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石油赵海峰:提着全站仪就是管道“活地图”

背着脚架,提着全站仪,15公斤左右的设备与他为伴。他是管道工程的“眼睛”,把图纸上的一个个圈、一条条线,“复原”在沙漠、山谷和高原上。他走过的地方,一条条油龙气龙腾飞在山河之间。

赵海峰利用GPS定位线路数据

放线6公里,24个桩点。1号冲沟坡度超过40度,落差近80米,坡度大,可采取用斜井施工;莲花河汛期为7月和8月,应及早安排施工;河西的李家村西侧道路通行条件好,可以用于运管;王家村口有棵古树,需要改线……

这是管道一公司放线员赵海峰一天的工作记录。

管道设计人员把管道画在图纸上,放线员再把管道施工线路“画”在田里、山里和河里,施工人员才能“按图索骥”。放线是管道施工项目的第一道工序。因此,每个施工项目,他都是先遣军。

施工未开始前,放线员走的都是“无路、无人、无信号”三无地带。赵海峰说:“我们走过的地方,将来都是路!”

用GPS与基点进行测量后,他确定了位置。“一个桩点错误,有可能管道就要多出几公里。”赵海峰再一次与施工图纸核对桩点位置。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根木桩用力地钉进土里,“这些桩点连成的线就是将来管道线路的走向,有了它才能进场干活。”他在木桩头喷上醒目的红色标志漆。

放线工每天徒步十几公里成了家常便饭。赵海峰一张脸早就晒得黝黑锃亮。“甭管多帅的‘欧巴’,放线一个月都变成‘大叔’。这活苦、累,枯燥不说,而且危险。”

一次在新疆放线,他们的皮卡车进入到百里风区,“就是新闻联播里把火车都掀翻的那个地方。”沙漠里没有路,也没有标志物,更别说村庄了。突然刮起的沙暴把车子吹得来回摇晃,玻璃啪啪作响,沙尘不停地往车里钻。沙暴过去后,车轮陷入沙坑。“还没娶媳妇呢,得出去呀,我们几个人使出洪荒之力,愣是把几吨重的皮卡车推了出来。”他们凭借着GPS的大致方向向前开,直到晚上11点多才走出沙漠,汽车的油箱灯已经报警。回到主路后,他们立即联系项目部,才知道,项目经理派了三路人马去找他们。赵海峰笑着,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一条冲沟把黄土塬横劈开来。赵海峰站在沟边上,仔细地打量着冲沟,不时伸出拇指进行目测。随后,他翻开随身携带的本子,三两笔就画了一个简图,并在两边标注上相关高差数值,并制定了简易施工方案。当记者问他这些数据的由来时,赵海峰告诉我们:“这可是我们放线员的独门秘籍,我这手是尺,脚是尺,眼睛也是尺。”

新疆戈壁、黄土高原、江南水网、鄂西群山、东北雪原……赵海峰的脚丈量了大半个中国,测量放线近千公里,个中滋味,甘苦自知。

来源: 中国石油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