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东晋历史上最严重的皇权之争,是因一个误会引起吗

历史大学堂
2016-11-22
+关注

东晋初年,北边的战火不绝,打得热闹,其实南边的东晋更不太平,晋元帝司马睿和大将军王敦打起来了。

晋元帝能够在江东立足建立东晋,很大程度上依靠琅琊王氏的拥戴,晋元帝也很感激琅琊王氏,对他们委以重任。内政用王导来总揽朝政,外事则以王敦来执掌兵权。王氏的门生子弟被安插在国家的各个重要岗位上,江东因此有“王与马,共天下”的说法。

王敦既有定国之功,宗族又强盛显贵,便不免有了骄纵之心,经常喝上两口酒就敲着酒壶唱曹操的乐府诗《龟虽寿》:“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时间长了,王敦家的酒壶没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都让王敦敲出了疤。

你说王敦唱谁的诗不好,偏要唱曹操的诗。曹操是什么人物?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子废汉帝而自立。以王敦此时此刻的地位,唱这首歌,晋元帝岂能不疑心?

展开剩余89%

▲晋元帝司马睿(276年-323年),字景文,东晋的开国皇帝(318年-323年在位)。司马懿的曾孙,琅邪武王司马伷之孙,琅邪恭王司马觐之子,晋武帝司马炎从子。

晋元帝了解到此事之后,便重用尚书令刁协、侍中刘隗,以抑制、削弱王氏的权势。

又将王导升职为司空,前文几次提过,司空是很有地位的职位,但是一个虚职,是专门用来削弱权臣实权的。

王导这个人性格淡泊,不重权利,所以并不怎么在意。

王敦性格则与从弟王导相反,对名利权位看得很重,王导失势,意味着王氏宗族被削弱,他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于是上书为王导鸣冤叫屈。

虽是鸣冤,但言辞之间多有威胁的味道,晋元帝见了有些担心,便招来刁协、刘隗和谯王司马承问计。

司马承道:“王敦这个人拥兵自重,必有异心。得早点除去他,不然的话,终成大祸!”

晋元帝也很有同感:“此人不除,朕连觉都睡不好!”

接着又传来梁州刺史周访病亡的消息。

王敦最怕的就是这个人,元帝听说周访死了,更加担心王敦了。

恰在此时,正进行北伐大业的祖逖病亡,晋元帝以其弟祖约为平西将军、豫州刺史,继续率领军队进行北伐事业。

王敦知道这件事后很是高兴,对钱凤道:“在晋朝中我所忌惮的人,南有周访,北有祖逖。现在两个人都病死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以刘隗和刁协为奸臣,自己要清君侧的理由发兵,水陆并进,进攻建康。

这一年为永昌元年(322)正月。

▲王导(276年—339年9月7日),字茂弘,小字赤龙、阿龙。琅玡临沂(今山东省临沂市)人。东晋时期著名政治家、书法家,历仕晋元帝、明帝和成帝三朝,是东晋政权的奠基人之一。

晋元帝也不甘示弱,当即下诏道:朕当亲统六军以诛大逆,有杀王敦者,封五千户侯!

接着,晋元帝当即派人召戴渊和刘隗回来统兵。

刘隗回到京城后,马上劝晋元帝杀掉王导以及所有在京的琅琊王氏。

晋元帝对王导还是有感情的,毕竟王导不像他的从兄王敦那样张狂,对晋元帝也十分恭谨。

再加上王导确实为晋元帝立足江东立下大功,晋元帝不忍杀他,犹豫不决。

这时有人已经把刘隗劝晋元帝杀尽京中琅琊王氏的消息告诉了王导,王导一听吓得冷汗直出。

他立刻把堂弟王邃、王廙、王侃、王舒、王彬等宗族二十余人都聚到一块儿,一大早就来到宫外一齐跪下待罪。

正巧尚书左仆射周顗入朝,王导朝他悲哀地喊道:“伯仁啊,我以宗族百口托付给您,希望您能救我们的性命啊!”

周顗装作没有听见,看也不看王导,径直走入宫中,见了元帝道:“王导是个忠臣,为了您的江山社稷尽心竭力,帮您立下大业。您要是杀了他,对不住往日王导对晋国之恩啊!而且,如果王导与王敦暗中有勾结的话,他怎么能留在京城中等着您来杀他呢?请皇上三思!”

