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苻坚不是皇子功劳也不是最大,为何却登上前秦王位

历史大学堂
2016-11-19
+关注

前秦,是东晋十六国时期的政权之一。公元350年,氐族人苻洪占据关中,称三秦王,因所据为战国时秦国故地,故其子孙以此立国号。前秦之称最早见于《十六国春秋》,后世为区别于其他以“秦”为国号的政权,而袭用之。

前秦共历六主,其中不得不说的便是质性过人的王者苻坚。

苻坚,是前秦奠基者苻洪之孙、前秦开国君主苻健之侄,公元354年,他袭父爵东海王,另获授龙骧将军。

原本,苻坚不是皇子,与王者之位并无关系,但就在他成为东海王的第二年,国君苻健驾崩,残暴凶狠的苻生继位了。

苻生每回上朝时,都要带着刀、锤、钳、锯、凿,只要觉得哪个大臣说话不中听,甚至长相不顺眼,当即就杀。在位还不到半年,上至后妃、公卿,下至奴仆,被他亲手杀死的有五百多人;被他砍去小腿或割去耳朵等,更是不计其数。

除了残忍,苻生还十分喜欢猜忌。

他宠信赵韶、赵诲、董荣三个人,用他们来掌管朝政。但这三个人以权谋私,大搞贪污腐化,闹得很不像样子。

展开剩余86%

雷弱儿是前秦极有地位的大臣,而且曾救过苻健的命,是苻健遗诏中的第一辅政大臣。他看不惯这三个人的行为,就常常在上朝的时候公然批评他们。

这三人由此痛恨雷弱儿,向苻生诬陷雷弱儿经常说苻生的坏话,并且图谋作乱。苻生也不调查,直接就把雷弱儿满门抄斩了。

▲前秦(350年—394年)是东晋十六国时期的政权之一。350年氐族人苻洪占据关中,称三秦王,共历六主,享国四十四年。

因为杀的人太多了,底下人议论纷纷,苻生很不服气,还下了一道诏书为自己辩解。

诏书大概意思是:我自从继承皇位以来,有什么做得不对?天下竟然有这么多人诽谤我!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也不客气了,我要真正地使用严厉的刑罚来治理你们,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苻生这么一说,人们都不敢说话了。苻生听不到人们的抱怨,很高兴,干脆连朝也不上了,天天不是饮酒,就是杀人,除了这两大爱好,别的事从来不管。

饮酒的爱好倒也罢了,大不了多酿些酒就是了,杀人的爱好,实在是太恐怖。

很快,苻生身边的人都杀得差不多了,大臣们活一天算一天,每日在生死的恐慌中度过。一时间,凡是有机会见到苻生的人,无不自危。

这个时候,苻坚和大哥苻法担心将来自己也遭不测之祸,遂与薛赞、权翼、梁平老、强汪、吕婆楼及刚从民间请来的谋士王猛等密谋后发动政变。

▲王猛(325年—375年),十六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在前秦官至丞相、大将军,辅佐苻坚扫平群雄,统一北方,被称作“功盖诸葛第一人”。

苻坚的庶兄苻法与梁平老、强汪等人,率五百人攻云龙门,薛赞与权翼各带三百人在城中点火制造骚乱,以壮兵威。

苻坚与王猛、吕婆楼等人,率五百人抄近路攻西阳门。虽然人数不多,但苻生手下的士兵们早就和这个皇帝离心离德了,见苻坚攻来,立刻就放下武器,开了宫门。

苻坚带兵冲入苻生的寝殿时,苻生刚喝了酒睡得正香,被人摇醒后大怒道:“见朕为何不拜?给朕拖出去斩了。”

众人哄堂大笑,登时把苻生捆个结结实实。苻生这才明白是兵变了。

政变之后,在谁当皇帝的问题出现了一点儿波折。这场兵变是苻坚和大哥苻法一起发动的。

从功劳上看,是苻坚先捉住的苻生,但苻法进攻的是皇宫的正门云龙门,这是最难攻的一个门,而苻坚则捡了个便宜,抄的是近道,直接从西面攻取西阳门,所以才先捉到苻生。从这一点上看不出谁的功劳大小。

再以排序来看,苻法是长子,但他是庶生,而苻坚是嫡子。两个人都想当皇帝,但表面上推来推去,一时不能定夺。

于是问到苻坚的生母,也是苻家目前最有地位的王后苟氏。

苟氏当然要立自己的亲生儿子,于是她说道:“苻坚既然已经继承了他父亲东海王的职位,而苻法只是龙骧将军,按身份高低也当立符坚为帝。”

