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东晋历史上最严重的皇权之争,是因一个误会引起吗

东晋初年,北边的战火不绝,打得热闹,其实南边的东晋更不太平,晋元帝司马睿和大将军王敦打起来了。

晋元帝能够在江东立足建立东晋,很大程度上依靠琅琊王氏的拥戴,晋元帝也很感激琅琊王氏,对他们委以重任。内政用王导来总揽朝政,外事则以王敦来执掌兵权。王氏的门生子弟被安插在国家的各个重要岗位上,江东因此有“王与马,共天下”的说法。

王敦既有定国之功,宗族又强盛显贵,便不免有了骄纵之心,经常喝上两口酒就敲着酒壶唱曹操的乐府诗《龟虽寿》:“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时间长了,王敦家的酒壶没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都让王敦敲出了疤。

你说王敦唱谁的诗不好,偏要唱曹操的诗。曹操是什么人物?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子废汉帝而自立。以王敦此时此刻的地位,唱这首歌,晋元帝岂能不疑心?

▲晋元帝司马睿(276年-323年),字景文,东晋的开国皇帝(318年-323年在位)。司马懿的曾孙,琅邪武王司马伷之孙,琅邪恭王司马觐之子,晋武帝司马炎从子。

晋元帝了解到此事之后,便重用尚书令刁协、侍中刘隗,以抑制、削弱王氏的权势。

又将王导升职为司空,前文几次提过,司空是很有地位的职位,但是一个虚职,是专门用来削弱权臣实权的。

王导这个人性格淡泊,不重权利,所以并不怎么在意。

王敦性格则与从弟王导相反,对名利权位看得很重,王导失势,意味着王氏宗族被削弱,他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于是上书为王导鸣冤叫屈。

虽是鸣冤,但言辞之间多有威胁的味道,晋元帝见了有些担心,便招来刁协、刘隗和谯王司马承问计。

司马承道:“王敦这个人拥兵自重,必有异心。得早点除去他,不然的话,终成大祸!”

晋元帝也很有同感:“此人不除,朕连觉都睡不好!”

接着又传来梁州刺史周访病亡的消息。

王敦最怕的就是这个人,元帝听说周访死了,更加担心王敦了。

恰在此时,正进行北伐大业的祖逖病亡,晋元帝以其弟祖约为平西将军、豫州刺史,继续率领军队进行北伐事业。

王敦知道这件事后很是高兴,对钱凤道:“在晋朝中我所忌惮的人,南有周访,北有祖逖。现在两个人都病死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以刘隗和刁协为奸臣,自己要清君侧的理由发兵,水陆并进,进攻建康。

这一年为永昌元年(322)正月。

▲王导(276年—339年9月7日),字茂弘,小字赤龙、阿龙。琅玡临沂(今山东省临沂市)人。东晋时期著名政治家、书法家,历仕晋元帝、明帝和成帝三朝,是东晋政权的奠基人之一。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