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区区一条谶言,为何把袁绍袁术推上了绝路?

袁绍本该是最有潜力的又一汉高祖,但历史留给他的待遇却连项羽都不如,楚霸王虽然败亡却犹让人唏嘘不已,可袁绍未败则骂名早已著于史家之笔,成败偏见与正统史观淹没了后人判断真相的洞察力,这是司马迁与范晔的优劣之别。

在袁曹之争的胜败早已落下帷幕之后,史家留下了一段回忆:

史家或许是想借此突出魏武帝驾驭众豪杰的能力,这确实能让人联想到汉高祖,事实上曹操也多自比于刘邦,但如果摒弃事后之见,以常理人情度之,袁绍的选择与谋划才是最靠谱的。

当曹操趁袁绍之死北渡黄河扫灭二袁之后,随即离开许都,甚至离开其早期的大本营兖州,将自己未来的根据地设置在了冀州,没错,就是昔日袁绍谋划的那片地区,并在那里建立了魏王府,事实上这片河北之地曾是光武帝得以龙飞的兵粮基地,由此可见,袁绍早期的战略谋划相当高明。

换成现代投资者的角度,你是更愿意相信有着实业规划蓝图的袁绍,还是情愿豪赌那位大言不渐“我善于随机应变”的曹操呢?

恐怕后者在审慎之人看来,多少都有点像是“空手套白狼”的股市估值者吧!

▲官渡之战,是东汉末年“三大战役”之一,也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弱胜强的战役之一。东汉献帝建安五年(200年),曹操军与袁绍军相持于官渡(今河南中牟东北),在此展开战略决战。曹操奇袭袁军在乌巢的粮仓(今河南封丘西),继而击溃袁军主力。此战奠定了曹操统一中国北方的基础。

东汉末年有一最为显著的现象,就是两汉之际那句隐藏着极大政治威力的谶言——“代汉者当涂高”——又悄然展现出挣拧的脸庞。

后世读史者由于没有当时那种环境氛围,难以感受到这句谶言曾给那些拼命逐鹿的群雄带来何种巨大的震憾,甚至可说是某种巨大的心理启示。

还记得那位“称帝毁终身”的袁术吗?对于他的称帝之举,一般是将其当作与董卓废立汉帝的疯狂之举进行比附,后人多评其愚蠢与不识时务,但袁术的一个举动却说明自己的称帝并非无的放矢的狂妄行为。

当袁术败局已定,已经处于不知所为的他,向其从兄袁绍建言“禄去汉室久矣!袁氏受命当王,符瑞炳然。今君拥有四州,人户百万,谨归大命,君其兴之!”

在袁术看来,自己的所作所为非但不是狂妄,反而是符合天意所归的受命之举,他坚信即便自己败了,但袁氏受命而王的前景不会改变,虽然袁绍曾与他有过节,但他对袁氏的天命归宿深信不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