于是苻坚执掌了政权,不过他并没有称帝,而是称大秦天王。

苻坚称王以后将苻生的余党董荣、赵韶等二十多人全部杀掉。群臣都上书请苻坚杀掉苻生以谢天下。苻坚于是下令斩杀苻生。

苻生临死的时候,请求饮酒,结果一连喝下去数斗,昏醉不省人事,然后被刽子手勒死。

苻生在位两年,死时二十三岁,谥号为厉王。

再说苻坚,他力排众议,以王猛为谋士。说到这个王猛,当年晋朝权臣桓温攻秦的时候,王猛曾经求见,一边捉着虱子一边和桓温谈论天下大事,把桓温说得心服口服。

但有一件事桓温没有听王猛的。王猛让桓温继续攻秦,只要坚持必有百姓相助,粮草问题会解决的。但桓温担心攻秦不成反损了自己的实力,到时候两头没着落,还是退兵了。

王猛深为遗憾,拒绝了桓温邀他南下做官的邀请,转投了苻坚。而桓温退兵的过程中,遭到秦兵掩杀,损失不小,桓温这才有些后悔不听王猛之言。

苻坚称王后,王猛向苻坚要求去做始平(今陕西省兴平市东南十里)县令。

苻坚很奇怪:“以你的才能,应当用来治国安邦才对。我怎么舍得放你去做一个小小的县令呢?”

王猛笑道:“陛下欲平天下,必先安定国家,安定国家必先治理始平。始平治理好了,国家自然安定;国家安定了,您就有平天下的资本。”

为什么王猛这样说呢,因为始平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在始平居住的人,都是羌氐部落的显要人物。

这些人主要以樊、席、仇三家为首,当年在河南随着符健一起杀回关内,为前秦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封功受赏,地位很高。

而这些人倚仗功劳,控制地方,霸人田地,夺人妻女,随便杀人,甚至抢劫百姓。地方官却拿他们没办法。

王猛一到始平,就经过查访确定了一个叫作樊宝的豪强的罪行,把他给杀了。又把席、仇等几个大族中的首恶之人进行了整治。

他的行为让始平的豪强很震惊,这些人一齐向苻坚施加压力,并称王猛为了谋取政绩,严刑逼供,制造假证。

苻坚立刻派人去始平把王猛装到囚车里押回来,问他道:“你这是要杀尽我秦国的功臣吗?”

王猛答:“‘宰宁国以礼,治乱邦以法’。我是为明君杀奸人,而且我才杀了一两个,还有上万奸人没有杀呢。如果我不能把所有的奸人都杀尽了,肃清一切敢于挑衅法律的人,那我才应当被治罪。至于他们说的酷政,我认为我并没有做那样的事。”

苻坚听了也同意王猛的做法,于是下旨道:“王猛所做的一切,都是朕的意思。”

王猛回到始平,继续施行严厉的法律,惩治犯法豪强。始平遂安。

苻坚看到王猛的治理成果,很高兴,遂升王猛为尚书左丞、咸阳内史。这两个官在当时品级并不高,但权力却很大。

尚书左丞相当于现在的国家纪检委书记;咸阳内史则相当于首都的市长。

王猛打击豪强宗亲和旧勋的利益,受到他们的仇视。

曾帮助苻健平定关内的姑臧侯樊世在殿中见了王猛骂道:“我们与先帝一起打下来江山,现在反而一点儿权利都没有。你什么功劳也没有,竟然坐享其成?正应了那句话‘我为耕稼而君食之’?”

王猛回敬道:“不但要让你耕田收粮,还要让你给我做好饭呢!”

樊世大怒出手去打王猛,正好苻坚上殿,呵斥他道:“王猛是国家的栋梁,你住手!”

樊世并不听苻坚的话,仍揪住王猛不放,继续动手。其他人围在苻坚身边都向他诉苦,骂王猛的不是。

苻坚一看这局面,知道如果不用严厉的手段是没办法镇住这帮老家伙了,遂命人将樊世斩首,又把刚才围在自己身边骂王猛的人,全部鞭抽三十。把尚书仇腾贬为甘松护军,把丞相长史席宝贬为平民,留任察看。

从这以后,这帮老元勋都老实了,对王猛也客气了,而苻坚再施行什么政策也没人说三道四了。苻坚于是不断提拔王猛,使之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

在王猛的辅佐下,苻坚施行了有利于百姓生产、国计民生和提高国家实力的政策,秦国国力得到恢复。

○摘自《遥远的帝国:两晋十六国风云录》张军(著),海南出版社授权合作合作稿,全网首发。

历史D学堂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