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栀子花开

手机搜狐

SOHU.COM

隋唐文化 | 唐诗里的雪

唐诗里描写雪景的诗句

悄然间,冬天就带着雪回来了。一年一轮回,雪花突然就欢天喜地从天而降。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那忽飘而至的第一场雪,便是冬天归来的美丽宣言了。轻翻古书,在寒冬里挑灯夜读,古人的诗情画意透过古老的方块字,一卷卷地,如清雅的梅香穿越时光的帘幕,隐约在冬夜里飘散开来。突然发觉,在历朝的文人骚客中,盛唐的诗人对雪是最情有独钟的了。

唐朝的王维,在冬夜里竟被惊醒了——“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这场雪真的很大啊,一下子竟把对面的山峰染成了白头。韩愈也不禁发出了惊叹:“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而贪图温柔乡的宋之问,一早起来,也不禁疑惑了:“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这当然远不如夜里还睡不着的江州司马白居易清醒了:“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而高骈却是最有闲情逸致的——“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躺在春椅上,手边一壶暖酒,闲看雪花落,真的好雅致。可在南秦大地奔走的元稹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萝万朵云”,雪来得真快,虽然冷得战栗,但元稹老兄也着实欣赏了一番琼装素裹的野外雪景。

李商隐欣赏的是小雪——“旋扑珠帘过粉墻,轻于柳絮重于霜”。李白喜欢遍游河山大川,于是他狂草一挥,笔下既有“一条藤径绿,万点雪峰晴”的小雪,也有“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的大雪,而“燕山雪花大如席,纷纷吹落轩辕台”,描写的却是漠北的暴雪了。柳宗元留意的是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韩翃却独爱冬日的黄昏:“斜阳疏竹上,残雪乱山中”,高适在雪地送别的时候吟诗:“千里黄云白日昏,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边塞诗人卢纶更是充满豪情——“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唐诗里描写雪景的诗句实在太多了,面对大雪,最为欣赏的却是吕温的态度——“严冬不肃杀,何以见阳春”,冬天是冷了点,但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感觉最温暖喜庆的还是唐太宗李世民笔下的《守岁》——“暮景斜芳殿,年华丽绮宫。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阶馥舒梅素,盘花卷烛红。共欢新故岁,迎送一宵中”,不愧是盛唐帝王啊,愿纷纷飏飏的大雪,把喜庆撒遍天下九洲!

文章来源:网络

交流河洛文化,传承隋唐历史。欢迎您关注洛阳市隋唐史学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