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个人靠三次投降成就了帝王之业,最后却死于降将

投降,在词典中并不是一个可爱的词汇,它喻示着软弱与失败。人们总是津津乐道于那些宁死不屈、精忠报国的仁人志士,而对举起双手竖起白旗的人嗤之以鼻。然而,横看成岭侧成峰,看问题角度不同,结果便不尽相同。投降也要看使用的主体,比如为政客所用,暂时的妥协便不失为 一种策略,是政治家以守为攻、以退为进的手段,非有宽广的心胸和隐忍 的气度不能做到。政治与战争一样,没有对错,只论输赢。成者王败者 寇,讲的是终极效果,看谁笑到最后。这是“家”的风范,而不是“士” 的做派。五胡十六国时期的前秦王苻洪便是如此,他靠着三次投降,在乱 世中左右逢源,从一个占山为王的草寇,一跃成为风云际会的强者,为苻 氏家族开创了无限风光的帝王基业。前秦帝国最终扫六和而定中原,谱写 了氐族历史上最为辉煌的一页。

了解更多历史关注微信公众号“迷蒙历史堂”(mmlst007)

乱世出英雄,然而英雄的出世绝非偶然,机会总是眷顾那些有准备的 强者。晋末丧乱,五胡涌驻中原,群豪并起,战乱频仍。苻洪“乃散千 金,召英杰之士”(《晋书》),拉起了一支队伍,成为山大王。然而终究 只是草莽,并无多大实力,匈奴刘曜出兵陇右,苻洪便归附了前赵。这一 次的投降,使他完成了草寇向正规军的身份转换,被刘曜封为“率义侯”。 如果说这次投降并非出于他本意的话(族人蒲光、蒲突等人的逼迫和劝说 起了绝对作用),那么接下来的两次投降,苻洪便像吃到甜头般,做的得 心应手了。

刘曜被后赵石虎打败后,苻洪退至陇山(地处宁夏南部)一带,石虎 来攻,苻洪见势不妙,便毫不犹豫地缴械投降。石虎高兴之余,封其为冠

军将军,“委以西方之事”(《晋书》),进入后赵权力中枢。乱世要靠实力 说话,苻洪能在后赵立足,并深得石虎器重,'这都得益于他敏锐的政治头 脑。他曾向石虎建议“徙关中豪杰及羌戎内实京师”,就是把关中有本事 的人,以及羌胡各族势力迁到邺都(今河北临漳县境内),这样一来有两 个好处,一是可以网罗人才,稳固京师,壮大后赵实力;二是可以有效牵 制边远的羌胡力量。简单的一句话,却能看出苻洪的目光如炬,以及对时 局的敏感。于是石虎委任苻洪为龙骧将军、流人都督,让他具体督办此 事。后来苻洪战功显赫,又被封为西平郡公,他的部下被赐封关内侯爵位 的便有两千来人,苻洪成了关内领侯将,权倾一时,成为后赵的实力派。

苻洪的第三次投降,虽属被逼无奈,然而却在客观上加速了他帝王霸 业的建立。苻洪势力渐强,又深得石虎器重,招来冉闵的嫉妒,冉闵向石 虎建议除掉苻洪,以绝后患,结果石虎没听(这也足见石虎对苻坚是非常 信任的)。等石虎死后石遵即位,冉闵又鼓动石遵,石遵惹不起冉闵,便 去掉了苻洪都督职务。苻洪见势不妙,在后赵也没什么混头了,便退驻妨 头(今河南浚县西),遣使投降了东晋。苻洪在枋头很快站住了脚,开始 培植发展自己的势力,靠着昔日的威望,一些流民相继投靠,很快便“众 至十余万”(《通鉴》),渐成割据一方的实力派人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