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王子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副职面对正职:请示还是不请示

本文是【大鹏说《通鉴》之124】

中国人在反思历史时,提到最多的可能是两句话: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用来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过去的错误,走好脚下的正确道路。

东晋十六国时期,后赵的皇帝石虎虽不是汉人,却很认同这个道理。

石虎得了天下,立大儿子石邃当太子后,经常对群臣说,“司马氏父子兄弟自相残灭,故使朕得至此,如朕有杀阿铁理否?”朕之所以能得天下,全是拜晋朝司马氏所赐,那一家子自相残杀,儿子砍老爹,弟弟剁哥哥,自己把自己给玩完,以后我肯定不会这么对待我的阿铁(石邃的乳名)!

但有些政治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石邃的地位很微妙。一方面是自己不争气,他心理比较变态,“骄淫残忍”(下面几句话所要描述场面太过血腥,大鹏的时候胃里都在翻江倒海,不喜欢的朋友可以直接略过),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亲自动手给美女盛装打扮,然后画面比你想得还污:砍掉美女的头颅,洗干净后放在盘子上,让狐朋狗友们传递观赏,然后将尸体大卸八块,煮着吃,“好妆饰美姬,斩其首,洗血置盘上,与宾客传观之,又烹其肉共食之”。

另一方面是有人比石邃争气,这就是他的两个弟弟石宣和石韬,都深受石虎宠爱。石邃很是吃醋,“疾之如雠”,视为不共戴天之仇人。

石邃的“骄淫残忍”,是有遗传的,老爹石虎就是“荒耽酒色”,可谓上梁不正下梁歪。石虎还喜怒无常,脾气比小孩还怪。这会对你赞不绝口,转眼就推出大殿外砍头。

可能是为了培养接班人石邃的行政能力,也可能是厌倦了朝政,石虎决定放权给石邃,让他去处理朝廷的日常事务,“使邃省可尚书事”。当然,对党和国家以及军队重大之决定下最后之决心的最终拍板权,还是在石虎手中牢牢掌握着。石邃需要视情况向父皇石虎汇报工作。

难就难在这个“视情况”。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不在于事情本身的轻重缓急,而在于领导怎么看。在当时后赵的政治格局中,石邃无疑是副职,石虎是正职。副职儿子面对正职老子,最难斟酌的就是:这事是大事还是小事,是请示还是不请示?

加上石虎喜怒无常,石邃这个副职就更难伺候。石邃汇报工作时,石虎大发雷霆,这种小事你自己看着办就行,还来烦我干嘛,要把你爹累死你早点上位啊,“每有所关白,虎恚曰:‘此小事,何足白也!’”

有时石邃没有及时汇报,石虎更是冲天大怒,“何以不白”,这事为什么不报告,想抢班夺权啊!这时石虎就不止是骂两句,还要动手,冲着石邃就是一顿乱揍,“诮笞棰”。

石邃每个月都要挨两三顿打,“月至再三”,实在无法消受老爹的老拳,就在一次酒后决心干掉弟弟石宣,反了老头,提前上演一出“玄武门之变”。结果还没走几里,石邃带的五百骑兵就逃了个大半,石邃也昏醉得不省人事,只得打道回府。

石虎的眼睛不瞎,很快察知此事,但他刚开始并不相信儿子会如此大逆不道,“我为天主,父子不相信乎”,朕乃堂堂天子,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相信吗?就派最亲密的女秘书去质问石邃,“乃命所亲女尚书往察之”,孰料石邃见面后二话不说,一剑捅死老爹的女秘书。

石虎极为震精,可念在父子之情,只是斩杀石邃的身边人,准备赦免儿子,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石虎在大殿上接见石邃,父子相见,石邃只是向老爹拱拱手,一句痛哭流涕、悔不当初的话都没说,扭头就走。石虎派人去追儿子,你至少看看你娘再走,意在给石邃一个台阶下,“太子应朝中宫,岂可遽去”。可石邃头也不回,只留给父皇一个背影。

在家为父子,受事为君臣。石邃这样的下梁儿子,遇到石虎那样的上梁老爹,就别怪无情最是帝王家了。石虎先是把石邃废为庶人,当天夜里又将其诛杀,二十六个儿女一同被杀。老娘也跟着遭殃,皇后母亲被废为东海太妃。

一再想避免父子相残、兄弟相杀的石虎,最后不得不亲手将儿孙送上断头台。这是历史的重复吗?

不!

这是不同演员在同一舞台上演的相同剧目而已。只要这种政治格局、权力逻辑不改变,这样的剧目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重演。

亲爱的朋友,如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大鹏微信公众号“大鹏说书(账号dapengshuoshu)。

精选