,都难免流于研究者自己的悬想,很难精准切中《红楼梦》最本质的情感表达。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其二受众定位。《红楼梦》电影公映,必然不会单纯满足当年老一代的读者。但若呈现在年轻观众面前,又该如何赢得他们的认可?这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不假,但也是一个让许多经典没落甚至流失的时代,不得不承认,喜欢读《红楼梦》的人,在数量上已经大大降低。以传统的严肃思维拍摄,《红楼梦》中历史的厚重、朝代的兴衰与家族的荣辱,难免让当下的年轻人产生距离感,但若加入流行元素大刀阔斧改造,也必然失了味道,误导他们。

10版《红楼梦》的色调和旁白饱受诟病

其三服化道具。众所周知,87版《红楼梦》在角色的服装配饰、化妆造型等方面都做到了最大限度地贴近历史,剧中主要人物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对《红楼梦》的认知。而当今的古装剧中,服化道具却有日趋僵化的趋势:服装夸张而艳丽,妆容充满现代感,精致有余而考究不足。相信即便是年轻观众,也不愿在本应古色古香的《红楼梦》中看到夸张的一字眉和所谓的咬唇妆。若要沿袭古制,难免受87版《红楼梦》服化道具的影响,失去新意和辨识度;若要大胆创新,又需谨防重蹈10版《红楼梦》服化道具广受恶评的覆辙。

新旧两版《红楼梦》剧中人物造型对比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