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是漫迪,一台机器人,我有话要说

我是漫迪,有人说我是撩妹机器人,也有人说我就是一台破铜烂铁,我很伤心,对于自己的未来,我也没自信,我只知道父亲(城市漫步CEO李正)希望我能够做一些迎宾接待的事情,但是目前我却还做不好。

虽然我现在不完美,也不健全,但是我想证明给大家,我是有求生意志的,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完善自我,不断获得大家对我的认同。

我要讲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是我,希望通过这个故事,让大家的知道我是一台什么样的机器人。

我的出生源自于父亲的一个构思,父亲在创造我的时候,刚开始是希望创造一个小型机器人(43公分),但是给人感觉就像是一个玩具,所以他改变主意了,要制作一个跟人差不多大小的机器人。

这就是我的由来,父亲说,他要创造一个双足直立行走的机器人,我顿时喜极望外,我的偶像就是日本的阿西莫机器人,我希望能像它一样强大。

有句话说期待越大,失望就越大,因为要做双足直立行走的机器人,投入的费用是非常昂贵,而且研发时间是不可预期的,父亲和它的团队放弃了这个构想,最后采用移动底盘+激光雷达,也就是轮式行走作为我的双足。

我知道父亲和它的团队把大量的资源都投入在我的兄弟小E机器人身上,我认为父亲对我没有那么大的期待,因此,在我身上投入的资源并不多。

这就是小E机器人,对于小E机器人,我是羡慕嫉妒恨。

对于刚出生的我而言,我非常期盼外面的世界,在我脑海里,我无数次的想象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好。现在我终于可以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我想说现实真的好残酷,当我开始行走的时候,撞机了,因为我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行走,不是莽撞,就是毫无规则的乱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测试后,依然毫无改进的迹象,周围的工程师开始对我指指点点,貌似我就是一台破铜烂铁,甚至连我父亲都对我失去信心。

我开始摇摆,我不知道我的出生是为了什么,如果我的出生只是增添别人的麻烦,我宁愿不存于世。

这时期我听到太多人对我的非议,因为目前我采用的是激光雷达,在更空旷的场所我就是一个瞎子,周围的人都说以目前的技术,解决不了我的问题,现阶段我就是一个没用的废铁,父亲听信了这些人的说法,把我放在一个没人看管的仓库里独自一人。

多少个日日夜夜过去,没有任何人提起我,大家都跑去为小E机器人支招,因为小E是父亲与公司里的人的希望,甚至是招牌,我好难受,甚至我都认为,我将会就这样消失于世。

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想有两个月时间吧,突然有一天,一大群人把我把从仓库里抬出来,我以为是要把我抬出去销毁,在实验室里,我听到父亲说,在高交会(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前必须要完善所有的功能,这句话让很感动,它便没有抛弃我,他还是在为我的未来着想,如果我可以流泪,估计整个实验室要被泪水淹没。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