元帝一想也对,对周顗的话深有感悟,很是佩服,遂留周顗一块儿吃午饭,席间当然少不了喝酒,周顗直喝得大醉才走出宫来。

王导见了周顗,跟在后面大喊周顗:“伯仁,伯仁!”但周顗只管醉醺醺地向前走,理都不理王导。王导因此认为周顗也是建议杀己的大臣之一,遂对周顗有了怨恨。

▲东晋(317年-420年),是由西晋宗室司马睿南迁后建立起来的政权,建都洛阳的西晋覆亡,史称东晋,此外,史书中又仿东汉称中汉,称东晋为中晋,寓以晋室中兴之意;又东晋统治地区大部分在江东,古称江左,因此以江左代指东晋。

这日下午,晋元帝下诏命赦免王导等在京的所有琅琊王氏,并召王导入朝。

王导上殿哭着叩头道:“要说逆臣贼子,哪一代都有。可是今日却不幸出在我们这一族!真是惭愧啊。”

晋元帝好言安慰,并以王导为前锋大都督,统率京中诸军,又命刘隗驻守金城(今江苏句容北),征虏将军周札驻守石头城(今南京西面的清凉山,为南京重要门户)。

王敦带兵来到石头城,周札原是齐王司马冏手下的参军,后来投了东晋,对东晋皇帝谈不上什么忠心,所以见王敦兵临城下,二话不说,立刻开门投降。

晋元帝听说石头城已降,急忙命刘隗、戴渊反攻石头城。

刘隗和戴渊连战连败,只好退兵。

王敦带兵追赶,王导、周、刁协、虞潭分别带兵救援,都让王敦打得大败。

太子司马绍着急了,召集东宫的禁军要出城与王敦决战。

中庶子温峤拉着太子胯下的马头,哭着不让他出兵,太子不听,温峤干脆抽剑把马缰砍断,太子只好罢兵。

眼看王敦已经攻进城来,刁协、刘隗向晋元帝请罪。

晋元帝和两个人大哭一阵,然后道:“不要担心我,王敦不敢把我怎么样。可他说要清君侧,要杀你们两个,你们还不快跑?”

两个人这才哭着离开,带领家属出城逃走了。

刁协逃到江乘(今江苏句容北),为手下杀害,拿着首级到王敦那里报功。

刘隗则带领家属和随从数百人逃到后赵。

王敦杀入京城,并不上朝去见晋元帝,而是放纵士卒劫掠财物。商人富户全都跑得精光,老百姓也关门闭户,不敢上街。

晋元帝一看乱成这个样子,自己当皇帝的不能没个表态,只好硬着头皮去跟王敦说:“刁协也死了,刘隗也逃了。你要清除的两个奸臣都不在了,你的愿望也实现了。你要是对我朝还忠心的话,那就罢兵回去,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觉得还不够,我还回我的琅琊去,把皇位让给你。”

王敦当然不肯休兵,钱凤劝他道:“司马邺在内宫还有禁军二万人,你要是把他逼急了,他要是亲率禁军来与你死战,你是打还是不打呢?不如暂且退兵,反正现在朝廷已经在你的掌握之中了。”

王敦这才退兵回到石头城。

晋元帝按照王敦的意思颁诏大赦天下,以示庆祝。

然后封王敦为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封武昌郡公,以前那些有实权的官位当然照样当着;又命文武百官去石头城拜见王敦。

▲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洛神赋图》局部图,东晋顾恺之的画作

王导也在百官之内,见了王敦劝道:“你不要做得太过分了,差不多就行了。”

王敦大笑道:“贤弟为何这般胆小?刁协和刘隗虽然不在了,可他们的同党还在朝堂,我还要一块儿除去呢,怎能罢休。而且司马睿这个皇上还不是咱们兄弟推上去的,就算是我不把他弄下来,朝中的事也得我说了算!”

王导道:“只要朝廷不再猜忌你我就够了,何必要得到那么多。”

王敦暗笑王导迂阔,并不理他。反而走到周顗面前,指着他道:“伯仁啊,你有负于我!”

周顗冷笑道:“是啊,你带兵来打皇上,我虽率六军保护皇上却不能胜任,使正义之师失败,让你背上欺君的名声,所以有负于你!”

王敦正在兴头上,却被周顗讥讽一番,当时又想不出什么精彩的话来对付周顗,只好愤愤而去。

他回到府中把刚才发生的事跟钱凤一说,钱凤道:“周顗和戴渊这两个人都不是善茬子,不如早点除去。”

王敦又向王导问主意:“周顗和戴渊,分别著称于北方和南方,应当升任三公之位是无疑的了。”

王导不置可否。

王敦又说:“如果不用为三公,只让他们担任令或仆射的职位如何?”

王导仍不回答。

王敦再说:“这两个人既然连小官吏都不能胜任,那我就杀了他们吧!”

王导还是默不作声。

王敦遂派遣部将邓岳拘捕周顗,把他杀了。

后来王导去中书省办事,偶然见到周顗为自己求情的记录,这才知道周顗那日之事。

王导拿着这封记录,痛哭流涕,悲不自胜。回来之后对他的儿子们说:“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幽冥之中,负此良友!”

一场争斗,帝王之心、将相之心、忠臣之心,一览无遗,而功过是非,自有后人评判。

○摘自《遥远的帝国:两晋十六国风云录》张军(著) ,海南出版社授权 ,全网首发。

历史D学堂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