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塞上莲花—流落契丹的后主李煜的妹妹李若莲(下)

文/陈二虎,素心

阳光下的草原,灿烂成缤纷的花园,知名的不知名的花儿,比着赛似的,竞相开放了,唯有那冷艳的鸽子花,扇动着欲飞的翅膀,憧憬着远方。那纯正的底色恰恰是忧伤的蓝。没有谁能说清楚那蓝色包裹了怎样复杂的内涵,是甜蜜?是苦涩?是依恋?还是惆怅、痛苦?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也没有人知道这花的确切学名,于是鸽子花、鸽子蓝,就成了所有人的共识,压抑中隐含着不屈,欲飞里充满了抗争。

若莲有几分怅然地凝视着草原,她真的不知道是爱草原还是恨草原。茫茫无际的草原,空旷而博大,包容而坦荡,每一棵草,每一朵花都摇曳着勃发的生命。可以说,草原给予了她第二次生命,草原让自己熟悉而陌生。经历了国破家亡的两重打击,她参透了瞬间与永恒、生命与死亡,国恨与家仇。她平生第一次近距离地尝到血腥的滋味,大刀长矛,短刃弯刀,人人杀红了眼、各各舍命相拼;金属的撞击、骏马的嘶鸣、喊声、杀声、夹杂着有人从马背上掉到地上的声音。残阳似血,她分明感到一种冷酷的悲壮……

如今,她成了契丹皇帝的妃子,在契丹人中,她分明是芙蓉出水,白皙的双颊微显一抹红晕,那双杏子般的眸子里藏着淡淡的忧郁。

(古代契丹人)

契丹皇帝是一个英武的少年天子,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粗犷、野蛮,而且浑身上下透出一种威严一种风度,她早就耳闻了一些所谓的契丹人的暴行,她已经抱定宁为玉碎的决心。当她感觉到他的存在,冷漠地表情分明在问:你是谁?

“我是契丹皇帝耶律隆绪!”

李若莲似乎没有听到他说什么,一动不动地站着,空气都似乎凝固了,室内一片沉寂。

“是你杀了我丈夫。”

“我不想杀他,是他抱定必死的信心。其实你应该感激我。”

“你杀了我丈夫,还让我感激你。你滚,我不管你是不是皇帝!”没有一个女人敢对圣宗如此说话,这分明是对权力的挑战和不屑。他慢慢走近她,她一点点后退,四目互视,圣宗看到她眼中的泪花在眼眶中打转:“对了,你应该感激我,是宋朝让你国破家亡,背井离乡,生离死别。”

“不——”她几乎是喊出来。

“我不会强迫你什么,嫁给我,我希望你好好地考虑。”说完,圣宗转身走了,那高大魁伟的身材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随后的几天间,圣宗皇后萧可心来过,承天太后在宠臣韩德让的陪同下来过,都没有动摇她的意志,,然而同样被俘的宋将贺令图告诉她的一个消息,终于让她改变了想法:大宋皇帝赵光义强占了她的嫂子小周后女英,用牵机药毒死了她的哥哥南唐后主李煜,并且把一幅画拿给她看,画中人物不止一男一女,旁边有两名着内侍衣服的男子,而画中的女人,衣衫被撕碎,样子很狼狈,再看,两名内侍每人握住那狼狈女人的一只脚,将之分开,另一位半侧背的男人,正向狼狈的女子进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