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为什么有钱人和穷人都不去参加同学会了

相信每个参加工作超过5年的人都有一次好的同学会回忆和一次坏的同学会经历。5年,足够成为分水岭,结婚生子、事业初具规模,过往20多年同根同土的培育此刻长成千姿百态的人生。

好的那一次,定是离开后的第一次重聚,独自奋斗,然后欢天喜地去了,甚至主动发起了同学会,在酒精和老歌的共同作用下,一起温习了昨天、哭红了今天、承诺了明天,套现了童年往事的一点温存,用以鼓励自己未来不会太坏,至少还有这么多老同学呢。

而坏的那一次,总是年复一年地去参加同学会,彼此刷光了儿时回忆,面对眼前面容陌生的成年人,各自早已独立的人格终于催生出一系列问题:

● 这个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 他的感情状况我真的想知道么?

● 他带来的小孩儿我真的想逗么?

● 他挣多挣少有必要来这里炫耀么?

● 我跟他还有什么可聊的?

是啊,都多少年过去了,谁还没站稳脚跟?谁不是有家有业?本来只想来打发下无聊,结果分分钟倒要被人骑上来寻开心,能不掀桌并发誓再也不参加了么?

更有许多人,好的坏的同学会经历都在同一次,在“哇!丫现在居然长这样了”的猎奇感过去后,菜还没上完,便开始嘀咕:读书的时候就跟这些人没多熟,甚至还被排挤,好不容易毕业了眼不见心不烦了,现在又坐一起吃饭到底是图什么啊!

我也参加过一次感觉很糟糕的同学会,直接断了我这一生的念头。

那是我们小学同学毕业20年的重聚会,起因是小学时的班主任生了一场重病差点挺不过去,就想见见她退休前带过的最后这班学生,所以我们能去的都去了。

坦白说,当时场面极尴尬,因为每个人都无法叫出每个人的名字!连一起发生过的、用于唤起共同记忆的事例亦想不出一个,每个人对每个人只好不停“嘿嘿,你来了?我现在挺好的”。

同学会进行到一半,公务员和公务员聊,当妈的和当妈的聊,一个地方的和同一个地方的聊,每个人抱着“来都来了”的想法尽力找些共性来撑满这20年的空白。

但当晚还是发生了毁灭性的一幕:吃完饭结账时,一个颇有成就的同学硬要跳出来买单,嘴里嚷嚷“代表全班同学报答老师栽培之恩”。谁也拧不过他,连事先大家均摊好的饭钱都被他一一退还到手里。

果不其然,饭后他组局继续唱歌,但没有一个人去。他并不知道,在他抢着买单的刹那,已经有不少同学在私下抱怨了:凭什么他代表?即使过得没他好,但人均200元的饭我们吃不起啊?

难怪朋友圈里有那么多吐槽同学会的。

有人吐槽从小到大总有人想跟别人比,小时候比成绩现在比收入比地位比家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