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沈括也在“乌台诗案”暗箭伤人

历史课本中介绍了一本让人印象深刻的科技名著——《梦溪笔谈》,同时让我们也记得一位人物——沈括。于是在我们印象中沈括是一位了不起的科学家,每每提起心里充满尊崇。

然《宋史•沈括传》中对沈括的评价却有“首鼠乖剌,阴害司农法。”这九个字。说沈括首鼠两端见风使舵,还爱玩阴的,人品很差啊。为什么?原来有一桩“乌台诗案”。

史料记载,沈括在杭州与苏轼聊天吃酒,临走求了苏轼近期的诗文,回家就拿了放大镜逐字逐句地审查,挑出来几首诗,以朱笔勾注,掉头就去告苏轼心怀不轨,讪谤圣上。沈括拿到的苏诗,其中有这么两句:“根到九泉无曲处,世间唯有蜇龙知”——沈括的注解是,龙不就是圣上吗?圣上好端端地在龙椅上坐着呢,你苏子瞻还去九泉找龙,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是乌台诗案之始,后来搞苏轼最起劲的李定等人,苏轼以及受牵连者数十人被御史台(乌台)的吏卒逮捕,解往京师。不过救援活动也在朝野同时展开,不但与苏轼政见相同的许多元老纷纷上书,连一些变法派的有识之士也劝谏神宗不要杀苏轼。王安石当时退休金陵,也上书说:“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在大家努力下,这场诗案就因王安石“一言而决”,苏轼得到从轻发落,贬为黄州(今湖北黄冈)团练副使,本州安置,受当地官员监视。

此后的沈括再去见苏轼,谈笑若常,就跟使坏的不是自己一样。沈括向世人展示了他的脸皮厚度,苏轼则展示了他肚量宽大。

因此,蔡确对沈括的评价是:“首鼠乖剌,阴害司农法”。这九个字入了《宋史•沈括传》。可以看出作为自然科学学者的沈括是一成功人士,作为人文学者和政治家的沈括是让人不齿的。以蔡京之臭死后还有门人立碑撰铭,沈括死了却连个墓志铭也没人给写,他这一生可称杯具,这杯具盛满了科学,却缺了些人文人性的东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